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巡洋的身材潜艇的命

作品:《舰娘侵入现实

    擂台上两个人在切磋,不过大多时候楚旭都是上蹿下跳的在逃避,蹿不起来的时候往往是被果断的仍在地面上。

    撂倒,

    一次次轻而易举的被掀翻在地。

    不过因为脚踩的“地面”是使用很高的弹性材料,四周柱子也填充的软软的,就算人被很用力的摔下来其实也不会轻易受伤,只是大男人一个被这样来回的摔打属实是有些丢脸了,单单是他跟俾斯麦还好可在室内还有很多人在看着,其中更不乏驱逐跟潜艇。在驱逐潜艇心目中一向无所不能,厉害代名词的指挥官被甩来甩去面子上抹不开。

    作为被吊打的一方,认真起来反复挣扎了几次发现连多纠缠几个回合都做不到之后,楚旭果断的耍赖了,躺在地上无论如何都不站起来。单方面的被人n一点儿反击的可能性都没有,除了需要参加职业赛事的选手之外还乐在其中的不是傻就是傻。他可不是举炮炮阿贝克隆比那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铁憨憨。

    无奈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楚旭,俾斯麦接过莱比锡递来的毛巾帮楚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随后看着自己的指挥官,说道:“总是这个样子,人一多就开始耍赖,男子汉的气概啊。也算了,你总是有好多的借口来解释是为什么,我又说不过你。不过指挥官你退步了许多,要开始锻炼了。”

    “这次肯定会比以前辛苦很多,因为你的身体素质又提高了,之前很多受限于条件没办法交给你的招数也可以传授了。”

    “指挥官不要不当回事儿,搏击啊还是很有用处的。虽然大部分情况下都有我们陪伴在你身边,但总也有我们没办法出面或者是遇到意外的情况,几率小但不能去赌。但凡是意外那肯定不是切磋的环境,所以我交给你的大部分都是杀招,以小博大,只有死人才是无害的战斗啊,没有什么你赢我输,只有你死我活。”

    对于学习搏斗技巧楚旭本人的兴趣不算太大,毕竟前二十年都是普普通通的小市民,很少有需要他争勇斗狠的机会。但教导的人是俾斯麦,好吧,还是很有兴趣的。就算是死肥宅,你跟他说叫他减肥的是一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女孩子,一个真正从二次元走出来的女孩子,也能提起百分百的努力来,嗷嗷叫的那种。

    只是俾斯麦作为旗舰领导者还是作为战士无疑都是十分优秀的,但当做教练就不那么完美了,铁血姑娘们埋藏在骨子里的认真性格让她对楚旭的要求近乎于严苛,没有一点点放水。教你搏击就是搏击,期间不会有任何说清的余地,所以被摔来摔去,肌肉拉伤,皮肤青紫都是简简单单的小事情啦。

    好在每次挨过揍之后,借口说被摔的太多提不起力气来,就算不相信,也会在淋浴的时候帮着擦洗,然后涂上红花油揉散睡一觉第二天基本就又是活蹦乱跳的了。

    再度被搏击加练从休闲的时间中划去一个多小时之后,隔天中午也是时候带上人去参加一场盛大的庆功宴会了。

    有些人说当指挥官最重要的是运气,气运常驻你才能从数以千计,数以万计的备胎当中脱颖而出获得到初始舰进入到指挥官的大学。气运所钟爱的人才能迅速的达到分配镇守府所需要的舰队阵容底线,气运所钟但其实运气这玩儿意有些就好了,只要不是太过于非酋的都碍不着,对于大部分运气平平甚至是运气逆天的指挥官来说更需要的还是努力。当然更强的还是两者并行,及努力运气。

    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这个样子,工作上你光努力没运气那做十年都是拿着死工资的普通员工,你光有运气没有能力,就犹如空中楼阁总有坍塌的一天。

