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她们都是多血质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齐广利这货的脑子一定是被驴舔了,在万峰和薛建国研究完搅拌机的问题正准备去学校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这货骑着个自行车跟斗流星地从山后那边来了。

    万峰惊恐地闪在路旁,生怕被这货撞到沟里去。

    “万兄弟,我卖出去一块了,卖出去一块了。”齐广利甩镫离鞍,从自行车上跳下来就对着万峰吼了这么一嗓子。

    看这货眼睛瞪得像煤球似得,两手握拳身体还带着轻微的颤抖。

    精神病犯了?

    “我做成了第一笔生意,卖出去一块电子表!”

    从齐广利拿货走到今天整整过了四天,这货终于开张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这是一个好兆头,万峰也替他高兴。

    “今天卖出去的?”

    “就在一个小时前,一个教师买走了我一块表,第一时间我就来向你报喜了。”

    “啊?你专门从青山骑车跑到洼后就为了告诉我这个?”

    “啊,是呀!”

    这货跑到这里就为了告诉自己他卖了一块表!

    卧槽,今年难道是白痴丰收年?

    “卖了多少钱?”

    这回齐广利不白痴了,还知道左右看看然后伸出了一个巴掌。

    “五十?”

    齐广利点头。

    卖了五十块钱跑这么远也算是值了。

    “这五十先还给你,我走了。”

    齐广利把五十块钱拍到万峰的手里转身就走。

    万峰愣愣地看着齐广利飞去的背影,心中不由自主想起了一首歌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这样风雨兼程…

    齐广利风雨兼程地回去了,就为了告诉万峰他开张了。

    万峰也风雨兼程地去学校了,但是学校平安无事,他在学校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下午。

    放学的时候陈文心背着书包跟着万峰往洼后走。

    今天是陈文心第一次由洼后到学校去上学,因为她家在昨天下午已经搬到了洼后。

    大树屯的房子被一百八十元卖掉了,她的新家就在栾凤家东面的山上,原先那是洼后队的青年点,已经荒废了快两年了。

    陈苍以八十块钱买下了那个青年点一半的面积,又花了一百多块收拾,现在也算是有点家的模样了。

    “这回你再交活儿领活就不用我了,你自己到栾凤家拿就行了。”

    “我没和她有过接触,你带我去呗。”

    “现在是一队人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去了你就告诉栾凤我是万峰的二婆。”

    “混蛋,你又来了,我踢死你!”

    陈文心没有把万峰踢死,但还是缠着万峰带她去了栾凤家。

    栾凤家门前已经堆满了沙子和石头,以及红砖水泥,就连做门窗的木料都堆了一堆。

    也就是说现在万事俱备就差东风了。

    既然料都备齐了,万峰觉得没有必要等明年开春了,晚上他准备到张广普家去一趟,告诉他叫人来开工,若是在元旦前能运用岂不是更好。

    栾凤家的面积确实已经显得狭小了。

    原计划万峰是准备让张广普也到青山去卖表的,齐广利短时间内不会去青山的东南区卖表,那么青山镇的东南地区就闲置了。

    万峰不能看着青山一半的市场闲着,张广普不是说他和孙老六关系不错吗,那就让他去青山的东区和南区去开拓市场。

    但是现在万峰改变了主意,先让张广普把栾凤的厦子盖起来,然后再去青山镇。

    那时齐广利在青山的西北区估计已经打开市场了,他再去打开东南区的市场就轻松多了。

    “这是陈文心,我同桌,咱们那大鱼商标就是她绣的。”

    “我知道,她不是你二婆吗!”栾凤似笑非笑地说。

    陈文心当场就脸红了,万峰也有点尴尬,这是谁长舌头传过来的?

    “在学校里开玩笑的,可不是真的。”万峰赶紧解释。

    “我知道,若是真的你的老婆现在估计快有一个班了。”

    栾凤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警告还是提醒?

    陈文心这些日子被万峰熏陶,脸皮还是有点厚度的话也说得比较及时。

    “凤姐,你们家这货天天管我叫二婆,我又弄不过他,就只能被他乱叫了。我觉得你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了,不然将来到外面指不定会划拉多少二婆回来。”陈文心把自己打扮成楚楚可怜的美羊羊,从侧面证明万峰就是那邪恶的灰太狼。

    “陈文心!”万峰一声怒吼,什么人呀这是特么的掉腚就拉屎!

    陈文心细腰一扭就躲到栾凤身后去了,她以为躲到栾凤后面就安全了,难道忘了她和万峰待在一起的时间才是最长的。

    李二曼及时地凑了过来:“师傅,要不要烧火棍或者媒铲子?”

    万峰无语了,怎么这些人一和栾凤搅合在一起都不正常了?

    李二曼她们在这里的学习时间只有半个月,这是栾凤家晚上开放的原因,但是开放是有条件的不是随便开放的。

    只对十七岁以上的未婚青年开放。

    适合这个范围的青年数量也是惊人的,有七八个之多,幸亏他们不都到栾凤家来,否则栾凤家的屋顶都会被挤的飞出去。

    姜文就是这个晚上不常到栾凤家来的人之一,他只在开放的第二天来过一次。

    今天晚上是他来的第二次。

    因为开放,栾凤把晚上干活的人都暂时停止了,像诸艳和江雪晚上都不用来了只为了腾出一些空间。

    作为有主之人,美英和丽清晚上都在里屋做货,很少参与外屋的活动。

    今晚上来的洼后小伙有五个,其中两个明显是奔着于兰芝和占兴华去的,但是万峰没看出有什么效果。

    反倒是就来过一次的姜文引起了他的注意。

    姜文显得很平常期间只对李二曼说了一句话:“给我绣个手绢好不?”

    和栾凤性格有诸多相似一向活蹦乱跳的李二曼破天荒地点头答应了,眼尖的万峰看到她脸颊一闪而逝的一抹红霞。

    这是出状况了?

    如果万峰不是对栾凤的性格熟悉也是不会发现李二曼的异常和下这样的结论的。

    正因为他对栾凤太熟悉了,也才能敏捷地发现她这一类性格人的异常。

    心理学上把人分成四个类型:抑郁、粘液、多血和胆汁。

    抑郁质:文静悲观、冷静庄重、严峻焦虑

    粘液质:谨慎被动、温和可靠、克制镇静

    胆汁质:进攻好斗、激动易变、易怒不安

    多血质:开朗健谈、活泼悠闲、善于领导。

    栾凤和李二曼无疑都属于多血质类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