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要不要再盖一栋房子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虽然洼后这地方比较偏僻,但义乌那地方不也交通不方便吗。

    那里也不通火车也没有工厂,资源匮乏知识素质也不高,但这些不利因素并不耽误它成为闻名中外的商品集散地,甚至在国际上都有极大的名声。

    其实不止义乌,就连闻名全国的汶州十大市场也都没有在繁华闹事,都是在一些偏远的犄角旮旯。

    还有全国一个有名的纺织品集散地宜山,所在的环境更是只能用崎岖来形容,那可是真的爬山涉水。

    因为这些偏僻地区,政府的干预力度才会相对较利于当时环境下的发展,不容易被取缔。

    待政府发现这些隐藏的集市的时候,它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要取缔已经不容易了。

    国内一些专家管这种情况叫边区效应。

    可见集散地这东西还真不能放到地带繁华的地区。

    既然这样别的地方行,洼后为什么就不行?

    就算做不到全国性质的,做北三省性质的完全可以吧!

    对,说干就干,让张海向公社打个报告,开集市。

    许是作证万峰开集市想法的正确性,除了这些卖鞋的人外,万峰竟然还看到一个摆摊卖瓜的。

    这不老梁头吗。

    老梁头在地上铺一条麻袋,上边整整齐齐地码着一小堆香瓜,他则在一个小马扎上正襟危坐,一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架势。

    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有瓜卖?

    万峰凑过去:“梁大爷,好久不见您老这身体好像越发结实了。”

    老梁头哈哈一笑,随手扔个瓜给万峰。

    万峰也不客气两手一拍把瓜拍碎就咔咔地吃起来,汁水糊了一脸。

    “好像好久没吃到您老的瓜了,还是您老的瓜是味儿,今年的瓜卖得怎么样?”

    “你小子今年也不给我卖瓜了,瓜都烂地里了呗。”

    万峰一愣:“不对呀,我以后是没功夫去卖你的瓜了,但我不是安排人卖你的瓜了吗?。”

    他知道自己今年不能卖瓜了,所以就把这门生意转给了梁万,今年联产承包后,队里的马车被梁万买去了,对卖瓜他也是轻车熟路,去年万峰的瓜可都是他拉到县城的。

    香瓜下来的时候正是农活大概除了趟地也没什么了,难道梁万没去卖瓜?

    “嘿嘿,我就是说说,放心!梁万都给我卖了,现在就剩些晚瓜了,我寻思着你们洼后现在比较有钱就跑这里来卖了。”

    洼后也就去年拉了点小钱,这就变成有钱了?

    “那您来的可不是时候了,你上午来呀,上午有外地人采购员,那些家伙才是有钱人。”

    “嘿嘿,我上午都来卖完一趟了。”

    原来人家才是有先见之明的。

    “梁大爷,如果洼后有个集市,您再卖东西是不是就方便多了。”

    老梁头立刻笑了:“那敢情好了,不过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咱们公社集市才开了几天,哪里轮到咱们开集市。”

    “那可不一定,谁说咱们不可以开集市的?”

    “要是洼后有集市还真方便多了。”

    这时张海从机械厂晃晃荡荡地走了出来。

    万峰和老梁头告别,几乎和张海同时走到队部的大楼下,两个人就坐在大楼前的台阶上。

    万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开集市?”张海吓了一跳,这货脑袋进水了?前两天刚说要低调,今天就特么张罗开集市。

    开集市怎么看都和低调没一点关系呀。

    “说说,你是怎么想到开集市的?”

    “我寻思等都联产承包后,社员们会在自己家的地里种出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这些东西自己消化不了的情况下必然要拿出来卖的,咱们提供一个场地,收点管理费,何乐而不为?”

    “给我说人话,少扯这些没用的。”

    又把我的话学去了,交专利了没有?

    万峰就把自己的设想不拉不拉不拉地说了一遍,共耗时三十五分钟。

    张海听往像木乃伊一样沉默了好几分钟。

    这回他是真的被吓得不轻,这家伙这都开始放眼全国了?

    这牛好像吹大发了。

    “你前两天可是说低调,这怎么两天没到黑就变了。”

    “我想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大不了被抓起来蹲两年,最多也就蹲两年了不起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发展就占得了先机,用两年时间换发展怎么算都不亏,现在是谁走在前面谁发财,话又说回来,万一什么事儿没有岂不是赚了。”

    张海不懂了,这货也不赌钱呀,怎么有一副赌鬼的心肝?

    “能发展起来吗?咱们这地方可不是什么交通便利的地方,离最近的国家公路也有五里地呢?”

    “这个和交通便利没什么联系,就咱们这样偏僻的地方才好发展,到时候咱们就是收管理费,一年也是笔很可观的收入。”

    一说到钱张海的眼睛就亮了:“你说好咱们就干,没什么可怕的,再坏有回到以前够了,也坏不到那里去了,我这就去公社打报告。”

    张海说走就走。

    “你骑我摩托去吧,那玩意快。”

    “对,以后你那玩意经常给我骑骑。”

    “骑没问题,你别骑沟里去就行。”

    “呸!没一句好话。”

    张海走了,万峰就独自坐在台阶上打量队部面前这趟沟。

    西沟里就以这条沟而得名。

    这是一条宽有一百米,度在六百米左右的山沟,山沟的东边是东岭,栾凤家就住在东岭下的沟头处。

    西面有一条小溪,过了小溪就是洼后西沟里的居民区,居民区后就是西岭,西岭那边就是山后队了。

    这条沟尽头就是南坡也叫南岭,砖瓦厂就在这山沟的尽头南坡下。

    这条山沟是一个三面环山的所在,沟里现在种着大豆和玉米,叶子已经枯黄,过不了几天就会被放倒。

    这条沟将来就是集市所在地,一但集市形成,那么东岭下估计就得店铺林立了。

    自己要不要在东岭先弄几块地皮?

    若真发展起来,这地皮将来可是值老鼻银子了。

    这么一看自己这房子好像盖亏了。

    那么要不要在东岭再盖一座厂房?

    万峰陷入了纠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