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绝不叫“养性”

作品:《明末好国舅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骆思恭也带着手下那一队锦衣卫十几人,到了军器局门前不远处。

    他们的出现,可是让得不少被派到军器局外接待的小吏,见了他们。心里胆战心惊,毕竟,锦衣卫凶名在外,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陌生的锦衣卫,有谁会不害怕?

    就算现在军器局里还有于庆建、崔应元这样的来道贺的锦衣卫在,可他们都曾帮张璟查案,不少军器局的小吏也都见过他们,自然镇定,但对于骆思恭这次带来的陌生的十几个锦衣卫番子,那些小吏却不能镇定了。

    “走!咱们进去好好给国舅爷道贺!”看了眼军器局衙门上刚刚挂的衙门牌匾,骆思恭笑着对左右道。

    “是!”众人闻言,齐齐回应,而后一齐下马,跟在骆思恭身后。

    众人进了军器局,不理会军器局内其他人诧异的目光,很快便找到了还在和来客谈话的张璟。

    “恭喜国舅爷!恭喜国舅爷……”

    又是同样的道贺话,不过这一次十几人同时喊,显得威势十足。

    这一阵喊声,可把正和张璟道喜的几人压了下去,而那几人再看到是骆思恭带人道喜后,都不敢久待在张璟身边,和张璟又说了几句话后,便连忙离开。

    诚然,和张璟这个正得宠的大明国舅打好关系很重要,但不得罪骆思恭这个锦衣卫指挥使更重要。

    毕竟,前者是为了未来长远考虑,而后者,却是在当下。

    若是现在因为得罪骆思恭,而被骆思恭记恨,找到了他们的把柄,把他们下狱,那他们还能有什么仕途未来?

    听到这阵声音很大的道贺声,张璟也有些懵了,待看到是骆思恭带着一队锦衣卫来,就更懵了。

    好半会儿功夫,张璟都是呆呆望着骆思恭等人,猜测他带人来军器局的意图。

    说实话,骆思恭的到来,可是让张璟想不到的,这远比王体乾来,更让张璟惊讶。

    “国舅爷这么看着下官,莫非下官脸上有花不成?”骆思恭见张璟发呆样子,不知张璟意思,所以来了句玩笑提醒道。

    闻言,张璟这才醒悟,而后笑道:“倒不是骆指挥使脸上有花,只是一次来这么多人向我道贺,这祝贺方式,还真是别致啊!”

    “让国舅爷见笑了,锦衣卫番子不少都是粗人,他们都是下官的心腹,言行不妥之处,还望国舅爷见谅!”

    “没什么不妥,这很好了,我不过是突然被这么一搞,有些失神而已!”

    “那就好!”本来害怕刚才那一幕让张璟不满的骆思恭闻言,这才安下心来,点头道。

    之后,两人又互相客套几句,张璟知道骆思恭只是单纯来道贺后,心中虽然怀疑他还有什么其他目的,但还是寻了地方,招呼骆思恭这十几人。

    张璟虽然和骆思恭这家伙没什么交情,但对方这次前来向他道喜,他自然不能拒绝。

    真要干出这种得罪人的事情,要是骆思恭要阴他,恐怕明天他的不少黑料就出现在朱由校面前,甚至有可能因此被骆思恭查出客巴巴那铁案的真相也不一定。

    不过,骆思恭言语里前来道谢的名义却是让张璟有些哭笑不得,他却是用为张璟这个新升迁的锦衣卫同僚庆祝的名义来的,这理由张璟听了,感觉也是绝了。

    毕竟,张璟这个锦衣卫千户,性质上就是那种带俸不上岗,专门给皇亲国戚安排的职位而已,就算他手里还有军器局这个独立衙门掌管,但和锦衣卫体系,还有骆思恭,其实根本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而且,就算张璟这个带俸锦衣卫千户属于锦衣卫体系的人,但你一个上官,跑这么远来给下属道喜,这看着,总有种说不出的不对。

    找了处军器局的僻静屋子后,张璟就自己留下,招呼起骆思恭。

    虽然之后肯定还会有人来道贺,需要张璟去招呼,但很明显以张璟的人脉,剩下来的其他人,基本上很难有骆思恭的官职重要了。

    骆思恭明显对于张璟在这种时候,还抽出时间,不去招呼其他人,主动招呼他,也很高兴,为了加深好印象,骆思恭还主动聊起了他们锦衣卫内部的事情。

    按道理而言,这些事情,张璟这个带俸千户,也不需要知道,但如今骆思恭主动给张璟讲解,甚至于最后还告诉张璟,如果军器局有什么需要锦衣卫帮忙的,可以直接去找他,保证不推辞,这可真让张璟怀疑骆思恭到底要干什么,要献这么大的殷勤。

    谈话时候,张璟也知道了随骆思恭来的骆养性的身份,他也真是没想到,骆思恭对他这么看重,前来道喜,竟然是父子同时来道贺,显得诚意十足。

    就冲这份诚意,张璟觉得无论骆思恭要干什么,应该对他而言不会是什么坏事,否则不至于这么重视。

    当然,对于骆养性,虽然张璟觉得父子同来祝贺很有诚意,但是知道他是骆养性后,张璟不由自主的多了许多厌恶。

    原因倒不是别的,就是因为这骆养性,毕竟真实历史上,明末清初叫养性的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也是张璟在后世看明末历史发现的。

    叫养性的最出名的便是老奴努尔哈赤的将领佟养性,之后的李养性、曾养性等等的养性,不是鞑子,就是汉奸,而且还不是普通汉奸,他们都是汉奸之中的悍将,基本上都是手上沾了无数汉人百姓鲜血,就算其中如曾养性之辈,最后反清,但这也不能掩盖他们的错。

    骆养性虽然手上沾的血不多,但他可是实实在在的没气节,最终做了汉奸降清,愧对家族受大明的厚恩。

    说起来,“养性”一词,源于修身养性,意指使身体健康,使心智本性不受损害,通过自我反省体察,使身心达到完美的境界。

    然而,明末这些叫“养性”的出名的人,身体是健康了,可心智本性真是坏得很,不知道是不是名字起错了,才会这样。

    是不是让他们叫“修身”,他们就可能会重气节,让心智本性完美?

    反正,张璟想着,日后他有子嗣,绝不会叫“养性”这个名字,谁敢提议起这名字,张璟就和他急。

    这名字意思虽好,可就是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