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罗

作品:《吾妻甜炸(重生)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宫宴?”    谷雨坐在马车里,两手扶着膝盖,是个乖巧的姿势。    万玉深点点头,正要说话,马车外执鞭的林青笑着插话道:“嫂夫人不知道,咱家大小姐万贵妃就喜欢在御花园设宴,这次想是要见见嫂夫人,这不将军就带您出来置办行头了吗——您放心,放眼望去,这京城没几个比您漂……”    “林青。”眼看他越说越飘,将军出声叫住他。    林青顿时一哆嗦,身子坐正:“在!”    万玉深淡道:“看路。”    林青立刻道:“是!”    谷雨没听到他夸完自己,有点遗憾,但转眼就忘了。她挑起帘子向外探头探脑,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这阔别已久的繁华京城。    街道没什么大变化,但是街边的小贩更多了,来来往往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商铺鳞次栉比,做着各自的买卖。    谷雨看见自己儿时常玩的巷子,从那条小巷穿过去,再向右一拐,便是当年的尚书府,她从马车里依稀看得到那屋顶熟悉的瓦片,和院子里的老槐树。只可惜屋瓦仍在,绿树仍在,人事却非,早已是此去经年了。    当年的玩伴也不知今何在,谷雨放下帘子坐回来,难得感到一丝惆怅。    万玉深正低头看邸报,却洞悉她的动作,头也不抬地问:“看见尚书府了?”    谷雨扫他一眼,撇撇嘴:“看不见,太远了。”    万玉深盯着邸报,手半抬,精准地摸到她的脑袋上,揉了一下:“你若想看,我们绕路。”    谷雨摸不准他的意思,在他掌心下摇了摇头:“不了不了。”    万玉深的掌心被她的头发蹭的发痒,忍不住向下滑落,贴在她的后脖颈上。    谷雨不敢动了。    万玉深抬头去看她。她的黑发披散,盖在后颈上,万玉深的手压着微凉的发丝,只有指尖挨上她滑腻的皮肤。他拇指下恰好是她的动脉,温热而脆弱,让人忍不住想要用点力气,把她扣在掌中……    万玉深的眸色转深,手指下意识地收紧了一点,但刚一用力,指尖传来的跳动陡然加快,谷雨挣扎起来:“你干什么!”    他掌中根本不是任人宰割的猎物,反而生命力旺盛得很,还能反咬猎人一口的那种。将军松开手,收回来攥成拳,轻轻地捻了一下指尖。    谷雨捂着脖子瞪他:“你掐我干什么?”    干什么?    将军也有些茫然。那种温热的搏动似乎仍在指尖,直到马车停下,林青在车外叫他,万玉深才忽然回过神来,明白他方才是想抱她。    捏着她的后颈,慢慢用力,把人扣过来,扣在他怀里。    谷雨下了马车,认出这是京城里成衣铺最多的一条街,谷家中落之前她娘也会带她来这里,如今除了几家老店,已经完全陌生了。    万玉深是头一回带人买衣服,便带着她向楼最高的那家走去。    锦绣坊今日不算很忙,老板娘坐在柜台后边,无聊地拨着算盘。忽然,她余光里瞥见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心下一动,立刻满面笑容地抬起头来:“客官——”    话没说完,老板娘愣愣地看着走进来的男人,一口舌灿莲花也结巴了:“将、将军!”    谷雨跟在后边,一看这架势,立刻撇了撇嘴。    她想起了在扬州看见的那个卷轴,再看看眼前这位眼睛都直了的妇人,心里愤愤地想:都什么眼光!    老板娘别了别头发,脸颊飘红,从柜台后迎了出来:“将军莅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您是裁新衣还是挑成衣,想要什么我都给您做!”    万玉深礼貌地点点头,把谷雨从身后拉出来:“成衣。给她。”    