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卖糖葫芦的乐了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p;;nn&p;;

    栾凤哼着小曲回家了。

    万峰回身进屋从柜子里拿出四瓶酒,四个罐头,四条烟。

    通常都是八样礼万峰这预备了十二样。

    找个布袋把礼品装上后万峰倒在炕上躺了有十分钟,这才拎着布袋出门向村里走去。

    沿途有人和万峰打招呼:“外甥,这是去哪儿呀?”

    “去栾凤家。”

    “哈,终于往家里叫媳妇了,可是你这穿得也太随便了吧,穿着背心趿拉了拖鞋就去了?”

    忘了换衣服了,不过万峰也没打算回去换。

    “天天见面都熟悉没那么多讲究吧!”

    “也是,这样看着自然。”

    万峰就这么自然地进了栾凤家,他自己没当回事儿,但是栾凤不干了,一看万峰这穿得像下地干活似得,气得够呛。

    “啊?你这是叫我回家过节吗?你这是来叫我去铲地的架势。”

    万峰嘿嘿一笑:“可惜我家没地,要是有地还跑你了。”

    栾凤恨不得咬这货两口。

    栾凤妈从屋里出来了:“死丫头,哪那么多穷讲究,来万儿,别理她!有能耐她就别去。”

    栾凤当然有能耐,但是让她不去那几乎没可能。

    离端午节很远的时候她就惦记这事儿呢。

    万峰进屋把礼物包放下,还没等屁股热就被栾凤拉着上集市了。

    这里的人过端午节,但那些外地来的客户似乎没这习惯,集市上来自外地的客户一把一把的。

    “我要吃这个。”

    栾凤指着一个卖糖葫芦的说到。

    “买不了,你要是能从我身上找到叫钱的东西就买。”

    万峰浑身上下连个兜都没有,哪来的钱?

    敲诈不成栾凤只好自己掏钱买,这娘们也够狠的,她就买一支并且还故意在万峰面前嘚瑟。

    “你咋不吃呢?”

    万峰也气得够呛,跑到江军那里借了二十块钱买了十支糖葫芦手里攥着,打定注意不给栾凤一支。

    栾凤的脾气是哪能吃这样的亏,她也买了十支用手攥着。

    这两个货怄气把卖糖葫芦的乐得勾嘎的。

    于是,集市上出现了这么一幕欢乐的景象,一个美女两手各攥着五支糖葫芦,嘴里还叼着一支没吃完的。

    一个趿拉了拖鞋的男人一手攥着一把一手拿着一根旁若无人地在集市上溜达。

    花儿看到他们就无语了:“你们两个这是干啥呀?耍猴呀?”

    本来要给她两支糖葫芦的栾凤一听就把已经递出去的糖葫芦缩回来了,说什么也不给了。

    还是万峰分了三支糖葫芦给花儿。

    这回栾凤乐了手舞足蹈起来:“我比你多了,你现在少了。”

    万峰赶紧往边上靠了两步,故意抬头望天拿出一副我不认识她的样子。

    三晃两晃两人就晃荡到了楚国义的门市前。

    楚国义最近这一个月发了狠,不但弄到了五台缝纫机还招了好几个人,同时一狠心借钱买了一辆三轮车,来回骑自行车一个是慢再一个是自行车已经满足不了载货量的要求了。

    他的服装厂也采取了峰凤服装厂的流水线式作业,一天的产量终于过百了,如果算上加工裤子,一天也有一百几十件的产量了。

    现在楚国义正忙着把今天的尾货销出去,当万峰和栾凤走进来的时候,他正好把最后几件衣服打包给了一个商贩。

    “老楚,忙呢?”

    “忙完了,还是你们好呀,这都开始逛集市了。”

    “呵呵,我们可没你这么大的利心,我们是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钱又不是一天赚的。”

    “你们现在有资格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我现在还不行,最近拉了四五千饥荒,不拼命不行呀。”

    买缝纫机买三轮车加上进布匹,万峰觉得楚国义没有说谎。

    “这点饥荒你一个月就还上了,有啥担心的,赶紧回去给人家有婆家的姑娘放假吧。”

    “嘿嘿,我家的人就这样好,全是结婚的,没姑娘不用放假。”

    就算都是结过婚的,端午节就不放假了?赚钱不要命了。

    从楚国义的屋子出来,两个人又晃荡到了二区。

    这里就是那些工厂聚集的地方,不过此时很多门市都锁门了,这说明人家都回家过节去了。

    但是东丹轮胎厂的门市却还开着门,而且还有生意。

    打理这个门市的是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们平时住在一户人家里,没有住在旅饭店里。

    “李师傅,怎么没回去过节呀?你们厂子应该给你们放假呀!”万峰甩了两支烟过去。

    “小万老板,不瞒你说厂子是给我们假了,而且还报销回去的路费,但是我们没走。我们都是成家的人了,也不用往家叫媳妇啥的,留在这里兴许买一条两条轮胎呢,这不刚才我们就买了两条拖拉机斗胎,我们要是回去这两条胎的生意不就完了。”

    “过节是传统,不能为了卖钱就把传统丢了。”

    “唉!小万老板,我们厂子怎么回事儿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要不是有你们的订单我们现在估计就去要饭了,所以我们觉得现在能帮着厂里卖点东西就是帮助我们自己,厂子如果不行了我们岂不都不行了。”

    说的是这么个道理,不过厂子不行了也不代表你们就不行了,说不定厂子不行了你们被逼着做买卖还发财了呢。

    不过这话万峰就不能说了,这不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吗。

    这个门市总得来说在这里经营的还可以。

    附近几百里范围内的商贩们有不少都买了三轮车。

    半封闭的三轮车才两千五,一小时跑四十几公里还烧不了多少油,这对这些商贩进货什么的简直就是太方便了。

    所以从三轮车一出来,这些商贩就眼红了,有些就算没钱也借钱买一辆。

    唯一不好的是新车出厂的时候没有备胎。

    这对这些商贩来说缺少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

    不过虽然三轮车厂没有备胎但是却承诺如果他们自己买了备胎,机械厂仅仅以成本价出手车内圈并且给免费装胎。

    于是,轮胎厂的门市就这么有了生意。

    只要机械厂卖出一辆三轮车,他们就能卖一条备胎出去,到现在为止他们也卖了几十条车胎出去了。&p;;nn&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