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1点甜

作品:《小甜梨[娱乐圈]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篮中的鲜虾带着海货特有的腥气可苏白梨几乎看都没看它们。

    她盯着面前穿着毛茸茸的玩偶服比自己整整高出一个脑袋来的“大怪兽”。

    如果说当初在老胡店里穿着玩偶服的苏白梨短手短脚的甚是可爱,眼前这只因为大长腿而露出半截腿脖子的“大怪兽”就显得有些可怜巴巴了。

    因为个子高、手臂也长,手腕和脚脖子都没有能被盖住之前苏白梨穿的时候拖在身后的大尾巴,现在也只是堪堪着地。

    玩偶里的人只能从怪兽嘴巴的镂空里看外面而别人从那儿只能看见一片黑。

    所以尽管和玩偶里的人对视,苏白梨也看不清对方的眼睛。

    “……止浔?”

    当初大魔头是向大胡哥讨走了怪兽服可如今山高路远,他不至于随身带着这东西吧?

    大怪兽没回应她,举高了手中装满鲜虾的篮子,又拿大爪子的一根指甲指了指不远处的海产店。

    店铺干净明亮,漂亮的老板娘绾着发髻在门口向他们招手。

    苏白梨看了眼身后乌泱泱的“抢购大军”,默默地跟着大怪兽走了过去。

    他因为个儿高腿长走路的时候总被玩偶服的裤管给扯住,很有些捉襟见肘。

    ……好傻哦。

    苏白梨弯腰将毛茸茸的大尾巴抱进了怀里。

    少了累赘大怪兽走起路来顺畅多了,于是回头看她,只见穿着蓝白印染小衫的少女鼻翼微微透着汗,大眼睛里带着隐隐的笑意老老实实地抱着绿色的大尾巴一如初见。

    时光有那么一刻的静止。

    仿佛穿越了这诸多时日的朝夕相处又回到了第一次碰面的陋巷。

    抱着尾巴的还是她,穿着怪兽服的却成了他。

    “小姑娘,买海鲜吗?我家的海产都是今儿清晨刚捞上来的,可新鲜,进店看看吧。”老板娘笑盈盈地将苏白梨领进店。

    与这古镇上众多湿漉漉的海产店不同,这家店就像被人特意打扫过了一般,地板干爽,桌面上还放了小支的熏香,祛除海腥气。

    苏白梨回头看了看,见跟着自己的摄像小哥正在拍摄中。

    果然是节目组的安排呢。

    她安心地走到玻璃缸旁边,从善如流地向老板娘打听各种水产的价格、吃法。

    老板娘极力推荐她入手缸里的海扇贝,“这可是我们小哥哥儿凌晨四点下海给捞回来的,你知道那时海里是什么温度吗?”

    苏白梨没见识过太阳升起之前的海水,但想想就一哆嗦。

    得有多冷啊

    “好吧,这些扇贝我要了。”苏白梨想了想,问老板娘,“那么冷的海水里摸扇贝,小哥会不会生病?”

    老板娘笑着看了眼门口杵着的大怪兽,不无怜惜地说:“虽说身强力健吧,但也难讲会不会感冒。”

    “那让他喝点姜汤,板蓝根什么的,预防一下吧。”苏白梨一时都忘了,人家是做这行的,风里来雨里去早就习惯了,哪会因为这一次下海就病了呢。

    老板娘点点头,扬声对大怪兽说:“听见了吗?小姑娘提醒你要喝点药,别感冒了。”

    大怪兽袖手站在门边,无声地点了点头。

    苏白梨被搞混了。

    她原本有百八十的把握,猜玩偶服里的人是止浔。

    可听老板娘的意思,这玩偶服里的其实是海产店的伙计,而且还是连夜下海捕捞海鲜的那种资深伙计。

    所以怪兽服是巧合。

    一切都是她想太多了吧

    苏白梨眼神往怪兽那边飘,可对方虽然脸朝着她们,却没有半点互动。

    只好作罢,苏白梨最终选了些扇贝和虾,付完款正要走,就听老板娘说:“小姑娘别急着走,咱店里买海产送加工。”

    苏白梨正愁带着这些东西回去,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一听,立马兴高采烈地接受了。

    十分钟后。

    蹲在水产店厨房门口的苏白梨,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地。

    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正背对着自己,对着水池子忙碌的“大怪兽”。

    他那两只碍事的大爪子被搁在一边,露出修长的手指在水柱下悉心清洗虾贝。

    苏白梨对人的观察本就细致,别说整只手了,就算露出个指甲,她也能认得出来。

    明明就是大魔头^

    还装什么水产店小哥,说什么夜半三更去捞扇贝,骗子!