老板娘满心满眼都是那个英气俊朗的男人,这时候才看见这个女子。皮肤甚白,身子骨不大好似的,站着的时候有几分虚弱。但即便如此,那张脸还是十分夺目,五官漂亮剔透得像是玉石雕刻而成。    老板娘火热的心口被浇了盆凉水,明白过来,这怕就是那位村里来的将军夫人。    她忍不住心里酸酸地想:还不就是年轻,搁十年前我比她还美呢。    谷雨让老板娘带着去挑衣服,不知为什么似乎总能感觉到对方似有若无的敌意。说来也怪,她自打来了京城,碰到的女子似乎都和她气场不合。    但看到漂亮衣服终归是开心的,老板娘态度冷淡也没影响到她。身上这件豆绿色的丝锦春衫还是从家带来的,款式已经旧了,虽然平时穿着不碍事,但若到宫中,到底还是有些上不得台面。    锦绣坊店大,成衣繁多,她看上套石榴红的,觉得太打眼,看上套檀色的,又觉得太寡淡。老板娘注意力都在将军身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给她推荐,根本帮不上什么忙,谷雨看了一圈也没挑出合适的。    忽然,万玉深在背后叫她:“谷雨。”    谷雨一回头,看见他平静站着,手上拎着一件曳地长裙。    霜色绫罗泛着柔滑的光,交领,广袖,压着针脚细密的赤金线。长长的裙裾竟然绣成一只雀尾屏,斑斓铺在身后,贵气得闪耀逼人。    谷雨看得有些呆,下意识地拒绝:“这、这有点……”    有点太张扬了。穿在身上怕是真像一只开屏孔雀,连她都有些不安。    万玉深却十分平静,眼睛盯住她:“穿这个好吗?”    谷雨一怔,抗拒的话就没说出口。    她被老板娘带去试衣服的时候都在困惑,不明白自己怎么这么轻易就妥协了。但最后一根丝带系上,冰凉的绸缎妥帖在身上,腰身严丝合缝,仿佛为她量身定做。    谷雨望着镜子,知道万玉深是对的。    她提着裙子,慢慢从屏风后转出来。    沉默等着的男人转过身,看一眼,又看一眼,眼睛再没能移开。    她被华贵的颜色簇拥着,又稳稳压制着一身颜色。美人背靠着屏风上栩栩如生的四季花鸟,一身金丝软烟罗,如画中人。    万玉深看着她,感觉自己心头划过了千言万语,最后只不过粗浅两字。    好看。    ……好看。    谷雨捏了捏裙角,看着万玉深一张面无表情的冷脸,心里没底。    这时门外响起人声,又有客人来。万玉深身形一动,挡住门外视线,对谷雨道:“先换下来吧。”    谷雨眼睛一瞪,小火苗蹭蹭地冒。    不夸也就算了,看一眼就叫人脱下来,连句评价也不说,有这样的吗!    她恼火地转身,咚咚踩着地把裙子换了下来,然后便一路向门外走去。身后,将军却小心地拎起她随手一挂的裙子,到柜台付了钱。    谷雨走出锦绣坊,小手飞快地在脸边扇着,想给自己降降火。    比起万玉深这根木头桩子,她更生气自己那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期待什么呢?    期待他被自己惊艳,然后终于对当年自己的有眼无珠感到后悔?    谷雨换衣服本就折腾出一身薄汗,这时候更是燥得静不下来,一边扇风一边原地转了一圈。再停下来时,他忽然看见街对面站着个年轻男子,正摇着扇,含笑看她。    谷雨四下看看,发现他的确是在看自己。    她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困惑地歪了歪头。    隔着远,她看不清那男子的面容,却能感觉到他脸上的笑容扩大。    谷雨正想走过去问问,肩上忽然压来一只手,万玉深低沉的声音响起:“走吧。”    谷雨生着气,一抖肩膀把他手甩下去,再去看对面,那人却已经不在原地了。    “看什么?”万玉深问。    谷雨摇头:“没什么。”    不知为什么,她觉得那人似乎有些眼熟。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