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你老子还是高级工程师呢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起码张旋现在没主还有培养价值,万一那天栾凤把我踹了我还可以转移目标去和她联系联系,你连孩子都给人家生了,一点价值都没有了,给你个十二个的就不错了。”

    江敏气得一屁股坐下了,嘟囔了一句:“重色轻友!让你家凤儿将来生十五个孩子。”

    这话可够缺德的呀,这是拿栾凤当猪使呀。

    栾凤虽然马大哈但可不傻,闻听立刻冲过去就往江敏的咯吱窝下面伸魔爪。

    江敏当场就崴泥了:“哎呀,哎呀!凤儿,我再也不敢了。”

    “说,你才生十二个呢!”

    “好好,我生十二个好了吧。”

    “要一胎生十二个。”

    “啊?那我不成猪了!”

    “你就是猪,快说。”

    “好好,我是猪,我是猪,这总行了吧。”

    这些娘们一天到晚在办公室不会就扯这些没用的吧?

    栾凤满意地收了神通。

    “这些娃娃叫什么名字呀?”

    “这是俄螺丝套娃,是俄螺丝的传统工艺品,别看它只是木头做的,但是很珍贵的,这一套值好几十元呢。”

    好几十元对栾凤没什么概念,不过这些小娃娃倒是很好玩,她开始一个一个往回套,然后再一个一个拉出来,玩得不亦乐乎。

    “好了,你们自己玩吧,我去看看我奶奶。”

    万峰背起背包走出了服装厂的办公室。

    万峰没有等栾凤她们下班,从服装厂出来就去看望了奶奶。

    “你这孩子,别一来就往我兜里塞钱好不?我有再多的钱也不会花有什么用,当画看又太小。”奶奶笑着抱怨。

    你看这事儿弄的,这还有人怨给钱了。

    万峰又给表弟表妹一人留下一套套娃。

    老叔的生意没什么可说的,因为产量的提高,小五金厂一个月三四万的利润让万水明看起来精神十足,也有了点老板的派头。

    厂子也发展到了近百人的规模,月盈利也超过了三万。

    万峰和万水明聊了一些产品质量以及企业规划的问题后就开始回家。

    南大弯的入口处现在也进行了规划,道南道北似乎都进行了划分。

    很多人发现了这里的商机要在这里占山为王了。

    估计自己下一次回来,南大弯入口处就高楼林立,商家云集了。

    沿着小树屯村西的公路万峰一直走到老大队部的院子里。

    花儿姐的袜厂里有机器声隐隐传来,周冰花正好和一个女工从厂子里走出来。

    “花儿姐,过年好!”

    花儿噗嗤笑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又回来了?”

    “回来办事儿,花儿姐晚上到我家吃饭呗?”

    “不了,老上你家吃饭我都不好意思了。”

    “有啥不好意思的,你是我姐吗!对了,姐你这是上哪儿?”

    “上一号。”

    “上一号呀,那祝你尿尿快乐。”

    花儿弯腰就去找石头,万峰撒腿就跑,风一般跑到了上面的院子。

    他家院子前面的房子看样子是被陈天赐租去了,透过窗户还能看到里面有人影晃来晃去的。

    幸亏袜厂和透明胶厂的噪音较否则他家天天听音乐了。

    万峰回来诸敏是最高兴的了,赶紧忙活做晚饭,看那架势准备炒个十个个的。

    趁着母亲做饭的功夫,万峰从院墙上跳出去绕到陈天赐的透明胶厂,看看这货现在什么德行了。

    这排房子有十几间,和袜厂连接的地方被隔出一间办公室,剩下的全部作为车间。

    办公室外面不起眼,但是里面装修的还是不错的。

    以前刷墙的白灰已经被涂料取代,这让墙壁给人一种光滑的错觉,上面还贴着两张画。

    背背面南有一张不知道上面木料做成的老板桌,几乎占据了北面大半个空间。

    “长长的站台,寂寞的等待,没有出发的爱还有我未来的爱”

    陈天赐正把自己埋在一张宽大的老板桌后面,翘着二郎腿正在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听音乐。

    看到万峰进来还楞了好几秒。

    陈天赐现在有四条透明胶的生产线,日产千盘左右,日利润在百元左右,一个月的纯利润在二万多元,在将威这一边也基本上算是富户了。

    万峰关心的不是他一天赚多少钱,而是关心他和周冰花的事儿。

    一提这事儿陈天赐一脸苦闷:“你说我和她合适吗?”

    “有没有从事过流氓活动?”

    陈天赐躲躲闪闪的样子说明两人已经生米闷成熟饭了。

    “我总觉得我们两个不合适,我们要是结婚了会不会三天两天打仗呀?”

    “你都和人家从事流氓活动现在说这个?”

    “那算啥呀,结婚了还行离婚呢。”陈天赐一付不在乎的样子。

    “很好!这话我可是准备和花儿姐说说。”

    陈天锤当场脸色变白:“千万别说,要说我就惨了。”

    “哈哈,这还没结婚你就妻管严了?”

    “我倒不是怕花儿,是花儿她老子给我的压力太大了,他可是红崖现在实力最雄厚的一建老总,我见到他腿就哆嗦。”

    万峰听出了点道道。

    “你去见过我干爹了?”

    陈天赐点头:“你那个花儿姐生拖着我去的。”

    万峰的脑海里自动脑补出花儿牵着陈天赐往家走,陈天赐就像一个犯了犟劲的山羊一样往后退。

    画面非常的喜感。

    “我干爹干妈有什么意见?”

    “花儿她妈倒是笑嘻嘻的,但是你干爹板着个脸我就不知道他想啥了。”

    白丽云见谁都笑嘻嘻的这不奇怪,周炳德板着脸也正常,这有什么奇怪的。

    “你又胡扯,怎么你干爹看到你怎么不板着脸?”

    “看板着脸?他怕我薅他胡子,这可是我干妈让我干的,你说我干爹还敢对着我板脸吗?”

    陈天赐傻眼,还有这操作?

    “可是我看到你干爹老是害怕。”

    这还有心里阴影了。

    “怕个屁,他是建筑队长,你老子还是我南湾厂的高级工程师呢,在行政级别上说不定比他还高呢。”

    “我老子什么时候成工程师了?”

    “我说他是他就是,起码在将威这一带他就是高级工程师。”

    这有啥用呀!

    这就是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