第156章 缓步前行

作品:《妖聂无双

    <nen>

    付雪松面露骇然,赶步上前,对聂无双道:“血魔王生死道消,魔门七教,只怕很快就会知晓此事,无双,这一次,只怕是不好应付。”

    余不昧并未说话。

    聂无双道:“我的第六识告诉我,魔族与我,似有血海深仇,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何处,但我刚刚看到血魔王时,杀意随心而生。”

    付雪松心中咯噔一下,却继续道:“魔族生食血肉,常常与各族交恶魔族团结,加上魔族王境强者不少,只有团结,才能在云梦大陆拥有一席之地,如今你杀了他们的王境强者,只怕这一次,魔族是会倾巢而出……”

    聂无双道:“境由心起,相由心生,之前我容忍,是因为老付你生死未卜,如今杀血魔王已成事实,便不再多想,余不昧,你带老付去你五大混城,我留下来。”

    余不昧连忙道:“大圣,魔族虽团结,那也看对象,若他们知晓大圣身份,必定不敢乱来,大圣不如与我一起,回我天虚城,此城有六级护阵和六级杀阵,若是魔族大举前来,正好我也跟他们算算那笔陈年老账。”

    聂无双沉思片刻,道:“好。”

    话音落时,聂无双正打算迈步离开,忽然付雪松又道:“无双,有件事,我想跟你谈谈。”

    余不昧道:“两位先聊,我去看看外面有没有什么情况。”

    等余不昧飘身离开,聂无双看着付雪松,面色略显沉重道:“老付,你单独要与我谈,对我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小事吧?”

    付雪松一脸悔恨,点头道:“烟云……”

    聂无双瞳孔一缩,一看付雪松模样,心中一沉,面带焦急道:“步师姐怎么了?”

    付雪松看着聂无双,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聂无双表情逐渐变得狰狞,一字一顿道:“莫非步师姐被魔族所害?”

    付雪松摇头道:“杀她的是莫轻语。”

    聂无双听得付雪松这句话,浑身一颤,面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嘴里的喘息声瞬间变得粗重。

    付雪松看着聂无双神情大变,身躯颤抖,便将事情始末简要说完,然后从怀里摸出一枚玉简,递到聂无双手中道:“这是她灵魂被绞杀的前一刻说的话,我知道,这对你很重要,所以当时拼了神识受损,刻下来了……”

    聂无双浑身变得煞白,伸出那双苍白手掌,接过玉简。

    付雪松道:“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她。”说着他一把按在聂无双肩头,似安慰,似自责。

    捏破玉简,只听得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散落的玉简中飘出:“莫……师哥,烟云替无双……去死,求你,师傅的仇……”

    聂无双拳头捏得泛白,眼中泪珠滴滴坠落。

    付雪松在一旁看得心痛不已。

    正在此时,余不昧黑衣裹着一袭鹅黄长裙的步烟云尸体飘至。

    聂无双抬眼看时,缓步向余不昧走去。

    从余不昧手中接过步烟云的尸体,聂无双双眼盯着已经死去多时、脸上毫无血色的步烟云那张苍白的脸,眼中泪珠滴滴落在她的脸颊。

    就那样就步烟云横抱在怀,站在一片废墟之中,聂无双浑身颤抖的问:“还有救么?”话音落时,聂无双抬头,满面泪水,眼中似有一丝期望,看了看余不昧,又看了看付雪松。

    余不昧与付雪松同时一脸沉重的摇头。

    聂无双顿时垂下头去,眼眸中的那丝期望消散一空,只见他面色突然变得煞白,看向步烟云,颤抖着声音道:“去开叶门!”

    余不昧和付雪松对望一眼,并未说话,只是随着聂无双慢慢前行。

    聂无双一句话没说,眼中泪珠却不断的往步烟云尸体上滴落。

    聂无双走在前,余不昧和付雪松走在后,三人脚步踩在碎砖烂瓦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忽然,半空之中无数道黑色划过半空,片刻之后,两百多穿着黑衣的魔族众魔王将三人团团围住。

    为首之人,正是天魔王姬坤。

    姬坤目光如炬,上下不停的打量着抱着步烟云的聂无双,面带疑惑,并未上前动手,只是低声道:“你们说他便是妖族大圣?”

    身边一人靠近天魔王姬坤答道:“此人出手,便可制住我。”说话之人,正是当初被聂无双一刀差点斩杀的魔王。

    姬坤疑惑片刻后,朗声对聂无双道:“阁下冒充妖族大圣,杀我魔族血魔王,今日就想如此离开?只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余不昧闪身上前,对姬坤道:“姬坤,你待如何?”

    姬坤斜了余不昧一眼,冷笑道:“余不昧,你什么时候成了别人的狗了?”

    余不昧哼了一声,道:“姬坤,今日正好都来了,我们的旧账也该盘算盘算。”

    聂无双横抱着步烟云,脸上泪水此刻似乎已经流干。

    红云惨淡,魔气翻滚,腥风吹拂,杀意迎面。

    聂无双恍若未觉,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他浑身上下散发着无尽的伤感之意,他的目光,透着无穷的柔情蜜意,在步烟云身上,没有向其他地方移动半分。

    一步一步,在满地废墟之中,他走得很慢。

    余不昧和姬坤远远对峙着,一群魔王围聚在此,没有任何人说话,每个人的目光,随着聂无双的移动而移动着。

    姬坤的眉头皱得很深,他的眼里,透着犹疑与不解。

    余不昧在聂无双身前,缓缓开路。

    付雪松在聂无双身后,昂首前行。

    一群魔王,没有一个上前动手,大家似乎都感受到了那悲伤的气息,每个人都是睁着双眼,看着聂无双。

    聂无双移动着步伐,包围圈也开始移动。

    姬坤咬牙,怒喝道:“阁下实力强劲,能斩杀我血魔王,我无话可说但我魔族数百魔王,阁下又能否斩尽杀绝?今日若让你离开,我魔族以后,又如何立身云梦?”

    聂无双的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就那样低头看着怀中的步烟云,嘴角抽动着似乎在与步烟云说着什么。

    天空忽然飘起飞雪,白色的雪花却被弥散在空中的暗红雾气染成一片片红色。

    姬坤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大喝一声:“一齐动手!”</n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