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0章 过关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万峰只在电视里看到过汽车追逐的戏码。

    八十年代的警匪港片里这些桥段非常的多。

    每次看到这种桥段他都认为是扯淡,一群警察围着让罪犯跑了,非得在公路上追逐几分钟才归案,这不就是扯淡吗。

    但想不到今天他竟然也成了这个桥段中的一员,成了配角,亲身经历了这种场景。

    主角当然是韩广家了。

    今天万峰才知道顶尖车技是怎么回事儿,也才知道韩广家的车技究竟有多高。

    并不是能让汽车在原地打转就是高手,韩广家的车就五六十的速度,但是让后面的三辆车超不过去,并且还能及时躲避前后的普通车辆而游刃有余。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韩广家把车贴着左侧的中心线,一车挡住了后面三辆车的冲击。

    不管对方的车是企图从右还是从左想要超车的时候,只见他手里的方向微微一抖就把对方的车子别在了身后。

    而且还不超速。

    对方连续几次想要超车都没有超过去后,开始采取强硬的措施,采取直接撞击的方法。

    面包车当然是不能撞击卡车了,那就是找死。

    因此两辆面包车让到了一边,那辆中卡咆哮着冲了上来,对着万峰所坐的车撞击过来。

    但诡异的是对方歇斯底里的进攻并没有产生猛烈的撞击,因为在对方的车头就要撞击前车车厢的时候,韩广家都会猛地加一下速。

    双方的接触便由硬式接触变成软接触。

    造成的撞击力度大大减少。

    撞不开万峰他们的车,他们就被全部压制在后面就别想超过去。

    对方连续几次的撞击都没产生强烈的效果后,似乎热血上头。

    对方的司机拉开了一点距离,然后以最高的速度冲撞上来。

    对方显然也急眼了,就不信撞不死你的架势。

    万峰以为韩广家还会老调重弹,不想这回韩广家方向一抖,竟然在两车就要接触的时候,把车突然往左一拐,随后车又往右拐了一下。

    仿佛车辆不经意地在路上来了一次小蛇形。

    但就是这次小小的变化让后车猝不及防。

    韩广家的车往左一拐,对方的车头就被让了过去,车头和韩广家控制的车厢并行。

    而当韩广家的车右拐回再拐左后,车尾和对方的车头发生了一次柔和的接触。

    万峰是这么形容的,他左在左边副驾的位置上,并看不到右边的情况,他只是感觉车轻微地震了一下。

    但是这轻微一震的后果就是对方车仿佛被鞭子抽了一样,猛地右拐,以极高的速度冲向右边,撞开护栏后冲进路沟然后还翻滚了两下,最后落到什么地方去了造成什么后果万峰没看到。

    湘港这该死的左行车,看热闹都看不到。

    虽然没看清具体的过程,但后果已经猜出来。

    万峰一阵痴呆,韩广家这货是怎么把对方的车别到沟里自己的车却毫发无损的?

    按理说两辆车在高速的接触中作用力都是相互的,为什么对方的车掉沟里了,自己车还在平稳的行驶?

    韩广家这技术要是去参加世界拉力赛或者是房车赛,这妥妥的上领奖台呀!

    回去必须得让他教自己两手。

    万峰还在这里痴呆的时候,对方的一辆面包则趁着这个时机一个加速就和卡车并行,并有很快超过去的危险。

    显然对方的司机也并非庸手。

    在加速上卡车别说和轿车比就是和面包车也比不了。

    韩广家这时候要是再别车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这时,韩广家右手握方向盘,左手抓起了几颗钢柱,一甩手就顺着车窗飞了出去。

    接下来具体发生了什么万峰没看清,也不知道韩广家这些钢珠飞到了哪里。

    但他知道那辆面包车似乎也失去了控制,在车道上晃荡了几下也钻沟里去了。

    再往下的故事就平淡了,因为湘港交警追上了,摩托车呜哇呜哇地把韩广家的车逼停在路边。

    万峰有点郁闷,对方为什么没有用枪?

    湘港警匪片里可是子弹满天飞的,怎么到了自己这里连把撸子都没看到?

    难道自己这帮人还不值得对方拿出热武器?还是对方不愿意搞得影响过大?

    湘港警察检查身份证,驾驶证。

    万峰他们当然有,但是是大陆的,

    在大陆当时还没什么用的身份证在这里起到的作用也仅仅是一个证明。

    但其实也证明不了什么,因为不是真的。

    他们的身份是深圳到湘港送货的货车司机。

    这些证件都是韩广家提前做出来的,身份证和驾驶证行车证没一个是真的。

    反正电脑检测系统使用前,这些证件要发现真假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交警检查完毕,说了一些不知所谓的话,然后万峰等人就要被带到警局。

    这时万峰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里只有一句话:我们过关了。

    万峰松了一口气,心情愉悦地到了当地的警局,做了记录。

    因为事故被定性为交通事故,对方的司机也不知被接走了还是自己走了,反正那几辆出事儿的车上并没有人。

    事情似乎有不了了之的迹象。

    对方显然也没打算留下什么线索。

    因此万峰和韩广家并没有受到什么刁难,他们做完笔录,交了一定金额的保释金后就可以离开了。

    说是回去等候传讯。

    什么东西都是假的,就是传讯万峰他们也不会来。

    从警察局出来,两人打车直奔罗湖过关到了深圳。

    叶千汶在口岸这边接万峰和韩广家上车。

    待车启动后叶千汶眉飞色舞:“队长!你又干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了?”

    “什么也没干!”韩广家轻描淡写,一付事情不值一提的样子。

    “我才不信呢,杨哥韩哥赵哥的车都先回来了,就你们的车晚了快两个小时才回来,中间要是没发生点什么都出鬼了。”

    “好好地开你的车吧,不该问的别问,当初是怎么教你们的。”

    叶千汶嘿嘿一笑,果然不问了。

    “杨哥他们在什么地方?”万峰问。

    “在我的一个仓库里,非常的隐秘。”

    这回万峰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