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 兔死狐悲

作品:《我是仙凡

    苏尘冷静的扫了一眼整个纷乱嘈杂的古殿。

    数万丈方圆的古殿,六七百名老祖都是成群分散站位。而从古殿苍穹顶上降落下来的蓝色光晕,大小不一样,大则一二十余人,最小仅能占一人,也是随机四散分布。

    谁能抢先进入哪一个蓝色光晕,全看距离远近。

    “飕!”

    苏尘足尖在地上一点,身影一晃,冲到数百丈开外,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大约容纳六七人的小蓝色光圈内。

    古殿内还有更大的蓝色光圈。

    但是太远,来不及。

    而且光圈大,可以容纳的老祖越多,那些大势力的老祖们为了保存实力,都会盯上。

    “杀!”

    “滚开,这是本祖先看上的!”

    众老祖们此刻都杀红了眼,各色法器祭出,朝附近其他势力的老祖们轰过去,拼命的争抢这些保护自己的蓝色光圈,以争取活命的机会。

    小一点的蓝色光圈,都是普通老祖们去争夺,反而没有那么大的光圈争夺压力。

    苏尘挑选的光圈,恰到好处。稍微大一点的势力老祖根本看不上,而小势力老祖则无力和他一争。

    夔牛老祖、毕方老祖、阿奴、桃夭等等,都紧跟在他后面冲入这个蓝色光圈,立刻背靠背,朝四面防守。

    白卜手持白龟甲盾,硬挨了妖皇蛟敖威力惊人的一戟,但也没有受伤。它翻身而起,加速借力,迅速冲入了这个小蓝色光圈。

    但是,青瑶、飞天鼠、火蛤、蟹霸、虾忍等七八名妖祖们,还在这个小小的蓝色光圈外面,无法挤进入。

    “主人,救命!”

    它们被炽烈白光照射,浑身肌肤和甲壳都在烧的嗤嗤响,靠着妖力强撑抵御,神色大急。

    在周围,更有两股二三十多名老祖,盯上了苏尘等占据的这个小光圈,纷纷厉吼着,前来争夺。

    “地心炎!”

    苏尘见到两伙老祖同时杀来,不由目光一寒,手中不敢怠慢。

    他抬手一拍,祭出一口五阶化神地心炎葫芦,巨大的葫芦内喷出一朵朵炽烈无比的火焰,在周围形成一道地心炎火墙。

    那些老祖尚未冲近,未碰触到五阶地心炎,便感觉到赤火恐怖的高温,几乎能将他们瞬间烧起来,不由骇然变色。

    炽白光芒是四阶死光,但这地心炎却是五阶地火。

    没有五阶化神灵宝,是抵挡不住这火焰的。

    桃夭也祭出了一口勾魂宝镜,震慑着外面的老祖们,但是并未释放出神通。

    白卜的龟甲则罩住众人,以防飞剑、飞刀等法器来袭。

    “该死!”

    “别跟他耗,他们手里至少有两件化神灵宝,斗不过。快去抢其它光圈!”

    他们恼恨的一跺脚,只能掉头冲向古殿内其它的蓝色光圈。

    苏尘逼退周围的二十余名老祖之后,立刻祭出一口招妖葫芦,将等青瑶、火蛤六七名妖祖,还有蟹霸、虾忍等,一股脑儿全都收入了葫芦内,免得它们被炽烈白光烧死。

    这古殿内的蓝色光圈的数量太少,而且容纳也极为有限。

    不仅仅是那些普通老祖们抢不到蓝色光圈,甚至连大势力的老祖们,也挤不进去,有许多成员被主动放弃了。

    青丘狐部和太监总管孙宝这一群老祖们,因为老祖们数量太多,连核心成员都根本抢不到足够大的光晕,外围不得不分散,去抢那些小型的光圈。

    天阙七祖这样的“外围”,自然最快被青丘狐部给放弃。

    “这里位置不够了,薛云山,你们几个去抢其它的光圈!”

    青丘圣女青灵儿和孙宝联手占了一个足以容纳二十余人的大光圈之后,朝天阙七祖们喝道。

    天阙七祖一下都懵了。

    他们满脸的悲愤之色,却是敢怒不敢言。

    他们这些年投效青丘狐部之后,鞍前马后为青丘狐部效力,虽然没干成什么大事,但也算是赤胆忠心一片了。

    没想到,说弃就弃,连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太令人寒心了。

    可是,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在这古殿内,炽光照射之下,他们只有半柱香不到的时间可活命了。

    “走!”

    薛云山飞快的朝古殿望了一圈,目光很快落在苏尘等一伙身上。

    若非苏尘出现在天阙城,他们这些天阙老祖们也不会和苏尘结怨,家族破败不堪,不得不和青丘狐部勾搭上,最后落得被青丘狐部抛弃的下场。

    这一切,都是因为苏尘。

    想到以前的种种,薛云山不由心头恨意滔天,怒道:“把苏尘挤出去,死也要拉他垫背!”

    “诸位道友,豁出去杀了他!”

    李青峰、李希等众位老祖,疯狂的朝苏尘一伙扑过去。

    他们祭出所有的护身法器,强攻地心炎火墙,杀向苏尘一伙。

    “啊!烧死我啦!”

    “救我!”

