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惩罚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p;;nn&p;;

    这白日扯蛋的事情万峰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干,那就得想办法跑出去。

    “对了,我想起来点事儿,走我带你去看点稀奇的东西。”

    万峰煞有其事地说道,然后不给栾凤反应的时间,拉起栾凤就往外跑。

    一口气跑到外面的土路上,然后不跑了。

    “你带我去看什么稀奇呀?”

    “你看这蓝蓝的天绿绿的草,还有小蚂蚁在欢快的舞蹈,这还不叫稀奇吗?”

    栾凤的脸都绿了:“合着你把我拽出来就看这个?”

    “外边的空气新鲜,多呼吸有益身体健康,来跟着我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早晨起来咱们来做运动,抖抖手呀抖抖脚呀请坐深呼吸”

    “咦,这歌挺好听的,怎么从来没听你唱过?”

    你看单细胞动物的思维就是这么简单,这样就转移了注意力。

    “咱们老在家憋着不利于身体健康,咱们到山上去采野花,看小溪流淌,到树林里去”

    “量体温!”

    万峰脚下一个趔趄,好像崴脚了。

    到树林里量体温?这是打算打野战呀?这女人脑瓜清奇呀,这都想到了?你就不怕被人家看见?

    “你一个女人家别老想那个行不?”

    “我还是觉得量体温好玩。”栾凤一点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万峰愤怒了:“麻痹的到冬天老子要是走了,你若是量上瘾了是不是打算找别人量呀?”

    栾凤眨着眼睛:“没这计划呀!你不在这儿我就不量,又不会死人。”

    你说不量我就信了,那玩意偷偷找别人量了我又不知道。

    看来今晚要给这娘们好好量量体温,一下子喂饱,胜得她整天胡思乱想的。

    两人还真的跑到山上去采野花,栾凤采了一大把野花,把自己弄得也像野花了。

    中午时候栾凤上灶做菜,蒸了一锅馒头,炒了个土豆丝,炒了盘鸡蛋。

    她知道万峰爱吃土豆丝。

    馒头得自母亲的真传蒸得不错,只是这菜万峰就没什么信心了,拿着筷子半天没敢下筷,生怕这看着不错的东西一筷子下去遗恨终生。

    栾凤做的菜他就吃过一次,自带恐怖片效果吃完了感觉全世界的都鬼影瞳瞳的。

    “你咋不吃菜呀,可好吃了。”栾凤老王婆卖瓜。

    拿出视死如归的精神万峰夹起一筷子土豆丝,排除万难地塞进嘴里。

    哎呀!这味道不对呀!

    栾凤竟然能炒出这样的土豆丝了?

    这娘们干什么都是粗线条的,今天这土豆丝炒的怎么这么细腻顺滑?而且这味道还有几分熟悉的韵味。

    万峰又夹了一块炒鸡蛋,软硬适中咸淡相应。

    “哼!还敢用老眼光看我,告诉你我在你家的时候可是跟你妈狠狠地学过做菜了,是不是有你妈的风格。”

    怪不得这菜的味道有这么大的变化,原来是老娘的徒弟。

    “去我家到现在这都快一年了,怎么从来没听说你做菜?”

    “我在家都做好几次了,后来不做了,那些馋猫一看我做菜都猛吃,我想来想去都不合算就再也不做了!”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隐情。

    还是自己老妈好,担心他儿子将来吃不饱,精心教导未来的儿媳妇做菜。

    有一个广告说得好: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

    万峰的牙没问题,胃口也没问题,现在菜也没问题了,于是,一不小心吃多了,吃完倒在炕上挺尸。

    栾凤把自己弄得像小女人一样而某人按摩肚子,嘴上说是有助于消化。

    这蛋扯的,老子是胃吃多了需要消化不是别的地方好不。

    “我说你家胃到叉巴拉那地方吗?咱要点脸行不?”

    “你是我男人,我在你面前要那么多脸干什么?这里又没别人。”

    这话说得万峰竟然无法反驳。

    下午,栾凤把万峰换下的衣服端到小溪边去洗衣服,万峰在家午睡,一觉睡到下午两点多钟,发现栾凤还没回来就走出家门。

    不远处的小溪边,几个妇女借着洗衣服的悠悠东家西家短的。

    这些女人就这样不好,没事儿就瞎扯,三扯两扯就扯出矛盾了。

    万峰回屋子去翻录录音带,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栾凤才回来。

    这女人在厨房里忙活的像一阵风似得,半个小时就端了四个菜上来。

    这速度让万峰的眼珠子差点飞出来。

    俗话说吃完饭一躺不半斤也四两。

    所以,万峰吃完饭就往炕上一躺打算不半斤也四两。

    最近他发现自己的个头又了不现在已经到一米六了,但是这体重却没是显著变化。

    这不正常,万峰可不希望自己向着豆芽菜的体型发展。

    万峰刚做好四两的准备,栾凤就腻了过来。

    “离我远一点,我对贱人过敏。”

    “你敢说我是贱人?你是不是不想混了?爱是永恒的,血是鲜红的,都说男人不打是不行的。”说完两只九阴白骨爪专门朝某人的要害部位招呼。

    这特么是谁教的?

    万峰飞快地缩到炕里,一看栾凤要爬上炕继续追杀,刷地就把背心脱下来像赶蚊子一样在面前组成铜墙铁壁,阻止栾凤上炕。

    “我发现你们这些男人脱衣服的速度贼快。”栾凤冲不破万峰的封锁,气哼哼地说道。

    “净瞎说。”

    “谁瞎说了,我还发现你们男人要是打架的时候就爱脱衣服,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这正常,如果打架的时候不脱衣服改脱裤子,你说这气氛是不是有点古怪。”

    栾凤被噎住了,谁说打架的时候脱裤子了?这货这是咋想的?

    人都是会改变的,尤其女人的变化更是显而易见的。

    今天晚上放被,栾凤也认为放两床被是浪费,因此就放了一床被,并且九点多钟就钻被窝里不停地骚扰旁边一本正经看电视的万峰。

    “别捣乱,我看电视呢!”

    “电视有什么意思,闭死,咱们说说话。”

    说话?你那是想说话吗。

    万峰不把电视机闭死,栾凤就不停地骚扰他。

    被惹的心里冒火的某人电视也不看了,决心好好惩罚一下这不听话的女人。

    于是,黑暗之中某女人被惩罚的发出痛苦的声音&p;;nn&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