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7章 外滩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这些人你有处得比较熟悉的吗?”万峰一边看名册一边问。

    谭胜点头:“名字后面标红点的都是和我算是熟悉的人。”

    万峰这才发现本子上有的人名字后面还点了不怎么太起眼的红点,大概有二十几个人之多。

    万峰重新又看了这些标红点的人的简介后,用笔勾勒出十六个人的名单。

    “给你两天时间把这些人想办法召集到一起,选个上档次的酒店。”

    谭胜接过本子扫了一遍回答道:“这个应该没问题。”

    如果十四厂愿意加入,这些企业加起来员工总数有六千人,这样他需要的员工人数也就差不多了。

    其中技术人员超过千人,这个规模虽然不算太大但也算凑合了。

    别的企业人家不愿意被他兼并他也没招。

    这些企业既然不能纳入自己的麾下也就算了,但是这些企业里的人才是一定要争取的,争取到一个是一个。

    争取人才无非是开高价和良好的科研生活环境。

    这些条件万峰都能满足。

    当然外企如果真的给这些人开出上百万米元的年薪,那万峰就无能为力了。

    不是他开不起,而是不能开,一旦那样就打破了集团的薪资平衡。

    虽然集团里的老外一年的薪水远远高于本国技术人员的薪水,但人家确实是专家,在他们所在的领域国内根本无人能够替代。

    你给人家少了人家也不来。

    因此人家薪水高国内的员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是如果是华国员工,这事儿就不好办了。

    南湾集团里高级员工的最高薪也不过是一万二,万峰要是给他们太高的薪水,这人心就乱套了。

    就是大家表面上不说,心里会没有想法?

    一有想法这事儿就麻烦了,内乱都是这么引起的。

    不过万峰认为这些外企现在根本就没看起华国的人才,就是给薪水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这就是他的机会。

    薪水只是一方面的,他准备邀请这些人到他的企业参观,用工作环境来打动他们那颗驿动的心。

    论工作环境他可是不怵老外的。

    曲云峰给了万峰两天时间,万峰给了谭胜两天时间。

    这样万峰就有了一天的空闲时间。

    “路工!我到尚海来了好几次了,都没有仔细看过尚海的风景,尚海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难得有一天清闲的时光,看看风景。”

    “去南京路逛第一百货!那里可是尚海人最多的地方。”

    万峰摇头:“去挤香油呀,我可不喜欢在人群里挤来挤去的。”

    这都五月中旬了,跑人群里摩肩接踵,这不是没事找事儿吗。

    “要不去华亭路,那里现在还是尚海最大的服装市场。”

    “呵呵!路工!你大概不知道,我未婚妻就是开服装厂的,你说我到服装市场里去干啥?”

    路金水开始挠头。

    思来想去尚海除了这些个地方好像真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地方了。

    “要不去外滩吧!”

    “外滩对面不就是陆家嘴吗?”

    “对呀!”

    “那去看看吧。”

    九十年代初期的外滩就已经有国际都市的雏形了,道边的楼房一眼看去就不是华国楼房的样式。

    万峰对这些楼房没什么观感,它们代表的只是殖民,根本没什么看头。

    反倒是对岸陆家嘴建起的一些高楼大厦留下了他不少目光。

    外滩最有名的事儿谈朋友,通俗点解释就是找对象,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因此这里的男女青年非常的多,勾肩搭背的。

    当时在华国,尚海是最开放的城市了。

    在别的地方青年男女哪怕是情侣也会离挺远,但在这里大白天搂搂抱抱非常的普遍。

    “都说你们尚海有尚海女婿遍天下一说,是真的假的?”

    万峰在外滩嫌溜达,问路金水。

    “真的,从八十年代初期,所有的人都想出国,姑娘最简单快捷出国的方式就是嫁给老外,什么国家的都嫁,这才有了尚海女婿遍天下一说。”路金水的话自嘲意味浓厚。

    “那么现在呢?”

    “现在倒是有明确的目的地了,再也不逮着个老外就嫁了,而是都去日笨,好像到日笨就有赚不完的钱一样。”

    虽然从广场协议后日笨就开始走下坡路,但现在日笨的生活水平是华国远远不及的。

    哪怕前不久房地产崩溃,无数人奔赴黄泉也不是华国现在能比拟的。

    人往高处走,谁都向往美好的生活,因此才有那么多人争先恐后地嫁到外国。

    尚海人骨子里的崇洋媚外大概就是从这个时期留下的,哪怕几十年后华国已经成为名义上的发展中国家实际的发达国家,尚海人的这种病也没治好。

    都说尚海人视外地如草芥,其实在万峰心里也是不怎么看得起尚海人的。

    就像现在一个老外搂着一个本地姑娘在大街上大摇大摆。

    姑娘一脸娇羞拿出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万峰觉得嗓子发痒,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痰。

    “呸!”

    那个老外对着万峰翻白眼。

    再翻白眼就拍你,别以为在尚海老子就不敢拍你。

    一个戴着袖标的老太太过来了:“随地吐痰,罚款五毛。”

    万峰挥挥手,韩广家就从兜里掏出五毛钱,面带笑容地交给老太太。

    “去外高桥工地看看吧,在这里待着闹心。”万峰建议。

    坐渡轮过江来到了自己的建筑工地。

    万峰上次来是一个多月前,与一个多月前相比,工地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科研楼和厂房的楼层都在加高。

    变化最大的是和他的建筑对面也有工地开始干活了。

    到底是老干建筑的,谭春的工程队和于家栋的工程队比起来就是云泥之别。

    “咦!小万!你怎么又来了?”

    于家栋看到万峰有点疑惑,好像才来过不两天呀,怎么又来了。

    “我怕你干活偷懒就过来监视你。”

    “呵呵!”于家栋呵呵一声。

    “过来办点事儿,今天没事儿闲着溜达就过来看看。”

    万峰确实是闲着没事儿过来看看,没有什么目的。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