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桃花朵朵开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nen>

    十月二号清晨,昨晚的疾风暴雨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阳光灿烂、万里无云。

    万峰起床的时候,母亲和张旋她们早起来了,弟弟妹妹都上学去了。

    吃过早饭,万峰从小屋里自己的箱子里拿出几样东西塞进书包里然后和张旋来到大门外,站在道边。

    那条从村中穿村而过的大道因为连队下大力气铺了厚厚的沙子,虽然昨夜大雨滂沱但路面还是保持的不错。

    “从你们连到思吉屯有多远?”

    “八里地。”

    “那咱们怎么到思吉屯?走着去?”

    万峰看白痴一样看着张旋:“能闭嘴当哑巴不?我这么大人物走着去思吉屯?有专车的。”

    不断有上职高的学生从连队的各个角落来到万峰家门前,当人都聚集齐了后,万峰嘴里的专车也就突突突地来了。

    没错,这台东方红28就是万峰所说的专车,从四十二拉学生跑一趟思吉屯万峰可是花了十大元的。

    四十二最高档的交通运输工具也就这玩意儿了。

    万峰当然是要坐驾驶楼。

    这地区因为气温极低的原因,所有的拖拉机都会自己制作一个非常宽大的驾驶楼,不为好看只为能多装人预备冬天利用。

    后世有一句话叫你永远不知道一辆五菱微面里会下来多少人。

    而在这里则是你不清楚一个拖拉机的驾驶楼里能坐多少人。

    四十二连连高一带高二十二三个学生,拖拉机的驾驶楼里坐了七个人,余下的都在车斗里。

    其实坐拖拉机的驾驶楼是很墩屁股的,但是因为昨夜下雨拖拉机的驱动轮是一定会沾上泥巴的,等出了大林子上了通向思吉屯的公里,驱动轮会把轮胎上沾得泥巴甩成天女散花,坐在车斗里的人是一定会遭到这些泥巴的亲吻的。

    所以就算是墩屁股万峰也的坐驾驶楼里。

    万峰坐驾驶楼张旋就一定也会跑驾驶楼里的,而且保证还挨着万峰,就像膏药一样。

    四十二连这段路因为连队大力休整还算平整,但是过了木匠铺到公路的路段就是大林子所属,这段路就惨不忍睹了,道路上都是高低不平的坑坑洼洼,拖拉机尽管跑得非常慢但依然东一头西一头的。

    拖拉机都这样了坐在里面的人会好到哪里,张旋的身体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往万峰的身上倒。

    万峰怕她脑袋磕到驾驶室上,还伸出左臂档在她脑袋和驾驶楼之间。

    这回张旋更是得把了,干脆就借着拖拉机左摇右晃靠在万峰怀里,驾驶楼里坐满了人挤挤也就那么地了,但是你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儿?

    聪明的人也会有傻的时候。

    拖拉机终于上了公路,总算不用受张旋的压迫了。

    到了公路上拖拉机的速度就起来了,十几分钟后就到了思吉屯码头。

    在别人都下车的时候张旋竟然坐着不动,万峰档在她脑袋和车棚之间的手在她脑袋上扒拉了一下:“坐车坐傻了?下车!”

    “啊,这就下车了?我还没坐够呢!”

    万峰非常想一脚把她踹下去。

    你靠在老子怀里还靠上瘾了!

    下车后万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车坐得简直别扭完了。

    四十二连的学生是到的最早的,码头上除了他们外别的连队的学生还没到。

    这应该是今年最后一次坐船了,到月底还不知道封不封江。

    正常情况下十月底江面就应该结冰了,如果结冰不严重还有通船的可能,若是气温过低结冰严重月底就不能通船了。

    李广银歪戴着个帽子和两个小子横着就走过来了。

    万峰皱着眉头看着他:“不是都告诉你低调点吗,怎么还这比样?”

    李广银嘿嘿一笑:“兄弟,现在都过了一个多月,风过了吧!”

    “过个屁,最低也得紧张三个月,现在才三分之一,不到过年就别想松口气,把帽子里垫的东西拿出来,别让人家一看你就不像好人。”

    “别呀,我好不容易才垫板正的。”

    现在都准备开始穿喇叭裤了,你这还垫高帽,真没出息。

    一辆解放来到了江边,这是三分场场部派了一辆解放,把三分场上高中的学生都拉到思吉屯来了。

    当这些学生从解放上跳下来的时候万峰意外地看到了郭武。

    万峰邹了一下眉头对王东说道:“去把郭武叫过来。”

    王东直接对郭武喊了一嗓子:“郭武,过来!”

    郭武看到万峰脸色一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郭武,我不是告诉你放假开学不许走思吉屯吗,你是不是以为我的话是假的,看到没有这是我思吉屯的兄弟,信不信我让他把你扔江里去洗澡。”说话的同时万峰拍拍李广银的肩膀。

    李广银一听有这事儿,立刻来了精神:“兄弟,怎么回事儿,有人在你们学校欺负你?都谁?你指出来我保证把他粑粑打出来!”

    郭武愁眉苦脸:“大哥,我认错行不?”

    郭武是个聪明人,他想明白了,如果不能在学校里和万峰搞好关系,未来三年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万峰呵地笑了:“认错,真心的还是光用嘴说说?”

    “当然是真心的,以后大哥你叫我干什么你只要出声就行,我保证不能让你失望。”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是不能容人的人,以前的恩怨从这一刻起就一笔勾销了,以后大家还是同学至于能不能成兄弟以后再说。”

    郭武长长地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他以后算是平安了。

    “对了,臧韵丽前两天还打听你来着。”

    “她?打听我干什么?”

    “她昨天去林吉了,她大爷家在林吉住好像给她找了个活儿干,她去干活去了。”

    八三年到外地打工的人不是没有但并不多,臧韵丽能出去打工还是很了不起的。

    “兄弟,你很了不起呀,臧韵丽在我们思吉屯可是眼睛比天都高,谁都瞧不上的,可是怎么就对你…”

    “没话说了吗?说这些没用滴。”

    李广银扫了一眼万峰身边的张旋,心说这兄弟的桃花是不是开得旺了点?就不怕被桃花呛死?

    想到这里李广银猥琐地嘿嘿笑了起来。</n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