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已经修改好

作品:《重生七十年代绣娘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曹明耀看了女儿好几眼,“凤儿长高了也懂事了。”

    “可不是嘛你不在,女儿可是帮了大忙要不是她,我怕是顶不住。”尹招娣感慨万千原以为这次丈夫被抓她会像上次那样惶惶不可终日,却不想女儿突然间长大,成了她的半个主心骨。

    曹明耀摸摸女儿的头,满脸的慈父之爱。

    曹玉凤却头皮发麻,本来她已经适应了与曹明耀的相处可是他被关了两年,又与他生疏了。

    曹明耀道:“我听你妈说你一直考第一,这很好,不过不能骄傲以后的路还长。可惜咱们家没有门路,没办法托人推荐你上大学顶多供你到高中。唉是爸爸没能耐。”

    曹明耀的脸色有了几分昏暗,这一直是他耿耿于怀的地方。当年他没有机会上大学女儿也要走自己的老路。

    “爸你别这样说以后谁也不说不准会变成什么样咱家现在已经摘掉了地主的帽子,你也要重新当老师,说不定以后上大学不用推荐呢。”曹玉凤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天真,曹明耀可没有尹招娣好骗,让他起疑心就不好了。

    曹明耀笑起来,“说的也是,是爸爸死心眼,还没有你看得通透,果然是长大了。”

    “好了,别只顾着说,快吃饭。”尹招娣打断父女俩的话,给曹明耀夹菜,“这鬼子姜是凤儿前些天腌的,又脆又好吃,你尝尝。”

    曹明耀夹起来吃,夸女儿腌的好吃,又问院子里的小树苗是什么。

    尹招娣笑着说:“是凤儿种的梅花树,还给娘的院子里种了好几棵。”

    “娘最喜欢梅花,我记得小时候,院子里种了好些梅花,有白有红,到了冬天特别好看。可惜,那处宅院被充公,当了村委会。”

    你是地主,人人喊打,自然不能住在全村最大的一处宅院里,把他们轰到了全村最破的房子里,四处漏风,房顶塌了大半。当时又是冬天,冷的要命,一家人只能像动物一样,挤在一起取暖。

    那段日子是留在曹明耀心底深处最阴暗的记忆,他从来都不敢去回忆。

    今日这样一提,心里还是堵得难受,笔挺的身子塌了下来。

    尹招娣最是了解曹明耀,他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都能读懂,她立刻起身,从橱柜里拿出一瓶酒,一个酒盅,给曹明耀倒满,“喝点酒吧。”

    曹明耀感激妻子的善解人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外形变回了初见她时的模样,每次看她,曹明耀都会多看一会儿。

    尹招娣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站起来说:“我去炒个鸡蛋给你下酒。”

    “好。”曹明耀浅斟慢饮,跟曹玉凤聊一些学习上的事。曹玉凤想起了彭俊贤,跟他说,他不在的日子里,彭俊贤对她的照顾。

    “彭俊贤是我最得意的学生,这孩子无论学业还是人品都没得挑。”他看女儿,若是能跟彭家成为亲家,那真是相当不错。他信得过彭俊贤,彭家的家境也不错。

    借着酒劲,曹明耀问女儿,觉得彭俊贤怎么样。

    曹玉凤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掰着手指头,说:“他很好啊,学习好,体育好,还肯帮助人。玉兰问他问题,他都耐心解答。”

    “除了这些还有吗?”

