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该是解决的时候了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完了,被非礼了!

    万峰的脑海里冒出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老子送她百雀羚是让他转移视线的,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她在老子脸上吧唧一口是什么意思?

    这是不是劁猪拉耳朵弄错地方了?

    万峰放慢了度一边走一边寻找哪里出了问题,当再一次联系到百雀羚的时候他身体一激灵。

    弄明白了,问题出在百雀羚身上。

    自己好死不死在今晚这种暧昧的情况下送给她一盒这玩意,栾凤一定误以为是定情礼物了。

    前些日子他可是让他小舅用这东西去忽悠未来的小舅母,效果不错。

    想不到今天无意中自己也把这玩意掏出来了,这不是给自己脑袋上找屎盆子扣吗。

    糟糕了,这下的乌龙可特么大了。

    要是栾凤这货脑袋一死机非老子不嫁将来该如何解释,难道像络里那样开后宫?

    国家也不能让呀!当小三就栾凤那性子她是坚决不能干的。

    哎呀麻烦了。

    回到家里小舅还没回来,万峰自己脱吧脱吧上炕睡觉,脑海里不由回忆起自己的绿山之爪冒险经过。

    通过碎片式的回忆回忆了半天,终于回忆出了全部的感觉,他不得不承认,栾凤的那部位很大很结实也很挺拔。

    感觉吗?似乎很好,可惜洗澡的时候都洗掉了。

    到底是农村出身的人,身体育的很完美。

    心里一有这种想法,身体的某一地区就开始出现显著变化,今晚不会尿床吧?

    这算是捡了个便宜了。

    黑暗里万峰嘿嘿的笑,笑容有点猥琐。

    万峰坚信情场得意赌场就得失意,但他不赌钱以为没什么事儿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没有赌场却还有其余的场,比如战场什么的。

    这不第二天中午上学的时候,刘胜安终于出现了。

    中午吃完午饭,天气闷热无比。

    昨晚在大河里洗澡的感觉非常的让人怀念,于是万峰撂下碗筷偷空跑到房后的大河里匆匆冲了下凉。

    五月底的因呐河已经到了洗澡游泳的时候,天生喜爱玩水的小孩们都会趁着中午最热的时候跑到河里玩水。

    因此老道口这里的浅水区一大群小孩像快乐的鸭子一样在河面上噼里啪啦,嘻嘻哈哈的。

    当然这些都是还没上学的小孩,都是六七岁的样子,也没有大人看着都是自己偷着跑出来的。

    那些上学的孩子就只能等到放假才能享受到水的乐趣。

    万峰把裤衩一脱光着屁股就跳进了河里,噼里啪啦几下子后就爬上了岸然后急急忙忙地赶去学校。

    别小看他到河里冲一下凉耽误的这点时间,就耽误的这点功夫大道上已经没有几个学生了,他在走到洼前队的时候才看到曾经的同桌袁益民从沟里方向过来了。

    “你怎么也上学晚了?”袁益民因为走的急显得微微有些气喘。

    “我到大河里冲了个澡,这天太热了。”

    “你们在东头住真好,放屁功夫也能跳河里洗洗,我家就不行了,离学校离河边都远,想玩水只能等放假了。”

    两人一边胡说八道一边结伴同行,不知不觉间过了小树屯走到小树屯和学校之间的山坡上。

    这山坡左边是将威大队果园,右边是一小片杂生的矮树林,矮树林大概有十几米宽,再往外就是一片玉米地了。

    万峰和袁益民刚走到这里的时候,右边的矮树林里噌地窜出一人,那两人吓了一跳。

    如果来人高喊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万峰一定会以为出来劫道的土匪呢。

    定睛一看竟然是于晓,这货不在学校睡午觉跑这儿来吓人。

    于晓见到万峰脸上当然没有什么笑容,他的目光在万峰脸上扫过落在袁益民的脸上。

    “滚学校去,记住到了学校把嘴闭严实点别瞎说。”

    袁益民眨巴了两下眼睛,似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

    “怎么你还准备在这儿待会儿?”

    万峰心里倒是知道十有**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对袁益民说道:“你走吧,这不关你的事儿。”

    袁益民这才转身小跑着向学校跑去。

    “于晓!你不会是想和我单挑吧,那你这个决定可是蠢透了,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不是我瞧不起你,我一个手插裤腰带里都能打过你。”

    于晓有点气急败坏:“我打不过你,有人能打过你就行,有胆子就跟我来。”

    于晓说完转身就钻进了矮树林。

    这货嘴里的有人一定是刘胜安了,这货终于忍不住了?

    万峰跟着于晓就钻进了矮树林,一个刘胜安加一个于晓他打不过还可以跑,还没什么值得他害怕的。

    只是这时间选择很是蛋疼,为什么要选在中午。

    于晓所去的地点万峰一点不陌生,前些日子他在这里就把于晓放倒过。

    不错就是那道去学校必须经过的大沟下游被水冲刷出来的大坑。

    上一次许斌就是在这大坑里被刘胜光带人揍了。

    天晴的时候这条大沟里是没有一滴水的,但到了雨天从果园山上汇集下来的水会让这条大沟里惊涛骇浪,在离那道通向学校的石桥下游百米一个大弯处生生冲刷出一个直径过十米的椭圆形大坑。

    这个大坑也和学校东面的树林一样经常成为学生解决私人矛盾的场所。

    前些日子许斌就是在这里和刘胜光解决过私人恩怨。

    此时大坑里有一个人坐在一块石头上。

    这人正是刘胜安。

    万峰站在坑沿并没有下到大坑里而是低头服饰刘胜安。

    “刘胜安,这大中午的你什么神经,你是怕学校不知道是吧?”

    刘胜安缓缓从石头上站起来:“你不是想解决我们之间的恩怨吗,今天我就满足你,别管什么时间,有胆就下来。”

    下去就下去,你们两个人还没什么值得老子害怕的。

    万峰从坑边踩出的坡道下到坑里:“来吧,是单挑还是你们俩个一起来?”

    刘胜安哼了一声,抬起右臂挥了一下手。

    从大坑对岸的玉米地里走出一个人,这人看样子十七八的样子,万峰不认识。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