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9 离开北溟

作品:《我是仙凡

    苏尘得了一份化神灵膏,和鲲分身、苏府的众老祖们飞快的离开了北溟之海的浮鲲宫这个是非之地,先回北溟大陆隐居,准备暂避风头。

    数日。

    浮鲲宫之战终于烟消云散。

    化神小宝箱内的三份化神灵膏,皆被不同的元婴老祖夺走。

    其中一份化神灵膏的下落很清楚,落在神秘鱼妖的手中。据悉,这神秘鱼妖跟圣灵州的苏府修士走的颇近,但是外人也不知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至于另外两份化神灵膏,却是离奇的失踪,成了一桩重大疑案。

    说起来,也是一件离奇的事情。

    当时上百位元婴老祖们疯狂争夺厮杀,打得不可开交,死伤了近一小半。

    那两份化神灵膏被两位元婴老祖抢到,急切的收入了他们的储物袋内。但是他们两位老祖却很快又被其他老祖给斩杀,储物袋也被夺走。

    他们用的都是普通的储物袋,外形难以分辨。

    在混乱之中,这两个储物袋被不断的抢夺、掉包,最后也不知是被谁给收走了那两个装着化神灵膏的储物袋。

    谁也不承认自己抢走了那两个储物袋,以至于血拼到最后,两个装着化神灵膏的储物袋的下落,成了一桩离奇的疑案。

    数月之后。

    北溟之海浮鲲宫化神机缘出世的消息,终于传遍了整个北溟大陆。

    数千上万的元婴老祖后知后觉,这个时候才知道化神机缘已经出现,气的又悔又急,错失了良机。

    他们纷纷急切的打探消息,想要知道化神机缘落在谁人手里。

    虽然已经晚了很多,但是他们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从别人手中夺回化神机缘,成为未来的化神圣尊。

    此外,还有一个重磅消息。

    那就是天子姬辛身陨,似乎是被神秘鱼妖所斩杀

    皇太子姬允在孔灵、卫骥等众朝廷大臣的辅佐之下登基称皇,下令通天皇朝的元婴修士们,全力搜寻化神机缘。

    只要有人能够提供化神机缘的消息,哪怕是模糊的情报,也可以获得爵位赏赐。

    整个北溟大陆,一时间风起云涌。

    无数老祖们,甚至连金丹修士们都急切的寻找那三份化神机缘的下落。

    …

    苏尘、金鳞天妖、白卜、阿奴等苏府的老祖们,回到北溟大陆的边缘地带,立刻择一隐蔽的山丘,隐居修炼。

    虽然他们深居简出,但是外面的风声越来越紧。

    甚至北溟大陆的各座仙城,都公开张贴出来神秘鱼妖、苏府众老祖们的画像,指名道姓要寻找他们这一伙修士的下落。

    神秘鱼妖和苏府老祖,手中拥有其中一块化神灵膏,这个消息几乎所有老祖们都知道了。

    甚至,已经有一些元婴老祖们出现在他们隐居之地的附近。

    至于浮鲲宫内,另外两块化神灵膏落在谁的手里,没人知道落到了谁的手里,苏尘也没有太去关心。

    这一日。

    毕方身穿一袭大黑袍,回到他们众老祖们隐居的偏僻山丘,急切的说道:“义兄,苏兄,白兄,我们不能在北溟大陆继续待下去了

    刚才我出去一趟,路上遇到一位元婴老祖,他似乎已经怀疑上我了。我们得尽快离开此地”

    这北溟大陆的元婴老祖,远比那日浮鲲宫多太多。一旦他们得到消息,蜂拥而来,他们根本招架不住。

    苏尘想了想,点头说道:“最近北溟大陆风声太紧,我们确实不能在北溟大陆待下去了,得离开。不过,我们人太多目标大,容易被发现。分散开来,可以减少嫌疑。诸位可有去处?”

