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房价太高

作品:《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

    许佳人想了想,问道:“古琴那边你查了吗?”

    她一直怀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古法旗袍”跟古琴有关系。

    艾山点头说道:“查了。但是她现在多半时间也是在家,鲜少出来活动。”

    “古天意呢?”许佳人又问道。

    “他经营的天意文化公司生意还不错。”艾山继续说道:“这两年大家手里都有点钱了,买卖古玩的市场好起来了。他的公司发展不错。”

    “说起来……我们也好长时间没去古天意那边坐坐了……”

    许佳人敲着桌子,想了想说道:“下个月在深江的新品发布秀,给我拿几张邀请函,明天我亲自给古天意送过去。”

    艾山稍稍一想,就知道许佳人的目的,点头应了下来:“行,等下你走的时候我给你。”

    ……

    晚上回家,严欣和赵大妈已经做好了晚饭。

    严欣退休后,跟赵大妈两人轮流照看着许言权。

    许佳人刚洗好手,李卉也下班回来了。

    “我爸呢?”许佳人朝着李卉身后看了看问道。

    “你爸今天去上陵开会学习了,要下个月才回来呢。”

    看了屋子一圈,李卉问道:“言权去哪了?”

    “妈妈”从书房出来个小身影,直奔李卉扑了过来。

    一双沾满颜料的手直接拍在了李卉的白色西服上。

    “木木!妈妈的衣服都被你弄脏了!”李卉看着衣服上红色的两个手印欲哭无泪。

    许言权转头跑进书房,再回来手里拿了一副画,撒娇说道:“妈妈!我画了一副画!你不要生气呀!”

    李卉压着火气接过了画,问道:“这是什么啊?”

    她身上这件衣服,可是几千块的高订西服!

    “我画了妈妈,爸爸,还有姐姐!还有幸子姐姐,姥姥,奶奶,这个”

    许言权垫着脚尖,指着中间的小人儿说道:“这个是我!这幅画叫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原本的火气在儿子瓮声瓮气的介绍下烟消云散。

    李卉点点头,笑道:“画的不错。”

    “妈妈,那你不要生气啦,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小家伙低着头自责说道。

    李卉哪里还会生气,揉了揉儿子的头发,笑道:“不气了,快点洗手吃饭吧。”

    “谢谢妈妈,妈妈你最漂亮了。”许言权的小嘴甜的像是摸了蜜,转身跑进了卫生间。

    李幸看着许言权机灵的模样,感慨道:“佳人,我看木木也是个人精。”

    “幸子姐姐,在别人背后说坏话不对噢。”卫生间探出个小脑袋,笑嘻嘻的喊道。

    “我是夸你聪明呢,哪里是坏话了。”

    “这样子啊……那我就不计较了。”

    李幸笑着摇摇头,见李卉进了厨房帮忙,问道:“佳人,我听说你们初一四班的班主任是刘菲的妈妈,是真的吗?”

    “嗯。”许佳人点头。

    没想到这个消息这么快人尽皆知了。

    “啊那怎么办啊?”李幸本以为是传言,没想到是真的,急忙问道:“那她会不会给你穿小鞋啊?”

    “不会,我已经通过校长跟田凤英说过不会经常去学校的事情了。”许佳人眨眨眼小声说道。

    李幸长吁了一口气,点头说道:“那这样最好了。刘菲真的已经恨你入骨了。真不敢想你要怎么过。”

    怎么过?上辈子的初中三年,许佳人在惶恐和黑暗中度过。

    她最惧怕的就是课间休息和自习课。

    因为她随时可能被刘菲,以及围在她身边的几条狗拖进女厕所“报复”。

    哪怕许佳人成年后,有时候还会梦到初中的一幕幕,然后在夜晚惊醒。

    不过,这辈子她肯定不会了。

    “你呢,在七班还好吗?”许佳人也问道。

    李幸跟许佳人一起进了实验中学,不过她没有分到许佳人这个班。

    “我和张蕾还是同桌。”李幸笑着说道:“我觉得就跟上小学没区别。”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李幸一直和张蕾是同桌。

    两个人的关系也十分要好。

    不过,张蕾和许佳人的关系要疏离一些,尤其是刘菲的原因,到了后来张蕾也不怎么和许佳人说话了。

    “什么和小学一样?”

    李卉端着菜出来,问道:“你们两个今天在学校感怎么样?”

    “姑姑,我觉得挺好的。”李幸立刻起身去厨房帮忙端菜。

    许佳人也点头说道:“我也觉得还行。妈,你和陶阿姨的培训学校怎么样了?”

    李卉生了许言权之后,没有再在家里当家庭主妇,而是去了水利局的幼儿园当保育院。

    去年,她和陶美娟决定开一所儿童才艺培训学校。

    现在是在筹备阶段。

    “现在在选学校的地址。”

    说起这话题,李卉眼神中抹过一丝疲惫,道:“不知道怎么了,现在房子涨价特别厉害,年前我去看的一个院子,今天再去的时候,涨了一千块的租金。实在太贵了。”

    许佳人点点头,问答:“那陶阿姨的意思呢?”

    “她想再等等,现在场地租金这么贵,我们怕承担不起。”李卉叹了一口气说道。

    赵大妈听到这话,不赞同说道:“要我说你们俩就好好在幼儿园当老师,每个月有六百块钱还不知足!自己办学校,你们又不是公家,咋能办的起来呢。”

    “妈,我和美娟两个人手上有资源,不用白不用。”李卉想法不一样,说道:“再说了,现在到处都在下岗买断,谁知道幼儿园以后是啥情况呢。”

    “要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瞎折腾。”赵大妈不高兴的摇摇头。

    赵大妈想不明白现在的人,好好的铁饭碗不要,一个两个都跑去做生意。

    那做生意有啥好的?一不小心再赔钱了,可怎么办啊?

    李卉不想和赵大妈争论这件事,反正她怎么解释也扭转不了母亲的观念,岔开话题说道:“我今天在玉珠巷见到赵桂香了。”

    “我见了好几天了。”赵大妈沉着脸回道。

    李卉怔了怔,问道:“妈,您知道她在巷子里卖钱?”

    “知道。喏”赵大妈指了指盘子里的凉拌萝卜:“这就是从她那买的。”

    “额”

    “姨奶奶去卖钱了?”李幸听的稀奇,赵桂香以前可是大学老师啊,怎么会去卖菜呢?

    李幸到现在还记得,六年前赵桂香和杨民光离婚后,因为无力支付房租,被人从出租房赶出来却不愿意去找工作的画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