棍棒

作品:《吾妻甜炸(重生)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将军!”    京郊安华大营里,万玉深一踏进屋檐下,满座兵士立刻腾地起立,齐整地见礼。    “不必多礼。”万玉深一压手,穿堂走到主位上坐下,众兵士才坐下。    安华大营统领冯镇曾是万老将军的副手,当年在北境看着万玉深从朗朗少年长成一代名将,待他如父。    万玉深对冯镇极为敬重,每逢议事必先过问冯老的意见。    冯镇坐在他左侧,坐右侧的林青递上一封战报:“将军。”    万玉深一看那北境大营独有的盖章,眉尖一挑,心里已经有了底。    拆开信,驻扎在西凉关的副将何钟那粗旷如本人的字迹映入眼中。万玉深匆匆看过,眉心折了起来。    林青凝重道:“将军,蛮子……”    万玉深点点头,把信纸铺在桌上,指尖敲了敲。    “之前陛下宫中遇刺,消息传过了西凉关,蛮人又不安生了。”    冯镇一辈子都在北击蛮族,见过太多饱受颠沛流离苦的大安子民,连自己的幼子都死于蛮人獠牙之下。没有人比他更恨蛮子,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群疯狗。    他攥起拳头在桌上一剁,冷笑道:“他们十部之内怕是又在狗咬狗,当年老拜丘已是苟延残喘,如今他遍地的儿子可不是要争着揽功。”    万玉深点点头。    他上次北击归来时,已有探子传信,说蛮王拜丘快不行了。蛮族自称流着狼的血液,他手下的儿子们各个凶残,都想着论功称王。这次借机在边关搞些动作,便是不知那个王子在试探。    西凉关有何钟驻守,他并不担心。真正令他心中不安的,是身后这座深不见底的皇城。    前世他死时,蛮子正要大举来犯。那时何钟已战死,冯镇也已病逝,偌大京城再挑不出一人可去前线。    满朝文武都在为万家求情,甚至萧长衾都松动了态度。可乾安帝心魔已生,罔顾天下民心,赐死将门上下……万玉深是含着家国恨走的。    他的大安要如何,这江山社稷黎民百姓要如何,他拼了命想护住的那一方屋檐将何处安放,屋檐下他放在心里的人又该如何自保。    ……这一世,即便妄诞,他也要以一人之力,扭转乾坤。    万玉深面沉入水,和众将士商议过后,连下三道命令,交由斥候千里奔袭,传达给北境的何钟。    安华大营因冯镇的缘故,全都忠于万小将军,因此战报来去悄无声息,丝毫没有惊动朝堂。    议事毕,万玉深搀着冯镇把他送上马车,回来仍旧坐回椅上,盯着对面墙上挂着的大安地图,沉默不语。    林青打点好后事,溜达进来,看他心事重重,宽慰道:“将军放心,何钟听了命令,绝不会妄动的。”    万玉深点头,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对了——”林青忽然又露出了贼眉鼠眼的笑脸,“啪嗒”一声往桌上放了个东西,“还没和嫂子说呢?”    万玉深睁开眼,拈起那枚金色的物什,露出一点微末的笑意:“还没。”    林青嬉皮笑脸道:“要我说,趁早说了得了——以后干什么也方便不是?”    万玉深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没说什么,起身出门,大步往将军府的方向而去。    谷雨嘎嘣两声咬碎了嘴里的糖,好整以暇地望着气势汹汹的老夫人。    从昨天阮莹走,她就知道赵氏要来找,但她内心奇怪地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一丝诡异的期待。    她记得某人和她说过要反抗,上次她为了谷家忍了回去,这次绝不会再忍了。    谷雨怀着一丝恶意的兴趣,想看到那个人为难,想给他出一道不好解的题,看他把手伸向哪边。    赵氏甩开丫鬟,拄着拐杖走到她面前:“是不是你在阿玉耳边吹风,让他逼走莹莹!”    谷雨嘴角一抽,心说按他俩床间的距离,这风要是吹得到,那她还是人吗?    “这话您问我,我说了您又不信,婆婆还是直接问他吧。”    老夫人到底比她多活了几十年,没有被气得乱了分寸。她眯起眼打量着眼前这张脸,察觉出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赵氏心下一转,冷笑道:“昨天让阿玉给你出了口气,这会儿底气足了是吧?”    谷雨面上温柔浅笑,嘴上的话却淬了毒一般。她心里团着一股不知道谁给的劲儿,在五脏六腑间膨胀开,催着她把心里积压已久的不快炸出来。    “夫君待我的好,儿媳自然要铭记在心。若是夫君这般待我,我却依然不知改变,那岂不是亏对夫君了?”    赵氏冷冷地看着她,往后稍退半步,道:“我看你是诚心和我呛开了是吧?”    谷雨心下爽快,却低头谦逊道:“儿媳怎敢!”    赵氏被她气得呼吸紊乱,攥着拐杖的手抖了抖,忽然拿着棍子抡了过来!    谷雨听到风声,本能地一躲,没想到自己几句话居然逼得婆婆和自己动手,气都没来得及生起来,先感到了一丝奇妙的成就感。    这一下躲过去,她才顾上生气,拍了拍自己的裙子,不再装乖:“婆婆,我爹都没打过我,自打进了门,这又是跪又是打的,您不嫌难看?”    赵氏喘着粗气,下一棍子立刻跟了上去。    她从前就这样教训过二夫人,知道打在什么地方会疼,还不留痕迹。    谷雨见她真打起来没完了,心头蹭地火起,一边躲一边故意喊:“婆婆您慢点,别再伤了筋骨!”    这画面堪称滑稽,翌日京城里会再多一项谈资:将门少夫人被打了,还是被端庄持重的老夫人亲自打的!    她灵活得像个兔子,赵氏舞着拐杖追了五六下,把她逼到了院门口。谷雨跑得急,被门槛一绊,身后的拐杖已经追了上来。    老夫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我替你娘管教管教你!是哪个把你惯成这个德行!”    谷雨这下躲不开,心说也撒气了,挨一下就挨一下吧。于是把眼一闭,肩膀一缩,耳边有风卷过,坚硬的棍棒却没落在身上。    反而听到一声碎裂的声音。    睁开眼,一只修长的手截住了拐杖,手背青筋凸起,竟然已单手之力生生把那根拐杖捏出了裂缝。    万玉深面无表情地看着赵氏。    “我惯的,怎么了?”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