    为了节目效果而不择手段,这种事苏白梨早就听说过,却从没想过止浔也这样。

    可是转念再想想,他这么做也没毛病。恋爱真人秀,本来……就是一场。

    这样想着,苏白梨强压下心头隐约的不愉快,起身走到他身边。

    水水开得很细,从他指缝中轻柔流过,苏白梨一眼看见了白净的手背上暗红的口子,像是被什么粗粝的东西蹭破了皮,还未完全愈合。

    她伸手关掉了水龙头。

    怪兽脑袋转向她,低头,似乎是在看着她。

    苏白梨拉起他的手,伤口浸了水,边缘有些红,她心里忽然特别难过,开口时不免带了些许鼻音:“你们做伙计的,都要这样被压榨的吗?手都破了,还要下水。”

    怪兽点了点头,试图抽回手。

    苏白梨没放,拿自己柔软的棉布衣摆轻轻揩了揩伤口上的水渍。

    “我来洗吧,”她侧身挡在他跟前,“你教我。”

    怪兽愣了下,又点了点头。

    水是地下水,沁凉入骨,苏白梨学着对方刚刚的样子,细细冲洗着虾贝。

    忽然,绿色袖笼从她身后合拢过来,苏白梨心一提,可对方却只是握住了她的双手,师范给她看如何快速而整洁地剔除虾线。

    他的手比苏白梨大得多。

    因为浸水,苏白梨的手原本是冰凉的,但他掌心温热,肌肤的触感分明。

    苏白梨觉得心跳快得即将失控,虽然身后的人穿着怪形怪状的玩偶服,连脸都没露,可前一晚将她圈在身前的那个深吻还历历在目,总是一不留神就窜上念头。

    算了,算了……就当是演戏,演员么,难道还挑剔剧本吗?

    苏白梨以为这一切只是节目组的安排,走个过场,录够了素材也就结束了。

    哪知道,虾贝洗完之后,他竟真端着去了下厨!

    看着套着怪兽服的庞然大物,在逼仄的厨房里忙碌,苏白梨有种哭笑不得的心疼。

    可惜她不会做菜,也帮不上忙,只能站在门口怪怪的等着。

    “怪兽”套了件白色的围裙,落在大肚皮上只剩小小的一块,呆到可爱。

    即便如此,他还是动作娴熟麻利,一个人忙得风生水起,不多会,喷香的几碟海鲜就被端上了桌,苏白梨趴在桌前,嗅了满鼻子香气。

    她本就是个小吃货,少女时代为了减肥而落下的美食,在成年之后被变本加厉的补了回来。

    楠都远海,很难有这么新鲜活蹦的海鲜,若不是碍着摄像机还在拍,苏白梨只怕已经直接动手了。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配合演出,“我的……男友还没有来,再等等。”

    怪兽站在桌边,拿手指沾了清水,在桌上写写“海鲜凉了,会腹泻”。

    字迹遒劲,笔划成钩。

    苏白梨深深地看了他两眼,拿起一只海扇贝,低头将贝肉戳出,鲜香之气溢于言表。

    “真好吃,”她忍不住举起壳子,“你也尝尝”

    一抬头,才发现他也在对面坐下了,修长的手指正在剥虾,而后,将白嫩嫩的虾尾放在苏白梨面前的碟子里。

    苏白梨:“……”海产店这一条龙服务未免忒到位了吧?这剧本,有问题啊。

    她这边刚慢吞吞的吃了一颗虾,那边新鲜剥好的虾尾就又递过来了。

    苏白梨放下筷子,盯着他。

    他终于停下动作,揩干净了手指,沾水写下:“不好吃?”

