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惨烈战斗

作品:《重生之三国神话纪元

    “组织人手将攻城器械全部用上,还有攀云梯等都交给散人玩家,鼓励他们进行攻城。”

    “我们的攻城器械也不多,交给散人的话,能突破城墙吗?”旁边一男子质疑道。

    “当然攻不破,就算再来十倍的器械也难以突破,但是那又如何,我们有几千万的散人玩家,就是用他们给我们做垫脚石的,我就不信几十万,甚至是几百万的玩家尸体堆在城下,还不是有一条大道可以冲上城池。”霸绝天下冷血说道,没有一丝感情,不仅利用玩家攻城,虽然用人海战术攻下牺牲的人数会不少,但按霸绝公会的想法,那死亡的人数会翻了几倍,完完全全是利用散人玩家。

    其他几人也想到了,但也没有多说话,毕竟那是散人玩家,死再多也不关乎他们的利益。

    众多的异人顶着永安城内射下的箭雨慢慢的逼城墙,漫天箭雨下带走了一片片的生命,留下落地的尸横遍野,后面的异人接着冲锋前进,没有去顾及倒下的人,哪怕只是受伤倒在地上也被后面的人直接踩踏而过,顿时战场上喊叫声,惨叫声不绝于耳。但人们都已经被战场上的鲜血刺激的失去了理智,只知道向前冲向前冲。

    梵林在城墙上看着连绵不断的异人倒在地上,又有无数的异人冲到前面,心中不由的发出一丝感叹,这是面对国外敌人能有这么强的斗志该有多好啊,也不由的对自己做法起了质疑,难道自己做错了吗。不过随后就打消了,这事间很多没有对错,只有利益的相争,虽然这些散人并不是为了利益,但他们却变成别人手中的武器为其争取利益,也怪不得了别人。

    战争是全面的爆发,形成了两个圆圈,一个是外围不断前进的异人联军,一个是永安城内防守的梵林军,无数的敌军对着永安城墙进行着猛烈的攻击。

    “轰隆隆。。。”梵林抬头看起了天空,不知是不是上天因为这场战争的残酷而哭泣,雷鸣声响声过后,一阵淅沥淅沥的大雨降了下来,瓢盆大雨配合着战场上的厮吼声合成了一曲战争交响乐。浩大的声势,形成了异常壮观的场面。

    这就是大规模战争的威力和惨烈。一场交锋之后,倒在战场的的人数可以比拼一些二流公会的人数了,遍地尸野。

    很快异人阵营冲破了箭雨阵线,来到了城墙下用攀云梯不断的向上爬,原本十数米的的护城河已经被填平,不知道里面多少是土木巨石还是血肉,根本无法分得清,但可以肯定是异人至少损失了数十万人损失才填平的。

    梵林军上的士兵有一半都放弃了弓箭,拿起了身边的刀枪剑武器,准备着跟异人联军进行近距离战斗。但是更多的异人在爬到一半的时候被巨石或者滚木砸下,看来霸绝公会对此战了解颇深,只能用人海慢慢的堆积出一条路来才有可能冲上城墙。

    城墙处就像是一个巨型的人肉搅拌机,不停的夺去生命留下一地的残骸。

    梵林站在城墙上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幕的发生,他和青龙御林军现在都没有参战,现在才是一场大规模战争的刚刚开始,等到城墙被异人阵营突破才是他上场的时刻,现在还不到时候。

    “主公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战争场面吗,这也是我的第一次。”郭嘉站在梵林的身边问道,嘴角还带着一丝丝的微笑,不知道他的心理素质是多么的强大。

    “第一次吗?”梵林喃喃道,如果不算前世,那确实是第一次,前世的梵林也看到过黄巾和朝廷阵营最后一战的决战,那一刻才是惨烈,比此次战斗还要巨大,虽然自己那是只是远远的观望,但那种场景见一次都终身难忘。

    “说是第一次也算,但不会是最后一次。”梵林好像有些被郭嘉感染到,放松的说道。

    梵林手中取出一把金灿灿的弓箭,对着一个即将冲上城墙顶部的异人射去,被击中的异人被射中了脖子,顿时一命呜呼,从数十米高的城墙上掉落下去,与城下的土地融为一体。

    战争就是如此的残酷,没有对错,只有你死我活,看着身上的功勋每一刻都是疯狂的上涨着,梵林心中也是越发的开心,嘴角慢慢露出了笑容。旁边的郭嘉还以为他是射杀了一个异人而感到高兴呢。

    永安城,战争已经是经历了一天一夜,战场上的声音也比刚开始小了很多,只有刀剑碰撞声,巨石击中城墙声,甚至双方军队彼此砍中身体也没有发出一道叫声,仿佛所有人都变成机器般,只有麻木的前进与重复着挥砍的动作。

    天空上的大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歇的,一道道阳光洒落在战场上,金黄一片,却是让人生不出一点情绪。

    “浇火油,放火箭。”郭嘉也是一天一夜的不停歇的发布着每一条军令,整个永安城的战场都需要他一个人来统一安排指挥,还要保持高度的集中与快速的颁发命令,可以看到他眼中也是布满了丝丝的血红,说话也是言简意赅。

    命令一出顿时城墙内顿时有士兵将一桶桶的火油运上城墙上,直接打开桶口,直接将一整桶的火油砸下城楼下去,城墙早已被得坑坑洼洼,甚至不少地方还插着兵器在上面。哪里是再厚再强的城墙也变得面目全非。

    “点火。”顿时永安城墙处燃起了雄雄的大火,一直向外漫延,宽度达到了数十米,长度是整个永安城的城墙,将永安城团团包围住,梵林也站城墙上看着大火燃烧起来,甚至城墙上也受到大火的侵袭。

    梵林看到火势将要烧到他的身边,赶紧下令让所有的撤离城墙,士兵们都收到命令退下了城墙上,此时有刚才还是两方阵营不断争抢的阵地变得空无一人。

    双方阵营士兵都盯着这团大火,好像是一道不可跨过的天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