    曹明耀的眼神灼灼,等着她的话。曹玉凤猛然明白过来,曹明耀是在给她盘算亲事,不免觉得尴尬,她确实喜欢彭俊贤身上的书卷气,可是想到要跟他结婚心里就别扭。

    她装出懵懂的样子,歪着脑袋想,“还有力气大,俊萍说给他算一个大人的工分。”

    曹明耀呵呵地笑,他是不是有些心急,女儿才10岁,谈论这些还太早。

    “好了,不说他了。我听你妈说,你们做绣活赚钱了,你具体跟我说说都是怎么做的。”

    曹玉凤一通讲,从姜美玲怎么找上门,到姜凯夫妻被抓,以及她和尹招娣在其中的态度。

    曹明耀一直在听,没有插一句话,待她说完,肯定道:“你和你妈做的对,我们和姜家在处境上是一样的,不该在人家落难的时候,踩上一脚。你要记住,人要保持最大的善意,才能无愧于心。”

    尹招娣端着炒鸡蛋进来,黄橙橙的鸡蛋上散落着几粒蒜瓣,大蒜很好的催出了鸡蛋里的香味。

    她把家里的鸡蛋都炒上了,满满一大盘。

    听到曹明耀对她和女儿的赞许,尹招娣抿着嘴笑,现在的她,被幸福包围着,女儿、丈夫,是她生活的依托,现在他们坐在一起,谈论着往事。

    尹招娣把炒鸡蛋放在曹明耀跟前,曹明耀往桌子中间推了推,“你们也吃,别只顾着我。”

    两年来一家三口再次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说着分开的这些日子,彼此间发生的事。

    宋淑珍死了,惠芹进门了,美玲妈疯了,白世伟有了女人……这些,尹招娣在探望曹明耀的时候大概说过,只是说得不够详细,曹明耀看了女儿好几眼,“凤儿长高了,也懂事了。”

    “可不是嘛,你不在,女儿可是帮了大忙,要不是她,我怕是顶不住。”尹招娣感慨万千,原以为这次丈夫被抓,她会像上次那样惶惶不可终日,却不想女儿突然间长大,成了她的半个主心骨。

    曹明耀摸摸女儿的头,满脸的慈父之爱。

    曹玉凤却头皮发麻,本来她已经适应了与曹明耀的相处,可是他被关了两年,又与他生疏了。

    曹明耀道:“我听你妈说你一直考第一,这很好,不过不能骄傲,以后的路还长。可惜咱们家没有门路,没办法托人推荐你上大学,顶多供你到高中。唉,是爸爸没能耐。”

    曹明耀的脸色有了几分昏暗,这一直是他耿耿于怀的地方。当年他没有机会上大学,女儿也要走自己的老路。

    “爸,你别这样说,以后谁也不说不准会变成什么样,咱家现在已经摘掉了地主的帽子,你也要重新当老师,说不定以后上大学不用推荐呢。”曹玉凤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天真,曹明耀可没有尹招娣好骗,让他起疑心就不好了。

    曹明耀笑起来,“说的也是,是爸爸死心眼,还没有你看得通透,果然是长大了。”

    “好了,别只顾着说,快吃饭。”尹招娣打断父女俩的话,给曹明耀夹菜,“这鬼子姜是凤儿前些天腌的,又脆又好吃,你尝尝。”

    曹明耀夹起来吃,夸女儿腌的好吃,又问院子里的小树苗是什么。

    尹招娣笑着说:“是凤儿种的梅花树,还给娘的院子里种了好几棵。”

    “娘最喜欢梅花,我记得小时候,院子里种了好些梅花,有白有红,到了冬天特别好看。可惜,那处宅院被充公,当了村委会。”

    你是地主,人人喊打,自然不能住在全村最大的一处宅院里,把他们轰到了全村最破的房子里,四处漏风,房顶塌了大半。当时又是冬天,冷的要命,一家人只能像动物一样,挤在一起取暖。

    那段日子是留在曹明耀心底深处最阴暗的记忆,他从来都不敢去回忆。

    今日这样一提,心里还是堵得难受,笔挺的身子塌了下来。

    尹招娣最是了解曹明耀,他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都能读懂,她立刻起身,从橱柜里拿出一瓶酒,一个酒盅,给曹明耀倒满,“喝点酒吧。”

    曹明耀感激妻子的善解人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外形变回了初见她时的模样,每次看她,曹明耀都会多看一会儿。

    尹招娣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站起来说:“我去炒个鸡蛋给你下酒。”

