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麒麟印玺(第1/5章,求推荐票)

作品:《重生之三国神话纪元

    “那就多谢王爷了,此次我们筹集的物资就当做您高升林武王的贺礼,也希望以后相见,王爷能给我们留点情面”曹操看着梵林说道,虽然不甘,但是已经决定的事情单靠他一个人无力回天,还不如向梵林讨一个承诺,虽然未必有用,但也总比没有好。

    “当然,当然,我一定记住诸位的。”梵林已经得到了便宜,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物资还没有正式到手,稍稍给个情面还是可以的。“哦对了,我就快要回益州,到时你们把物资都送到永安城中,就劳烦各位了”

    “。。。”

    之后梵林和他们商谈了一些对于天下局势的见解,大都是各个诸侯间的交流,有时还因为一处城市的归属,使得两个诸侯间争得难分难解,让梵林给他们做主,不过梵林都是一笑而过,才不会过多的参与他们的争夺,巴不得吵得他们更加激烈呢。

    “王爷,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袁绍曹操等人起身说道。

    他们来到王府的时间已经不短了,而且看到梵林对他们讨论的话题意兴阑珊,倒也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念头。

    “好啊,你们下去吧,记得物资哦”梵林看着袁绍等人说道。

    终于是结束了,梵林自己家的领地军事等事情都不怎么去管理,在这里听了他们半天的喋喋不休的争吵,已经是非常给他们面子了,要不是看着他们都是给自己送物资的“大财主”的面子上。

    梵林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正准备去房间休息的时候。

    “主公,外面有人求见,自称是异人十大公会。”一名青龙御林军士兵走进来,看见梵林恭敬的说道。

    “还来。。。”梵林有点不耐烦了。

    “我今天已经非常累了,让他们明天再来。”

    “是”

    梵林看着青龙御林军士兵慢慢远去。

    这异人势力估计也是来探探他口风的,毕竟梵林现在是天下名副其实的第一诸侯,连各个诸侯势力,何进这样的皇亲国戚手握重权的大将军都要看他的脸色,更何况是才刚刚在这世界中有一立脚之地的异人。

    “主公。。。”

    “不是说过了不见吗?”梵林对着又走进来的士兵说道。

    “主公,我已经跟门外异人说过了,他们已经离开,不过这次是皇宫内的常侍张让前来,他说手上有您感兴趣的宝物,所以让我来通报您”青龙御林军士兵一一道来。

    “哦,我感兴趣的宝物。。。”梵林想了想,以他现在的地位与实力,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带他进来吧。”梵林再次回到了他的座位上,拿起桌上的茶喝了起来,茶水确是已经冷了。

    “王爷好。”张让一进来就毕恭毕敬的对梵林行礼。

    “嗯,找我何事,又有何物能让我感兴趣”梵林看着站着的张让说道,也没有邀请他坐下,现在的张让虽然也是小皇帝身边的人,但是有着何进的制约,权利大幅度的削减了。

    “王爷,我此次前来主要是想向王爷求一个承诺。”张让诚恳的看着梵林,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

    “只要王爷能够承诺保我一命,并让我安享晚年,不求荣华富贵,只要让我平平安安度过下半生就可以。”

    “哦,先说说你能作为交换的东西吧”梵林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茶杯,一手放在桌子上敲打着桌子,看向了张让说道。

    张让现在跟何进的矛盾日益加深,可以说是处于水深火热当中,处境非常的艰难,特别是何进多次向小皇帝提出要赐死张让等十常侍,幸好之前与何太后的私底下交易,何太后阻止了何进的行为,才能保住张让的人头。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张让和何进之间总会有一个决断,不是你死就是他亡。当然要张让现在放弃一切归隐田园他也无法办到,多年身居高位,已经慢慢习惯了权利带来的种种享受,权利的欲望让他冒险也要一搏。

    但是张让也并不是对自己的生命完全不在乎,不管最后如何,他都要先为自己找一条活路,而这天下能够在小皇帝与何进的手中保住他的,只有掌握益州的林武王一人。其他诸侯要么还没有成长起来,或者现在的地位比张让还低。

    “王爷,请恕我冒昧,您先答应我的要求,东西保证您满意,如果您不满意的话,就当我没有来过如何?”张让看着梵林坚定的说道。

    “哦”

    看来这东西肯定是非常珍贵,甚至是非常重要的物品。

    “你就这么自信吗?”

    梵林反问道,手指敲击桌子的声音越加响亮。

    “王爷,一定不会让您失望”张让看向梵林眼神坚定,斩钉截铁道。

    “行,我答应你,只要你投靠我,保证保你一命。”梵林想了一会,对着张让说道。

    虽然不知道这会对未来有什么影响,但是保住张让一命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谢谢王爷。”张让的表情终于不再那么凝重,放松的说道。“王爷果然英明,您先看看宝物。”

    张让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件物品,对于张让有储物戒指梵林并不感到惊奇,要是没有才是奇怪呢。

    梵林拿着张让递过来的宝物。

    一枚印玺。

    梵林一只手刚刚好握住,上一部分是雕刻着一只麒麟,浑身透着闪闪的光芒,这个印玺全都是玉石制成,不知是何等材质的玉石,最吸引梵林的是印玺下面竟是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这是。。。”梵林看向了张让。

    “王爷,这是麒麟印玺,虽然不同于传国玉玺,但是却具有建立国家的功能”张让看到梵林第一次漏出惊讶的表情,非常的满意。

    “建国”梵林握着麒麟印玺的手不由紧了一些。

    “行,这东西我非常的满意。”梵林收起了麒麟印玺,对着张让说道。

    “谢谢王爷,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张让脸上也露出笑容,眼里确是泛着冷光。

    梵林看着张让眼神中闪过的冷光,知道不是针对他的,至于张让在想什么梵林也能大概猜到一些,不由的对何进的未来担忧,当一个人被逼上绝路的时候绝对会疯狂,当一个人疯狂的时候,发现还有活路,那会更加疯狂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