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可以确定江敏真的学坏了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万峰一边吃饭一边提建议。

    “以后中午的时候你们俩个必须留出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栾凤你带头,别就知道傻了吧唧的干干干,身体也是会累的,要是累出病来,又是打针又是吃药的你们就后悔了。”

    “好了,你说的有道理我们会虚心接受的。”栾凤话音拉得很长。

    就从话音拉这么长万峰就不认为这两个货会听他的话,反正他的建议是提了人家听不听他就没办法了,总不能看着这两个家伙睡觉吧?

    那也不是事儿呀。

    说话间万峰的饭也吃完了,栾凤把盘子收拾了下去。

    “街里那个夏嫂卖得怎么样?”

    “卖得不错,就剩两条裤子没卖出去。”

    “卖得那么好呀。”栾凤惊呼,一下午卖出去八件服装,赚四块钱!

    这几天衣服卖出去了,她也知道自己和万峰一天赚多少钱了,一件衣服按照批发价给夏嫂她和万峰平均有六毛五的利润,一个人才分三毛多钱。

    而夏嫂竟然比他俩赚得还多!

    就连江敏也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虽然她不知道夏姨卖一件衣服能赚多少钱,但想来不会少。

    “,等过几天你父亲的病情好一点能照顾自己了,让你母亲趁着放假下班时间也去卖点,赚点外快。”

    江敏点头。

    有江敏这么个劳动模范江家是必须要帮助的,将来一但免除了江敏的后顾之忧,这小妞就会死心塌地在服装厂干活。

    这可是非常划算的买卖。

    可惜人家是城镇户口,要是农村户口多好,让她在这里找个对象

    自己的心思是不是黑暗了点?

    栾凤突然对着江敏一挥手:“敏姐,上!”

    于是江敏就拿着尺来到万峰身边,直接把万峰整懵圈了。

    “干啥?”

    “量尺寸。”江敏绷着脸说话不带一点感彩。

    “给我量尺寸干啥,我又不做衣服。”

    栾凤眼一瞪:“不许反抗不许挣扎,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敏姐,量!”

    量个尺寸怎么弄得像审犯人似得。

    江敏先量上身左量右量,一边报着数字,栾凤在一边用笔记。

    “我说,你要有独立自主的精神呀,你不能什么都听栾凤的,你要什么都听她的你不就成殖民地了吗!知道殖民地是怎么回事儿不?就是你自己说了不算,一切都得听我说话你听见没有?”

    “腰围,二尺七!”江敏也不回答万峰的话,张嘴爆出这么一个数字,把万峰吓了一跳。

    “啥?我腰围有二尺七?你这是量裤子还是打算缝麻袋呀?”

    江敏捂着嘴嗤嗤地笑。

    “,你完了!你学坏了,想不到短短两天没到黑,你这浓眉大眼的噢不对,是慢声细语的竟然也叛变革命了,你这叫我们以后还怎么相信真理?”

    江敏终于笑了起来,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腰围一尺九。”笑够了终于说出一个合理的数字。

    这还差不多,上一世他最胖的时候腰围也不过才二尺七上下。

    尺寸量完,万峰觉得应该溜之大吉,再待下去指不定这两个货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

    尤其江敏,这种闷声不响的女人一但打开心里那扇关闭魔鬼的大门可是会整出天大的动静的。

    要不怎么说不怕女人仰脸浪,就怕女人闷头骚呢。

    “昨天你说你姐给你收布票了?”在临出门时万峰又想起一件事儿,又掉头回来了。

    “是呀,你要陪我去岛里吗?”栾凤直接就想到这上面去了。

    “现在我身上一寸布票都没有了,这两天咱们得弄点了,去一趟你姐家吧。今天不行,明天也不行,后天吧!咱们去你姐家去一趟,但愿你姐能收到布票,否则咱们可就白跑一趟了。”

    “我以为你不会陪我去了,还是你对我好。”

    “屁,我是怕你走丢了或者人回来布票没了,否则我才没功夫陪你玩儿呢!”

    趁着两个女人哈哈笑的功夫,万峰匆匆跑了出来。

    这两个女人中午不休息不等于万峰不休息,趁今天比较清闲回家去睡个午觉,然后下午到孤山供销社去取裤子。

    原计划万峰是准睡到两点的,但是一点左右就醒了。

    他想起来了,应该早点去孤山,去肖德祥那里看看轮椅架做出来没有还有韩师傅的轮椅轱辘有着落没有。

    爬起来洗了把脸,还有点迷糊的大脑受冷水刺激瞬间清醒。

    骑着除了车铃不响哪都有点动静的车子哗啦哗啦地来到孤山,直奔机械厂。

    机械厂万峰来了好几次了,看大门的都认识他了。

    “找肖师傅呀?”

    对付把大门的万峰觉得一毛一的握手烟就可以打发了,这样的后果就是找人能痛快点。

    打更的眉开眼笑地进去了,几分钟回来告诉万峰到修车铺去等肖德祥。

    看到万峰韩师傅非常高兴:“小万,你来了!进来进来,你上次说让我给你找一对二六车的旧车轮,别说还真给找来了。”

    万峰一听万分高兴:“真的找到了。”

    在这里满大街跑的都是二八车,万峰还真没看到几辆二六车,大概也就那些吃商品粮人家的女孩才有骑二六车的。

    二八车轮胎做轮椅确实有点大了,不但离地高度高而且坐轮椅的人还费力气,用二六的还凑合。

    万峰那天也就是顺嘴问了一下,也没指望韩师傅真的能找到。

    这还真就巧了,他还真给找到了,连万峰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运气。

    “小李,把里屋那对二六车轱辘拿出来。”

    韩师傅的一个徒弟手脚麻利地从里面拎出一对轮胎。

    “公社钱书记女儿的车,光知道骑大概从来不擦辐条和车圈,都绣的不像样了,咱悄悄说那姑娘也是个懒货,将来谁娶家去看着倒霉吧。”

    万峰哈哈的笑,那时谁家姑娘要是懒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说不定就会没人要。

    但公社书记的女儿就没这后顾之忧,怎么也能把自己对付出去的。

    韩师傅把轱辘放到万峰面前悄悄说:“本来换一套辐条把车圈擦擦还能骑,但我想你需要这么个东西,就告诉她换新轱辘吧,她父母都在政府工作,反正她家不差钱,就这么倒腾来了。”

    原来这对车轱辘是这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