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 故土难离

作品:《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奶奶,再过两年我们全家就从龙江回北辽了,到时候我把您和我老叔老婶他们都弄到红崖去享福好不好?”

    当看到奶奶家的生活如此清贫,万峰下了把老叔一家全弄到红崖去的想法。

    跨省搬迁比较困难他没那么大的能量,但是本省的搬迁就容易多了,而且同为农业社,他认为这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傻孩子,奶奶眼望奔七十的人了,也没几天活头了,老话说得好:故土难离,奶奶生于这里当然将来也要葬在这里,哪里也不想去了。”

    “说啥呀!奶奶你最少还能活三十年,还有很多福没享过呢,红崖那里发展的可好了,明年夏天我放暑假的时候先带你过去看看。”

    上一世奶奶卒于八十五岁那一年,万峰说奶奶能活三十年那是胡说八道,但再活二十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奶奶这把老骨头已经禁不起折腾了,只要你们过好了奶奶也就安心了。”说到此处奶奶擦了一下眼角。

    奶奶有男女子女六人,三男三女。

    三个儿子两个在龙江眼前就剩一个小儿子。

    三个女儿更是天南海北,一个在齐齐哈尔,一个在内门省还有一个即便留在北辽也是遥远的辽西。

    万峰的大爷和大姑同在齐齐哈尔,也是多少年才能回来一趟。

    奶奶这一辈子吃过的苦重生后的万峰非常的理解。

    对多少年都见不到一面子女的思念就足以让她生出一头白发。

    万峰不可能把她的所有子女都收拢在她老人家身边,但是自己将来在奶奶身边尽孝的事情他还是能做到的。

    因为多了四个人,奶奶重新合面又多贴了一圈饼子。

    辽北和辽南也是以玉米为主食,玉米饼子是当时的标准配置。

    “咱家就这条件了,也没什么好吃的,你的朋友来了只能抱歉了。”

    “奶奶,我们平时也是饼子就白菜的,都是农村人您不必有什么揪心的。”万峰安慰过意不去的奶奶。

    大门外响起几声自行车的铃声,一辆半新的自行车在院门口停了下来。

    骑车的男人下了车停在门前。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中年妇女跳下车推开院门。

    男人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

    这是一个看年龄在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戴着一顶蓝色的棉帽,穿着半截子棉袄,模样和万峰的父亲也有三四分的想象。

    “你老叔和你老婶回来了。”

    奶奶说这话的时候万峰已经出了屋子,对着进院子的男人露出了温暖的笑容:“老叔老婶,您们回来了!”

    万水明对自己家里猛地出现个青年一脸蒙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万峰:“你是…”

    “老叔,我是您侄子万峰。”

    万水明右手对着万峰点着却没有说话,似乎在回忆。

    “你是小峰?我想想我想想,你上次来是什么时候?好像有十五六年了吧,想不到呀现在都这么高了?”

    万水明没有一点质疑,他们万家人遗传基因比较强大,不论男女面相上都有几分相似。

    他一看到万峰就几乎确定对方是万家的人。

    上一次万峰来的时候,万水明还是个二十多岁的中二青年,也没结婚。

    一转眼白驹过隙、沧海桑田,他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而那个当年什么事儿不懂的淘气孩子已经变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啥时候来的?”

    “刚到没超过半个小时。”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知道地址,一路打听来的。”

    “唉!看到你们成长,我现在感觉自己真的开始变老了。”万水明感叹。

    三十多岁就老了?

    万水明把自行车立在墙边。

    “老婶好!”万峰恭恭敬敬地对随万水明进院子的女人问好。

    老婶也是三十多岁的年纪,年轻的时候还是有几分姿色的,现在看着也不丑,只不过生活的风霜让她有点显老。

    老婶对万峰的态度非常的和善。

    “是大哥家的老大?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是二哥家老大。”万水明纠正妻子的错误。

    “小峰是吧,屋里坐屋里坐,我去做饭。”老婶挽起袖子就和奶奶一起做饭,而万水明则拉着万峰进屋,一进屋又吃了一惊。

    屋子里的炕上坐了三个青年,在他们进屋的时候三人都站了起来。

    万水明疑惑地看着万峰。

    “这是我老叔,这三位是我朋友,这位是李涌,你得管我老叔叫哥。”

    李涌没有万水明岁数大,叫哥没问题。

    “万哥您好。”虽然李涌只是体育老师,但起码的礼节还是懂的,热情地和万水明握手。

    “这位是何萧,这位是李明斗,我兄弟,你们就得管我老叔叫叔了。”介绍完李涌,万峰又介绍何萧和李明斗。

    何萧和李明斗不能握手但是恭恭敬敬同声说:“万叔好!”

    “好好,坐坐,别客气,我家像狗窝一样大家别嫌弃。”

    这时万水明才看到炕头堆了一炕的礼物。

    “老侄,不是老叔批评你,老叔这儿就和你自己家一样,你带这么多礼物这不显得生分吗!”

    万峰只是笑,挨着万水明坐下和万水明聊天。

    通过聊天得知万水明家里承包了十几亩地,一年能有了百把十的收入,大队有个草帘子作坊,通过关系两口子在这作坊里干活,两个人一个月有十几块钱的收入。

    “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以前干一年经常就拿个口粮回来,现在种地只要年景差不多起码一年还能剩个百八的,我和你老婶在草帘子厂一年还能拿个百八的回来,现在的生活算是有奔头了。”

    一年二百多元的收入就让老叔感到满足,这让万峰心里发酸。

    “老叔,有没有想过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发展?”

    “离开?”万水明摇头。

    “老叔一辈子就生活在这里,几乎没离开过,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长图县城了,怎么离开?”

    “我可以把你们调到条件比较好的地方去。”

    万水明沉思半晌又摇摇头:“离不开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老叔在这里生活惯了,再说祖坟都在这里不能离开。”

    故土难离,外面的世界再好也不如家乡的山水,这是华国人传承千年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