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狗血剧情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只要孙森消失,威胁就会自动消失,那个什么昌哥的和他素不相识,应该不会再和他有什么

    但是用什么手段既不让自己的生活染上污点,又能让孙森永远消失或者消失一些年呢?

    经过几天的思考,万峰找来了张闲。

    “你明天到青山让齐广利和我师傅给我仔细查一下孙森和孙离的情况,越细致越好。还有,我记得孙森在青山还有个姘头,给我打听清楚他这个姘头的一切情况,主要看看孙森和这个女人还有没有联系。”

    张闲有点疑惑“你打听他们干什么?他们好像有半年多时间在青山都没有一点动静了。”

    表面上确实没有动静了,但是特么的老子差点着了他们的道儿。

    “暂时别问那么多,你去办就好,时间越快越好。”这事儿他没准备告诉张闲,这货要是知道还能不说给郝青听?郝青要是知道了几乎就等于全洼后的人都知道了。

    张闲再没说什么,回头就去完成万峰的布置去了。

    万峰布置这事情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五月中旬了。

    为了全面应对这件事儿,万峰干脆找人到县医院开了一个诊断书,以看病为由请了一个月的病假。

    他要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彻底把这件事儿处理完,否则他干什么都有牵挂。

    那温潭第一次拿货回去过了一个礼拜才来了第二次。

    这一次是他和他姐姐那温玉一起来的。

    回家听到万峰服装厂的情况后那温玉坐不住了,坚决要求来看一看。

    栾凤看到那温玉后竟然第一时间向万峰投来一种要咬人的目光。

    万峰郁闷了,麻痹的还能不能好好地玩耍了?

    她可比老子大了四岁了,你觉得老子会去勾引她?

    “那哥,上一批货卖的怎么样?”

    “卖得挺好,回去三四天就卖完了,我姐要是不跟着瞎凑热闹我昨天就过来了。”

    那温潭告诉万峰,第一批货给他们带来了一百多元的利润。

    “我和我姐还有我妈都忙活懵了,头一天就卖了四十多件。”

    这很正常,这样的事情万峰都经历过很多次了。

    那温玉重温了那天她妈和她弟弟的震惊,满眼的羡慕,拉着栾凤的手问这问那,还问能不能也到这里干活。

    这个栾凤可没敢第一时间答应,这有好几个原因第一个就是那温玉的家离这里太远了,她可不像二嫚她们,二嫚再怎么说是红崖人而那温玉是怀远县人。第二个原因就是那温玉和江敏一样是城镇户口,虽然现在处于待业状态,但万一怀远有了工作她人在这里耽误了机会呢?第三个原因就是那温玉太漂亮了,这让栾凤有点担心。

    万峰经过慎重考虑也没有同意那温玉留下来的请求,原因基本和栾凤的原因差不多,不过他没有第二条。

    虽然那温玉很失望,但最后还是跟着那温潭回去了。

    把那温玉姐弟两送走回到洼后后,万峰走进了鞋厂。

    鞋厂的准备工作已经进入尾声了,那些跟着梨房师傅学习的洼后妇女们已经基本掌握了普通胶鞋的制作。

    梨房的几个师傅根据万峰设计的鞋样重新修改了那些鞋模。

    今天是鞋厂设备第一次试车的日子,在梨房几位师傅亲自操作下,尘封了几个月的这些机器再吃运转了。

    万峰送完那温潭姐弟后回来走进鞋厂的时候,第一双新式的胶鞋已经下线了,这些工人正在轮流看这双样式新颖的帆布胶鞋。

    万峰接过一只鞋,仔细地看了鞋的里外面,粘合处。

    他还想穿上试试,但是鞋太大他穿不了,只好遗憾地把第一次的殊荣让给了张海。

    张海穿着这双鞋在车间里走了几个来回,赞不绝口。

    “穿着非常舒服,非常舒服。”

    其实这是心里作用,一双胶鞋有什么舒服可言。

    “这两天你们再试生产一些胶鞋出来,男式女式都生产一些出来,你们这些工人穿着试试,看看结实程度,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咱们六一就开业。”

    张海底气十足的宣布。

    胶鞋这玩意只要不开胶不断底就是合格产品,胶鞋厂六一开业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与胶鞋厂的产品顺利下线相比,机械厂这边就有点不顺当了。

    肖德祥他们的工作似乎出现了问题,后桥里的传动齿轮似乎有点不匹配,在空车运转时没有出现问题,但是在空车行驶的时候,后桥壳子就鼓了。

    后桥里的齿轮也因为故障出现了打齿的现象。

    肖德祥正在查找原因。

    机械实验出现一些故障在所难免,这个万峰没插手,他相信肖德祥他们能解决这个问题。

    五月二十号,张闲把青山那边的关于孙森的消息带了回来。

    “孙森年后出了几次门,前些日子还在外面待了好几天,最近几天他回到青山,始终没有露过面。”

    “孙离呢?”

    “孙离前些日子在东丹混,好像和镇安区一伙人有了矛盾,晚上被人用麻袋套头打了闷棍,好像变成了活死人,就是他还活着但什么也不知道了。”

    植物人!

    张闲还不知道植物人这个词,只能用活死人来代替了。

    这可是个好消息,一个植物人只要不醒过来就不构成威胁,这么说孙离的威胁自动的消失了!

    不过被麻袋套头打闷棍这事儿还是让万峰心里一凉,这事儿要加快进度,他可不想被人用麻袋套脑袋打闷棍,这招要不要用到孙森的身上?

    “接着说。”

    “孙森的那个姘头在青山东一个叫才家的村子住,叫余兰花,男人是上船的跑近海,一般出海两三个月回来一次。尽管孙森出事儿了,但是和这个女人的关系并没断,前天晚上他还到这个女人家去了。”

    “说说这个女人的男人。”

    “余兰花的男人叫安泰龙。”

    安泰龙?怎么听着像个棒子?

    “这个安泰龙平常爱喝酒,脾气比较暴躁,经常三句话不对付就和人吵起来,没结婚前在青山也是小有名气的人,他和孙森还是朋友。”

    呵呵,几十年经常出现的狗血的剧情竟然在八一年就被万峰遇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