    “好。”曹明耀浅斟慢饮,跟曹玉凤聊一些学习上的事。曹玉凤想起了彭俊贤,跟他说,他不在的日子里,彭俊贤对她的照顾。

    “彭俊贤是我最得意的学生,这孩子无论学业还是人品都没得挑。”他看女儿,若是能跟彭家成为亲家,那真是相当不错。他信得过彭俊贤,彭家的家境也不错。

    借着酒劲,曹明耀问女儿,觉得彭俊贤怎么样。

    曹玉凤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掰着手指头,说:“他很好啊,学习好,体育好,还肯帮助人。玉兰问他问题,他都耐心解答。”

    “除了这些还有吗?”

    曹明耀的眼神灼灼,等着她的话。曹玉凤猛然明白过来,曹明耀是在给她盘算亲事,不免觉得尴尬,她确实喜欢彭俊贤身上的书卷气,可是想到要跟他结婚心里就别扭。

    她装出懵懂的样子,歪着脑袋想,“还有力气大,俊萍说给他算一个大人的工分。”

    曹明耀呵呵地笑,他是不是有些心急,女儿才10岁,谈论这些还太早。

    “好了,不说他了。我听你妈说,你们做绣活赚钱了,你具体跟我说说都是怎么做的。”

    曹玉凤一通讲,从姜美玲怎么找上门,到姜凯夫妻被抓,以及她和尹招娣在其中的态度。

    曹明耀一直在听,没有插一句话,待她说完,肯定道:“你和你妈做的对,我们和姜家在处境上是一样的,不该在人家落难的时候,踩上一脚。你要记住,人要保持最大的善意,才能无愧于心。”

    尹招娣端着炒鸡蛋进来,黄橙橙的鸡蛋上散落着几粒蒜瓣,大蒜很好的催出了鸡蛋里的香味。

    她把家里的鸡蛋都炒上了,满满一大盘。

    听到曹明耀对她和女儿的赞许,尹招娣抿着嘴笑,现在的她,被幸福包围着,女儿、丈夫,是她生活的依托,现在他们坐在一起,谈论着往事。

    尹招娣把炒鸡蛋放在曹明耀跟前,曹明耀往桌子中间推了推,“你们也吃,别只顾着我。”

    两年年来一家三口再次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说着分开的这些日子,彼此间发生的事。

    宋淑珍死了,惠芹进门了,美玲妈疯了,白世伟有了女人……这些,尹招娣在探望曹明耀的时候大概说过,只是说得不够详细,再次说起来,每个人心中都有物是人非的感觉。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曹玉凤抢着洗碗,留给父母独处的时间。

    曹明耀回来,曹玉凤就不能再跟尹招娣睡在一起了。

    另外一间卧室,多日不住人,又冷又潮。趁着她洗碗,尹招娣先生着了炉子,又抱柴火烧炕,把炕烘干,顺便烧了一大锅水,灌了两个输液瓶,塞到曹玉凤的被子里暖被窝。剩下的水除了她和曹玉凤洗脚的,都给曹明耀洗澡。

    曹玉凤把自己的东西搬过去,整理好后,关上门,写作业。

    尹招娣和曹明耀一直在低声说话,曹玉凤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停,她听着说话声,心里莫名地安定,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被开门声吵醒。

    曹玉凤拥着被子坐起来,见是曹明耀出去了,又躺回去,赖了一会儿床才起来。

    尹招娣也起了,正在烧饭。罕见地穿了件新衣,只是衣服有些肥大。她见女儿看自己,脸猛地红了,“这是你爸爸买给我的,他不知道我瘦了,买的有些大了。”

    曹玉凤笑,“可以改小一点儿。”

    “我怕我又胖。”

    “不会的,你每天干那么多的活,胖不了的。”

    “那我回头改改。对了,你爸爸买了苹果,放在橱柜里,你自己拿了吃。”

    “吃完饭再吃吧。”大早清,天气又冷,曹玉凤不想吃。

    “也行,上学时带一个。”

