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不详预感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自称叫孙离的青年看样子也十六七的样子,有一双很浓的眉毛和眉毛下一双略带狠历的眼神的眼睛。.

    这眼神完全不像一个青少年该有的眼神,它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十六七岁少年的身。

    这种眼神只应该出现在那些江湖惯犯的脸才对呀!

    “对不起,我不记得我认识一个叫孙离的人。”万峰平静地回答,不管是一世还是这一世他都不认识叫孙离的人。

    “你连青山八哥的名头都没听过?”孙离身左一个平头青年用轻视的语气说道,那语气好像没听说孙离这名字是很掉面的事情。

    孙八!

    如果万峰这时还不知道对面来的是谁成白痴了。

    原来孙八的名字叫孙离!

    不由仔细打量对方,虽然孙八有一双浓眉但是眉毛粗拙散乱,山根有隔断鼻子有点歪,再加一张不知是因为傲气还是因为蔑视显得歪斜。

    虽然万峰不是算命的,但也略微懂一点相术,面前这人明显一副短命相。

    这货是在八五年底被枪毙的,堪堪过了二十岁,不是短命是什么。

    “我是一个学生,长这么大也没去过青山镇,我对青山镇的英雄好汉一点不了解。”

    嘴里打着哈哈心里却在犯嘀咕:孙八找他干什么?他们过去没有交集现在也不会有将来更没可能有交集了。

    “齐广利的电子表是你供的货吧?”

    万峰心里一忽悠,原来是这事儿。

    齐广利最近在青山镇电子表做的顺风顺水,前天他还来了一次,张闲的一百只电子表已经被他拿走了七十只了。

    而张闲不但还清了万峰的本钱而且还赚了三百多元了。

    但算齐广利现在的销售很顺利,几十块表扔到青山镇这么大的地方也激不起什么水花,引不起别人的注意才对呀,又没达到人们排队购买的程度,那么齐广利是怎么引起孙八注意的呢?

    唯一一个可能是张广普了。

    张广普和孙六有联系,青山西北区是孙家的地盘,张广普到那里去卖表不可能不和孙六有交集。

    两个若是在一起喝点小酒什么的,张广普说不定会把电子表的事情漏出去一些。

    也许孙六没当回事儿,但是却引起孙八注意了。

    这货闲着到青山西北区一看齐广利卖得这么好不动心才是怪事儿。

    张广普和他六哥是朋友他不好意思抢,但齐广利他没什么客气的了。

    一定是这个样子。

    如果真是这样,让张广普去青山镇去卖电子表是个失算的决定了。

    不过这事儿也不怪张广普,他也只是无心之失,他可能根本想不到几句闲话会惹出麻烦来。

    “是我供的货。”这个没必要否认了,卖电子表还没到被警察抓的程度没什么可害怕的。

    “以后齐广利的货我接了,你以后直接给我货行了。”话语是命令式的,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万峰皱起了眉头,这货以为他谁呀,这么霸道还以为这里是青山镇呀,好言好语说不定老子还能给你个笑脸,这架势我尿你。

    “这个不好吧,做人要有信用,我若是把货给了你岂不成了朝秦暮楚之人。”万峰平淡地说。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只要给我货行,而且我们现在没钱等卖出货再给钱,现在你跟我们去那货吧。”

    老子还没答应呢跟你们去拿货?还能要点碧莲不?

    “我想你们弄错了,青山镇我已经有代理人了,这货是不能再改变给别人的,你们可以回去了。”

    “不一个齐广利吗!他在青山算屁呀,你的货真的不给我们?”

    “当然,我看准谁是谁,不会改变的。”

    “小子,你是不知道我们八哥在青山的势力吧,没事儿去青山打听打听孙家。”孙离的人开始唱红脸。

    正因为知道你们的底细老子才不找你们,好找老子早找了,还用等到现在。

    “你们不用再费口舌了,我这人有一点是强,强种是我这种人,我说什么是什么。”说完万峰转身准备回教室。

    “那如果齐广利在青山待不下去了呢?”身后传来孙离阴测测的声音。

    “那也没你们什么事儿。”万峰头也不回地说道,脚步没有一点停留。

    “特么的遇到块茅坑里的石头。”

    孙离异常愤怒,凭他六哥在青山闯下的名声,这几年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社会他都是霸主级别的人物,哪里受过这样的气!

    “八哥,不如我们把这小子的腿打断?”

    孙离把手里的烟狠狠地扔掉:“他的腿不能打,他还得给我们供货,我们可以把齐广利的腿打断,他卖不了了这小子自然得找咱们,走回去。”

    万峰没有回教室而是直接去了办公室把周小叫了出来。

    原本他要利用这个机会请假,现在是不利用他也得请假了。

    从孙离的口气来分析他们回去是一定要找齐广利晦气的,凭这货将来连军人都敢动的二笔性格,齐广利确实有凶多吉少的危险。

    他必须给齐广利传个信让他小心点。

    周小很痛快地给了万峰假。

    让陈心放学的时候把他的书包背回去后,万峰离开了学校,一直跑下山跑回家骑出自己那辆自行车来到砖瓦厂。

    现在齐广利是张闲的下线,要通知齐广利当然要找张闲了,只有他知道到哪里能找到齐广利。

    万峰把张闲从车间里叫出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说了一气。

    “你马骑车到青山镇去给齐广利送信,让他千万注意,孙八可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千万别瞧不起这个人,我的车子你骑着。”

    从洼后这里到青山有两条路,一条是到孤山从国道,这是西路。

    另一条是走乡道,走大浦子下铺子经过沙岭子到青山,这是东路。

    孙离他们是走东路的,因为万峰看到他们从学校后面的路过去的。

    张闲也不废话骑车子奔着孤山去了。

    张闲走后万峰老有点心神不定的,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有点后悔让张闲自己去送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