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2章 方老板(五更完毕)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栾凤疲乏了,很快就睡了过去,孩子在她床边也在睡觉。

    张璇坐在婴儿床边,眼睛看着孩子,脸上有一层红润。

    “我出去一下。”万峰小声地说了一声,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出病房。

    儿子生出来了,母子平安,这当然要对大夫护士表示一下感谢了。

    给栾凤接生的大夫是这医院最好的两个女大夫,万峰每人给了一千元的红包。

    不但她们有,所有现在值班的大夫和护士每个人都发了个五百元的红包。

    第二天,孩子的天灵盖鼓起来了,也终于好看了。

    “幸亏像凤姐不像你,像你可惨了。”

    张璇这话万峰就不爱听了:“像我咋了?我虽然算不上英俊但也不难看好不?咱这叫耐看型。”

    “是呀!是耐看,头一眼看着很普通,再看一会儿…还不如头一眼呢。”

    这是啥话?老子不好看你还非赖着嫁给老子,这不是贱吗!

    健康的孕妇只需在医院里待三天就可出院。

    栾凤当然是健康的,都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

    因此第三天,韩广家开车接万峰一家人回家。

    回家的当天下午,南湾集团和服装厂的头头脑脑们都来随喜。

    什么喜得贵子、家添新丁之类的话灌满了万峰的两只耳朵。

    这里的规矩是来道喜的人都得吃一个红皮鸡蛋。

    诸敏光是红皮鸡蛋就煮了足足三百多个。

    万峰暂时也没到集团去,就在家照顾老婆孩子。

    三天后,孩子睁眼了。

    这孩子睁眼算是比较早的了,有的小孩要一个星期乃至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才睁眼的。

    这家伙三天就睁眼了。

    孩子完美地继承了栾凤的基因,人家孩子刚睁眼的时候都是呆滞无神的。

    这货睁开眼睛只适应了十多分钟后就开始左右乱看,同时伴随着手舞足蹈。

    万峰目瞪口呆,真就生下了一个妖怪。

    这还不是妖孽的,这货五天后就开始真正的手舞足蹈,两只手两条腿就没一分钟闲着的时候。

    瞪着眼睛吐着舌头像骑自行车一样忙活的这个欢实。

    可恶的张璇竟然顺手把一个一尺多长的空心塑料金箍棒塞到了孩子的手里。

    小家伙抓的紧紧的这一通刷拉。

    张璇都笑倒了。

    万峰一把把塑料棒抢了下来。

    “死张璇,没好玩意儿,你给我儿子弄个金箍棒啥意思?当我们是猴崽子呀?”

    “本来就猴崽子呀?你媳妇不叫二猴吗!”

    栾凤这个外号多少年都没有人叫了。

    坚决不能让别人看见这小子耍棒子,他妈被人叫了十几年二猴,万峰可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和猴崽子挂边。

    外号先放在一边,该是给儿子起名字的时候了。

    万家名字不是乱起的,通常是一辈两个字一辈三个字,当然现在也不怎么太在乎了,大爷家大哥原本是两个字的名字就起了个万千祥三个字的名字。

    万峰栾凤张璇三个人看着活蹦乱跳的孩子开始起名。

    “叫万紫千红怎么样?”在起了几个名字都不满意后,张璇开始想馊主意了。

    “要不叫万马奔腾也行。”

    “你才像万马奔腾?将来给你孩子留着,生个女儿就叫万紫千红,生个儿子叫万马奔腾。”

    栾凤不乐意,竟然给他宝贝儿子起四个字的名字,我们是华国人。

    “就叫万重洋吧。”万峰一锤定音。

    “那还不如叫万重山呢,轻舟已过万重山吗!”

    张璇又瞎参谋烂干事了,都被轻舟过了还有啥前途。

    万重洋的名字将出现在万家的户口本上。

    现在老婆也生了儿子也来了,家里有人伺候,某人也该到集团去看看了。

    甩手掌柜虽然爽,但也不能老甩手呀。

    从去黑禾到回来栾凤生产,万峰这也算是十多天没有到集团来了,一走进集团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到哪里都感觉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如果不是一个人出现他就只能会办公室坐着干闷着了。

    在万峰准备回办公室的时候,警卫领着一个人走进了院子。

    “万总!有一个南方来的人说要加盟咱们的直销网。”

    “带他去销售科找周黎明,这种事情我不…”万峰无意看了对方一眼,话就没有说完整。

    “等等!你这人我看着有点眼熟呀,好像在哪儿见过?”

    对方四十多岁的样子,一副路人甲的长相,扔到人海里都不会有一点浪花,但万峰确定这人他见过。

    万峰走到对方面前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但没想起来。

    对方看着万峰似乎也有点神情恍惚,小心地问:“你姓万,以前卖过电子表没有?”

    “卖过。”

    “去渤海拿过货?”

    “拿过!”

    对方长叹一声:“应该就是你了,想不到当年到我那里拿电子表的小破孩,现在竟然干起了这么大的买卖。”

    万峰终于想起对方是谁了:“方老板!方宏球!”

    “你还记得我?”

    万峰伸手和对方紧紧地握在一起。

    “怎么不记得,当年没有你的电子表我靠什么起家呀!”

    “真的想不到是你呀。”方宏球又一声叹息。

    “别叹气了,来到我办公室里坐坐,唠唠,有多少年没见了?”

    “你那时候十四五岁吧?”

    “握草!都十多年了,你们哥三不都回南方了吗?”

    说话的功夫万峰把方宏球带进了办公室。

    方宏球本来属于开放后第一批下海捞鱼的人,当初他也确实捞到鱼了。

    当年万峰在他那里进电子表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十几万的身家。

    回南方后他们哥三买卖也做的不错。

    “唉!最近两年我迷上了炒股,炒进去了。”

    方宏球一说炒股万峰就想起这两年股市的不平静。

    从去年深圳810事件开始,深沪两股就走了一波熊市,好像是从去年五月份到十一月份。

    然后从去年十一月到今年二月又走牛市,然后从今年二月至今依然是熊市。

    方宏球大概就是在这两拨熊市里进去了。

    “再不玩了?”

    “我感觉这一波熊市一时半会结束不了,不能玩了,再玩棺材本都搭上了。”

    这货今年也就四十多岁,这就开始预备棺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