    一个个惨烈的叫声,在地心炎火墙中响起。

    他们被地心炎火焰吞没,眼睁睁的看着法衣、骸骨被烧毁,还在拼命挣扎着朝蓝色光圈冲来。

    桃夭粉脸严肃,手中抓着勾魂宝镜,严阵以待着。谁要是拼死冲过了地心炎火墙,立刻用法镜照过去。

    苏尘叹了一口气,撇开头来,不忍多看。

    他跟天阙七祖却是仇怨已久,但是眼看着他们被烧死,却也是心中莫名的悲叹。

    古殿内,那些曾经在北溟大陆叱咤风云的元婴老祖们,一个个哀嚎着轰然倒下。

    那些牢牢占据了蓝色光圈的,大多拥有好几件强力化神级防御灵宝。

    周青公爵祭出一口化神级青铜古钟,将一块容纳二十余人的蓝色光圈,完全团团罩住,密不透风,抵挡着周围四五十名老祖疯狂攻击。

    爵府派系的一些核心老祖们,全都聚集在这口古钟内,以法力撑着这口古钟。

    “轰!”

    “轰!”

    这群数十多名老祖吼叫着,拼命以刀剑和法术,围攻这口古钟,却硬是撼动不了它分毫。

    天道盟商承天、王紫阳等一伙二十余名修士占了最大的一个蓝色光圈,周围悬浮着六七件威力恐怖的化神灵宝,光芒刺目无比,震人心魂。

    众老祖们一看,直接死了心,根本不敢靠近他们。

    苏尘这个小光圈,周围数十丈,全是火葫芦喷出来的一片五阶地心火,形成了一条烈火隔离带。

    只要靠近,便直接被烧死。

    根本没有老祖能够冲破这条地心炎隔离带。

    而且,他占的这个光圈太小,容纳不下几个人,那些老祖们也看不上。

    惨叫声,在古殿内此起彼伏。

    他们有的是自相残杀而死,有的是法力快速耗尽之后,无法抵挡炽烈白光的照射,被烧成了灰烬。

    当然,也有一些蓝色光圈的老祖被一些老祖联手攻破,被轰了出去。他们不得不急着去找其它蓝色光圈救命。

    古殿内,站在蓝色光圈内的二百余名老祖们,只是死守着光圈,或者垂眉低目,或者口中念着有词,也不去看外面那些老祖们的惨状。

    同情?

    怜悯?

    兔死狐悲?

    或许都有吧。

    这些正在被烧死的老祖,并非都是敌人,有可能是他们昔日的部署手下,甚至亲朋故友,老友至交。

    但是又能怎样?!

    北溟大陆哪一次的化神之战,不是杀的数千里、上万里地域,血流成河?

    曾几何时,通天皇朝大军、妖国数百万大军都为此出动过,杀的数千万具骸骨遍野。结果一场化神之战,北溟大陆三五百年才能恢复元气。

    但化神灵宝最终也没落到他们的手里,还是被人捡了便宜。

    后来,化神机缘乃是天命之物。他们觉得人多也没用,便有意识的高度保密,减少争夺的人数。甚至仅限于元婴老祖才能参与。

    如今浮鲲宫的化神机缘之争,只有六七百名元婴老祖参与。

    眼前死的这一群老祖,已经算是少了。

    古殿内,老祖们的人数急剧的减少。

    仅剩下最后百多名老祖们,他们一个个悲哀欲绝,法力损耗几乎见底,已经彻底放弃了攻入蓝色光圈的希望。

    “都是该死的圣尊!”

    “把灵玉奇石里的那道残念,给毁掉!”

    一名老祖突然愤怒,一剑朝那雕塑斩去。

    众老祖们顿时,将最后怒火对准了那尊灵玉奇石,纷纷发泄轰去。

    “轰!”

    那尊灵玉奇石雕塑,被这些愤怒的老祖,纷纷劈在身上,轰然倒塌。

    “”

    在蓝色光圈内的众老祖们愕然,看着他们将雕塑摧毁,无不沉默。

    半柱香的时间终于过去。

    古殿内,一片死寂。

    最后一群老祖们也死了。

    那些无法进入蓝色光圈内的老祖们,在炽白光芒的爆射下,几乎全烧成了灰烬。

    空气中,弥漫着无比浓烈的焦味。

    良久,众老祖们也未有人说话。

    炽白光芒消失。

    随后,蓝色光晕也消失。

    古殿内,只剩下大约二百余位老祖还活着,都是实力较强的老祖,要么是元婴中后期,要么便是手中拥有化神灵宝的小势力。

    原本他们是有圣尊残念做指引的。

    但殿内的灵玉奇石雕塑被毁之后,他们也没有了圣尊残念的指引,一时不知该如何,才能避免触动浮鲲宫内恐怖的禁制。

    “嘎吱!”

    古殿内最深处,缓缓打开五条幽深的通道。

    每一条,都通向不同的方向。

    通道内,有红色的火光、青色光芒、金色光芒、土黄色光芒、蓝色光芒等等五色霞光。

    若是所料不错的话,圣尊残念还活着,应该会让他们进入这些通道其中一条。

    商承天看了看,负手大步走去,淡淡道:“走吧,各选一条通道,继续入宫殿深处搜寻机缘,圣尊残念已经被毁,没有指引!接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