    苏白梨摇头,“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虾。”

    又写,“那怎么不吃了?”

    “想留给一个人吃。”

    长指一顿,“男朋友?”

    苏白梨点头。

    他缓慢而清晰地写下,“这是做给你的,你一个人。”

    苏白梨抿着唇,疑心自己脸已经红透了。

    看来她的演技还不够纯熟,演着演着就忘了自己是在走剧本,“为什么?”

    他擦干净了桌面,一笔一划地写,“你是第一,也是唯一。”

    第一个什么?唯一一个什么?

    他没有写,可她却仿佛听见了耳边大魔头用嘶哑的嗓音许诺,不会再让她受一点委屈,丁点风雨。

    虽然明知是做戏,她却还是没骨气地红了脸。

    像在等她的回应,写完这八个字,他就没有再动。

    苏白梨起身,走到他面前。

    她站着,比坐着的“怪兽”高不了多少。

    双手捧住怪兽脑袋,苏白梨顿了下,见他没有反对,轻轻地向上一摘。

    当止浔的脸出现在她眼前,她忽然鼻腔一酸,才发现不过半日不见,自己竟然这么想见到这个人的眉眼。

    他深邃狭长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她,带着浅浅的笑容,“怎么认出我的?”

    “你走路的姿势我都能认出来,何况是手,”苏白梨一愣,将头套放到一边,手指抚上他线条刚毅的脸,“你的脸怎么了?”

    止浔脸小,但下颌的弧线凌厉,这使得整个面部虽然俊美却不阴柔。

    此刻他下颌处一道长长的伤口,因为闷在头套里而边缘红肿,随时都会发炎似的。

    “一点小擦伤,”止浔拉住她的手,“不碍事。”

    “怎么受的伤?还有你手上的……”口吻中的关切与心疼藏也藏不住。

    止浔唇角弯起,温柔地看着她,没有直接回答。

    苏白梨不由睁大了眼,不是吧?老板娘说夜半三更下海捞贝抓蟹的小哥儿,不会真的是说大魔头吧?

    止浔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两人并排,他仍旧握着她的手。

    靠得近了,苏白梨才看见他鬓角与领口亮晶晶的汗水,下意识想替他脱掉闷热的怪兽服,可是他却握得很紧,根本抽不出来。

    止浔摇头。

    苏白梨疑惑地问:“为什么……”

    “第一次见你,你就穿着这件小怪兽的衣服,”止浔的目光温柔,像是又想起了初见的那个午后,“那时候我看不清你的样子,不知道你是高是矮、是胖是痩……可就是这样的你,还是横冲直撞地闯进了我的眼睛里,我的心里。”

    认识止浔以来,他总是衬衫西裤、领口袖口一丝不苟,这是苏白梨第一次看见这样“衣衫不整”的他。

    绿色怪兽服、不够长的衣袖和裤管、傻乎乎的小围裙,可以说跟他的气质完全不符,甚至是有点儿傻气。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可是,为什么她一点也不嫌弃,甚至还有伸手抱抱他的冲动呢?

    苏白梨觉得自己又快要脱离剧本了……

    “我不想脱掉这身东西,是因为想告诉你,喜欢你这件事与穿着什么、美丑胖瘦并无关系,”因为从未这样认真地剖白过内心,止浔的笑容与平素的笃定不同,带着隐约的一丝腼腆,“就算我遇见的是十年前的你,你也一样会走进我心里。”

    我也是。

    这个念头在苏白梨脑海中一晃而过。

    初相逢,他傲慢又冷淡,凶她还戏弄她,可一次次从危机中拯救她的也是他,温柔擦去她眼泪、安抚她不安的也是他。

    而这一切,与他是否西装革履,是不是众人仰慕的摄影大师毫无关系。

    就算是穿着怪兽服,连脸都没有露出来,他还是能让她心跳加速。

    就算是脸上带着伤,身上穿着可笑的小围裙,他也还是能让她情不自禁的想去拥抱。

    “你呢,”止浔摊开手臂,“你和我一样吗?”

    苏白梨诚实地点头,“我也一样。”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