    饭烧好,曹明耀才回来,他围着整个村子转了一圈,碰到好些个熟人,有人很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有的仍然冷眼相对。

    他也理解,毕竟政策变化太快,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

    一家三口吃好饭,曹玉凤上学,尹招娣出工,曹明耀要做的事情比较多,他要先去看望父母,再去找秦建设。

    在乡上买了几样点心和营养品,他知道董桂兰的嘴刁,看不上这些,可好的太贵,他买不起,只能送个心意。

    董桂兰见二儿子回来,很是高兴,“我一直跟你爹念叨,政策都变了,你咋还不回来,可就回来了了。精神头不错,就是瘦了。不过,没你媳妇儿瘦的多,我那天看到她,吓一跳,一时没有认出来。”

    “她嫌自己太胖了。”

    董桂兰撇嘴,“她要嫌自己胖,早就瘦下来了,我看她是被凤儿逼的。”

    “凤儿逼她减肥?”

    “凤儿想长高点,你媳妇儿就省下口粮给她吃,自己就对付下,这些日子下来,凤儿眼见着个头往上蹿,你媳妇儿眼见着往下瘦。不过瘦了倒是好看,原来胖得脸都像肿起来的。”

    曹明耀只是笑,离开的两年,家里人都有变化,就是母亲也变了,以前她是不会说这些的。昨晚上,尹招娣还跟他说,母亲特别喜欢凤儿,凤儿也经常过来看母亲,还会留下来吃饭。

    董桂兰道:“你的工作说给你恢复了吗?”

    “说了,开了信,待会儿我去秦建设那一趟,把信给他,上面的人也跟他打好招呼了。”

    “那就好,你是男人,就该养家,别都往你媳妇儿身上推。”

    “我知道了,娘。”

    “行,进去跟你爹说说话,他也一直念叨你。”

    曹明耀进了屋,曹成照例靠着枕头看书,腿上搭了条毯子。他的腿畏缩的很严重,隔着毯子看起来像个孩子的腿。

    曹成问他劳教的两年都干了些什么,日子苦不苦,有没有受欺负。他和董桂兰的角色有点换位,他更像个关心孩子的母亲。

    曹明耀简单说了这两年的经历,又说全靠白世伟帮忙。

    曹成便让他买上些礼品,去谢谢人家。

    曹明耀道:“再过段时间吧,怕政策又变,给人家招来麻烦。”

    “你说的是,政策变得太快,跟风似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宅子还给我们,那是祖宗留下来的宅基地,在我的手里丢了,我没脸下去见他们。”曹成忧愁地叹了口气。

    “这不是爹的错,他们会原谅你的。”

    曹成艰难地笑了笑,“年纪大了,就爱念叨这些,你别嫌烦。”

    “怎么会,我知道爹最挂念的就是宅基地,若是有一天能买回来,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有你这句话,我就是合了眼也就放心了。”

    四个儿子里,曹成和董桂兰最看重的就是曹明耀。老大耳根子软,讨了媳妇儿耳朵就是媳妇儿的了。老三被谢秀娟拖累的不成人样,老四又在县上上班,一年里回不来几回,更指望不上。

    曹明耀又坐了一会儿,便从父母家出来,去了村委会。

    。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曹玉凤抢着洗碗,留给父母独处的时间。

    曹明耀回来,曹玉凤就不能再跟尹招娣睡在一起了。

    另外一间卧室,多日不住人,又冷又潮。趁着她洗碗,尹招娣先生着了炉子,又抱柴火烧炕,把炕烘干,顺便烧了一大锅水,灌了两个输液瓶,塞到曹玉凤的被子里暖被窝。剩下的水除了她和曹玉凤洗脚的,都给曹明耀洗澡。

    曹玉凤把自己的东西搬过去,整理好后,关上门,写作业。

    尹招娣和曹明耀一直在低声说话,曹玉凤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停,她听着说话声,心里莫名地安定,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被开门声吵醒。