    当然努力不努力的运气不运气的先不说,来参加宴会的指挥官们大多都是在港区看腻了工作,被大建的几率伤透了心,有了邀请就带着自家姑娘出来转转,散散心。当然,人嘛,指挥官嘛,最不能避免的就是攀比心了,也就是晒船。在自家港区里建造出的超稀有的姑娘,开心肯定的但你要说有多高兴,真未必。毕竟都是自家人,你口口声声说太多有嫌弃其他姑娘稀有度不够高的嫌疑,但不说憋在心里也很烦,毕竟人不炫耀,那跟死了有什么区别。所以来参加宴会的人,大多都是按捺了许久的。

    来得早的人总不在少数。红白相间的大理石铺就的地面,鎏金的天花板吊饰,暗红色的帷幕,连灯光都不是白炽的颜色。在大厅里已经找着相熟的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带着自家的姑娘,举起酒杯互相说着变得花样的炫耀着。

    “进来过得怎么样?之前的战斗还好吗?”

    “一般般,总归没有折损这是最重要的。”

    “大破可以有,沉船绝对不行。”

    “完美,话说这次战利品跟奖励应该赚不少吧?也没有少大建吧?说说有什么新的方法吗?”

    “还行一般般,大建十发也就科罗拉多跟荒潮。”

    “不错啊,尤其是潮级驱逐舰几个,都是驱逐当中少有大食堂的姑娘。”

    被夸赞的人举举酒杯,一脸的谦虚:“哎呀,一般般啦一般般,才一级的练度想要正常的归入舰队出击还有很长一段儿时间要走呢。”

    “我之前听人说过,当你能凑齐潮级的驱逐舰至少三人以上,港区又没有赤城跟大风的时候,晚上喵喵们就会主动去找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也是听别人说起的,我是不行了,倒是你可以试试,我记的你的初始舰就是朝潮吧?啧啧12了呢。”

    撇撇嘴:“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要赤城。”

    “是吧,毕竟狐狸跟猫的差距还是挺大的。”

    这么说着露出了都明白的微笑,然而这时候其中面对大门的突然发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此时从门外走进来的首先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修身西服的年轻人,脸上洋溢着温暖且自信的笑容。在他的右手边挽着一位丽人,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幽蓝色的吊带晚礼服,黑色的丝袜搭配紫色的高跟鞋,身后一位身穿蓝色旗袍的让人感觉格外熟悉的白发舰娘落后一步帮前者提起裙摆。

    虽然在先前到来的同僚相随的姑娘们其中不乏让人艳羡的,但作为指挥官见多了舰娘之后能让他们眼前一亮的却并不算多,而眼前刚进门的这一组四人的庞大阵容却足以让许多人都为之侧目。尤其是站在二楼的主办方,也就是总部的宣传人员看到刚进门的这一组人,眼前一亮对着身侧扛着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的一组人指着说道:“好了,那就是你们想要采访的指挥官了,他就要过来了去打个招呼吧。”

    这么说着一行人笨重的从二楼楼梯走下来。

    而此时,作为时间观念极好基本卡着时间点儿来参加宴会的楚旭一行人走到大厅里的时候,一楼的空间大部分已经沾满了人。

    作为总部宣传负责的庆功宴,套不套路的先不说,但肯定足够热闹。但凡加入到这次战斗当中来,有过一定拿得出手的贡献的指挥官都基本被送了邀请函,也因为不是私下姓质的交流会,所以少有人会不给面的拒绝参与。

    第一期远洋工程的二十位指挥官是最基本最核心的人选,再之后就是外环防线一些受到波及受损不算太大有一定战功的,再然后就是直属舰队当中的精英,这些宴会的主角们基本就有着上百人,再加上从指数舰队跟每个季度考核后历来表现良好挑选出的即将被当做第二批派往远洋成立镇守府的种子人选目的是为了熟识这些未来附近同僚的大配们就有两百人上下了。