    金鳞天妖点了点头,道“我留在北溟之海修炼,在北溟之海,没人能威胁到我。估摸着,再过一年,我便能修炼到元婴后期。三五年之内,达到后期巅峰。那时,便彻底安全了。”

    元婴后期巅峰境界,它便可以直接冲击化神境界。

    突破化神,“苏尘”的把握还是很大的。

    谁还会敢招惹了一位化神圣尊

    毕方想了想,马上说道“我回一趟东海,回到我的部族躲避一段时间。我现在元婴中期,正好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回头再来找义兄。”

    白卜道“我和毕方回一趟东海,我们俩相互照应着,也不会出事。”

    苏尘点头“行,大家先各自散去,避避风头等到三五年之后,金鳞天妖踏上化神境界,我等再聚那时候,就算我们公开亮相,谁也不敢招惹我们。”

    苏府众修士们各自散去。

    金鳞天妖去了北溟之海的深处,只有在北溟之海,它的修炼速度才能达到最快,尽早达到元婴后期巅峰。

    白卜、毕方,结伴穿越北溟之海,往东海修仙界方向,去暂避风头。毕方是翼族,白卜也有血鸦圣翼,寻常老祖追不上它们。

    剩下苏尘、阿奴、桃夭、庄绿旖,也结伴穿越北溟之海,却是往南方的中土大陆而去。

    其余十多位元婴老祖们,都在苏尘的招妖葫芦里面闭关修炼,也免得放出来招惹是非。

    …

    北溟之海极为辽阔。

    哪怕元婴老祖,想要穿越这片海域,也要足足一年之久。

    苏尘驾驭着飞剑,一路急速飞行。

    路途颇为枯燥,他们几人都在飞剑上打坐修炼。

    “公子,我们这是...要回中土的蓬莱仙宗吗?”

    阿奴见苏尘直接往南方中土的方向飞行,不由想到了什么,期盼的问道。

    苏尘摇了摇头,叹道:“不,…我们回姑苏。”

    他估摸着,最多也就一二年,自己便会达到元婴后期境界,可以直接冲击化神境了。

    一旦踏上化神,此界便再也无法逗留。

    或许,故乡姑苏城,便再也没有机会回去。

    他想在这之前,回去看一眼故乡。

    “我们回家乡?!”

    阿奴闻言,不由露出雀跃,心中欢喜,她也是好久好久未曾回到姑苏城。

    经常在梦中,梦到家乡。

    梦到过去种种。

    现在,她终于有机会回去了。

    她却又担忧道“可是,会不会被其他元婴老祖们追到姑苏城?”

    苏尘淡淡一笑“他们又不知道我们的出身,从北溟大陆去东海修仙界需要一年,从东海修仙界找到中土大陆的蓬莱仙宗,又需要一年。蓬莱仙宗也没人知道我们是哪一个县城的散修出身,追查也要好多年。等他们找到我们的行踪,我已经踏上化神境界了。谁敢威胁一名化神圣尊?!”

    化神圣尊,那是一界的守护。

    哪怕是通天皇朝这样的庞然大物,也需要化身圣尊的庇佑。那些元婴老祖,在化神圣尊面前不值一提。

    况且,他身上也就一块化神灵膏。见他已经用掉了,其他元婴老祖们也就彻底的死心了。

    阿奴想了一想,觉得也是,这才安心下来。

    他们东躲西藏避风头,也就眼前这二三年。

    等过一阵子,苏尘用不了一年,便可以达到元婴后期境界。他也无需等到后期巅峰,便可以直接服用化神灵膏。

    数年之内,便有望突破化神境界,也无需在顾忌其他元婴老祖。

    一路上,桃夭很是兴奋,在阿奴身边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想要知道姑苏城是一个怎样好玩的地方。

    要知道,苏尘、阿奴,原本都是姑苏城的平凡之人,一座小小的县城居然能诞生两名元婴老祖,甚至可能是未来的化神圣尊,简直是姑苏县城冒青烟了。

    一年之后。

    苏尘、阿奴、桃夭、庄绿旖等人,穿过了漫长的北溟之海,度过了中土大陆的北方苦寒之地,抵达了江南一带,姑苏县城遥遥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