    曹玉凤拥着被子坐起来,见是曹明耀出去了,又躺回去,赖了一会儿床才起来。

    尹招娣也起了,正在烧饭。罕见地穿了件新衣,只是衣服有些肥大。她见女儿看自己,脸猛地红了,“这是你爸爸买给我的,他不知道我瘦了,买的有些大了。”

    曹玉凤笑,“可以改小一点儿。”

    “我怕我又胖。”

    “不会的,你每天干那么多的活,胖不了的。”

    “那我回头改改。对了,你爸爸买了苹果,放在橱柜里,你自己拿了吃。”

    “吃完饭再吃吧。”大早清,天气又冷,曹玉凤不想吃。

    “也行,上学时带一个。”

    饭烧好,曹明耀才回来,他围着整个村子转了一圈,碰到好些个熟人,有人很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有的仍然冷眼相对。

    他也理解,毕竟政策变化太快,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

    一家三口吃好饭,曹玉凤上学,尹招娣出工,曹明耀要做的事情比较多,他要先去看望父母,再去找秦建设。

    在乡上买了几样点心和营养品,他知道董桂兰的嘴刁,看不上这些,可好的太贵,他买不起,只能送个心意。

    董桂兰见二儿子回来,很是高兴,“我一直跟你爹念叨,政策都变了,你咋还不回来,可就回来了。精神头不错,就是瘦了。不过,没你媳妇儿瘦的多,我那天看到她,吓一跳,一时没有认出来。”

    “她嫌自自己太胖了。”

    董桂兰撇嘴,“她要嫌自己胖,早就瘦下来了,我看她是被凤儿逼的。”

    “凤儿逼她减肥?”

    “凤儿想长高点,你媳妇儿就省下口粮给她吃,自己就对付下,这些日子下来,凤儿眼见着个头往上蹿,你媳妇儿眼见着往下瘦。不过瘦了倒是好看,原来胖得脸都像肿起来的。”

    曹明耀只是笑,离开的两年,家里人都有变化,就是母亲也变了,以前她是不会说这些的。昨晚上,尹招娣还跟他说,母亲特别喜欢凤儿,凤儿也经常过来看母亲,还会留下来吃饭。

    董桂兰道:“你的工作说给你恢复了吗?”

    “说了,开了信,待会儿我去秦建设那一趟,把信给他,上面的人也跟他打好招呼了。”

    “那就好,你是男人,就该养家,别都往你媳妇儿身上推。”

    “我知道了,娘。”

    “行,进去跟你爹说说话,他也一直念叨你。”

    曹明耀进了屋,曹成照例靠着枕头看书,腿上搭了条毯子。他的腿畏缩的很严重,隔着毯子看起来像个孩子的腿。

    曹成问他劳教的两年都干了些什么,日子苦不苦,有没有受欺负。他和董桂兰的角色有点换位,他更像个关心孩子的母亲。

    曹明耀简单说了这两年的经历,又说全靠白世伟帮忙。

    曹成便让他买上些礼品,去谢谢人家。

    曹明耀道:“再过段时间吧,怕政策又变,给人家招来麻烦。”

    “你说的是,政策变得太快,跟风似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宅子还给我们,那是祖宗留下来的宅基地,在我的手里丢了,我没脸下去见他们。”曹成忧愁地叹了口气。

    “这不是爹的错,他们会原谅你的。”

    曹成艰难地笑了笑,“年纪大了,就爱念叨这些,你别嫌烦。”

    “怎么会,我知道爹最挂念的就是宅基地,若是有一天能买回来,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有你这句话,我就是合了眼也就放心了。”

    四个儿子里,曹成和董桂兰最看重的就是曹明耀。老大耳根子软,讨了媳妇儿耳朵就是媳妇儿的了。老三被谢秀娟拖累的不成人样,老四又在县上上班,一年里回不来几回,更指望不上。

    曹明耀又坐了一会儿,便从父母家出来,去了村委会。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