    自然而然的,指挥官多舰娘的数量也不可能会少。一位指挥官带一位舰娘的都是少数,大部分人都会携带两到三位舰娘来陪同。既是为了安全起见,同时也好面对面的晒船。

    身材丰满且高挑的战列大姐姐,航母大姐姐是最多的,而且放眼望去基本大姐姐们的左手上都有一枚闪闪发亮的钻石指环。晒船嘛,能拿金色超稀有出门来晒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指挥官都是紫色蓝色的主力居多。不过大家都一样的情况下没办法拉开优势,那也就只好另辟蹊径了。你们都是没有正规牌照誓约之戒的而咱是光明正大的婚舰,你看这不就拉开差距了嘛。

    当然其中身高不算太高,甚至是身板贫瘠的少女跟小小也不在少数,带着驱逐的指挥官们大多都聚在一起,此时要是凑近他们,大抵能够听到这样的话。

    “那群该死的欧洲狗,别以为带个帽子换套衣服我就不认识那是潜艇了我们兔子社团绝对不允许潜艇进场。”

    “乖乖走开最好,对了我记得他们之中不是还有人在社团里?踢出去,这群欧洲狗不配智乃的保佑。”

    “你们过了吧?明明被盯得那么紧我们社团的活动也不得不更加隐秘,就这样还经常出事儿,新人已经越来越难招收了还要把老成员踢走。”

    “同是天涯沦落酋,谁先偷渡谁是狗。新人罢了,社团最重要的还是贵精不贵多好吧?要是整个远洋都是咱们的社团的团员的话,怎么会吸引不到新人?就算不行,大不了组织一下我们溜近学院里宣传去”

    就是这样,能看到的指挥官少有真真正正一句题外话也不说,就是讨论战斗跟工作的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这样一群吊儿郎当的人,被他们崇拜。英雄就是这个样子,很毁三观,但那又怎么样,说白了谁也不是为谁活着的,地球离了谁都还继续转,爱咋想咋想,反正就是这个样子。

    光辉穿着幽蓝色的晚礼服,一旁的约克公爵也是一身紫色的长裙,头发挽起来修长bnn的脖颈露出来,两个优雅的女士中间是端着架子亦步亦趋别扭的楚旭。

    此时左手右手都被挽着享受到了许多注视着,羡慕的目光。但其中真正的滋味只有自己才明白。

    虽然来之前女仆长驾驶着游艇,趁着机会演练过不少次,但是贵族式的优雅可不是简单的学习一两下就能够表现出来的,没有长期的培养,耳读目染做出来只不过是鹦鹉学舌,邯郸学步。

    三个人走在前边儿,走在后边儿的女仆长帮两位女士提提裙摆,手中抱着楚旭白色的常服外套。虽然这次穿着不是一贯的女仆装扮,但长久的人设却不是轻轻松松就能放下的。

    见过了不少的大场面,但是对于宴会楚旭还是很陌生的,加上以前这才是第二次参加。此时约克公爵伸手拍拍他,说道:“无需紧张,其他人中也没有多少太熟悉的人,与其僵硬的端着架子,不如试试放松下来而且相比这个,今天的礼服汝觉得怎样呢?”

    “礼服很好看。”

    “哼哼,都没有认真看过就做出评价,不算诚实哦!”

    怎么敢一直盯着,虽然灯光颜色黯淡,但真正的美景无关光线都足够迷人。最重要的是新的婚舰来的比较多,这段日子忙着培养感情没太沉醉比较上火,怕看多了流鼻血就尴尬了。

    视线在大厅中环顾一圈儿,随后说道:“这次来的人真不少啊,刘星,墨龙熟悉的人基本都在,还有很多陌生的人,陌生的舰娘也不少。那边墙角那个带着帽子的姑娘是谁?”

    “身材不错,身高也可以,重巡?轻巡?总不会是战列吧?”

    看着楚旭所指着的有些拘谨的少女,以及身边儿聚集着的一圈儿小小的少女,光辉捏着下巴说道:“看周围的聚集着的舰娘都是潜艇,不像是巡洋舰,暗红色的头发絮库夫?”舰娘的相貌或许有不小细微的差别,但基本的发色,身高,身材这样标志性的东西却是一模一样的。

    “那个潜艇叛徒?”

    感谢这条街道的过客打赏的1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