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大裂解

作品:《羔羊之歌

    伊恩干净利落的做掉那个牧师,高高举起碎魔晶,三轮二十七道熊熊燃烧的火焰箭矢出现在上空,对着督战的牧师和骑士进行猛烈的交错的攒射。

    魔杖储存的火球也随之而来,密集砸在护罩上,赤红色的烈烈火光与黑色透明护盾闪烁着的光芒交错在一起。

    轰然爆炸,巨响的那一霎瞬间将那些重新张开护罩,护罩又被破坏的里面的牧师尽数吞噬。

    流到伊恩脚下的呈现黯黑色血冒着热气,还未凝固,干燥土壤已染成了泥泞的暗褐色,火海的上方,阴霾弥漫,无法散开。

    大火呲呲地燃烧着,张牙舞爪想要把一切有意识与无意识的物质都吞咽进肚子里去,这是一种多么躁动与狂暴的力量呵!

    牧师的神力在刚才抵御流星爆时已经消耗殆尽,刚才的几轮攻击又将刚刚积攒来的力量用光了。

    被他们督战的手下不但不关心他们,反而趁着失去约束,立刻跑个干干净净。

    伊恩的火球则不断从魔杖中激射而出,肆意攻击他们。

    班恩的手下同样是聪明人,深谙暂时的吃亏,是为了以后更大的获取。几乎都立刻决定不逞一时之勇,留有用之身办更大之事。

    他们一些人从那边跑过去,而另一些却从那边跑过来,人影飘曳,反复几次,然后像约好似的,忽地一哄而散。

    呼啸的火球拖着长长的光芒划破烟雾追逐着他们,从每个不同角度坠落。

    受伤的牧师或骑士,无论平时多受尊敬,这时绝没人理睬。只能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卷起的滚滚的尘浪伴随着袅袅硫磺味,充溢整个空间。

    伊恩的很是急促,没解决干净就不顾了,转身往前冲,像一个疯子一样。

    他跨过坑洼不平的地面障碍,越过冒着焦烟的残块,冲过熊熊火光。

    他的眼睛瞪的很圆,眼球的边满血丝,一直蔓延到黑色眼珠。脸色苍白,嘴部结痂,干枯的死皮翘起,嘴唇的颜色几乎和死皮颜色一模一样。

    那个闪烁着七彩微光的半透明彩色球体依旧屹立在原地,即使不断受到火球与火箭的攻击,只要撞上虹光表面,立刻间就将其消泯无形,真不愧号称最坚固的防御魔法。

    伊恩能隔着虹光法球格够看见里面影影绰绰的人影,那正是曼松。

    他独自躲在虹光法球之内,伊恩不先打破这个球体,就根本伤害到他但是,反过来看,虹光法球同时也限制了曼松,他的法术也没办法穿透法球攻击伊恩,他也没有办法逃走。

    “别白费力气了,就凭你那几个低级的火球,根本奈何不了我的法术。”

    曼松看着伊恩扔掉魔杖,掏出卷轴不住轰击虹光法球,任不住嘲弄道。

    “你的法术?”伊恩停住手,抬起头,正视着他的脸,“你不是剑士?”他的声音早嘶哑无比。

    “谁告诉过你我是剑士,难道你以为我收爱丽丝做为学生,所以我就一定是个剑士吗?”

    “你错了!她需要的不是剑术的指点,而是能让她走上正确道路的指导。”

    曼松的嘲讽般的笑意愈发浓了,两撇小胡子向上翘起。

    “看来你根本就不了解她呀!她想什么?她要什么?她渴望什么?你丝毫都未察觉过,那怕是一点点……你永远被她拒之门外,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她真实的内心世界。”

    伊恩沉默了一会儿,“你说的对,但这些对现在的我有意义吗?”

    他释放一颗火球轰击虹光法球,爆炸如雷贯耳,火焰四散飞落,又沉默片刻,“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可是到现在为止,我仍旧爱着她呀!”

    他又取出一张卷轴,如法炮制继续轰击,“但是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爱一个人不是一件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恨一个人却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我的爱的尽头就是恨!”

    “每次想到她对我的伤害,我的心就噗通噗通跳的厉害,但更多的是绞心的疼痛。要怪就只怪我以前把爱情想像得太完美,爱情有时候不仅仅是甜蜜,有时也是痛苦,而且只剩下痛苦。”

    他再次取出卷轴进行轰击,“我仿佛是在用恨来说服自己继续去爱她,而我对她的爱,就是制止她的错误,让她的灵魂得到彻底平静,不因欲望而受到折磨!不因欲望而遭受亵渎!不因欲望而变得丑陋!”

    曼松不屑地道,“不知所谓,世界是一盘大大的棋,而你却只在一个边角消磨时间。”

    “但这就是我的爱呀!我被碾碎了,我小心翼翼走着,看人眼色,却没人肯放过我。正是我的爱让我活着!我的爱让我愤怒!我的爱让我不饶恕你们每一个人!”

    伊恩猛地从腰间取出那张散发微光的卷轴,刺眼的白光乍现,一道翠绿色光芒从白光中激射而出,击中虹光法球。

    护住曼松周身的虹光法球立刻剧烈震荡,下一刻,这个号称坚不可破的虹光法球就如同一个泡沫被一戳而破。

    “大裂解!”

    曼松大吃一惊,浑身上下魔法灵光开始闪现。

    他没料到伊恩竟有这种级别的高阶卷轴,也没料到他能激活卷轴而不受反噬。

    伊恩一击摧破了他的虹光法球,想也没想,一个箭步蹿了过去,魔杖全力击打他的头部。

    只听咔嚓一声脆裂的响声,伊恩所蕴含的所有愤怒与魔法加持的一击被一层透明的护盾挡住。

    护盾就像碎掉的玻璃一样碎裂成无数片,簌簌掉落,没接触地面就纷纷消失不见。

    伊恩的木质杖身也因这猛烈一击断裂,储存的剩余火球再两人中间爆炸,两人齐齐被掀飞,两人所加持的防护几乎立刻全都摧毁。

    曼松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浑身破破烂烂,不复刚刚的从容优雅。

    这不重要,最糟糕的是他所携带的防护道具几乎在刚才的爆炸中全部自动激发或摧毁。

    走!曼松几乎立刻决定到,他素来谨慎,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和伊恩无谓纠缠。

    “你逃不掉的!走着瞧!”曼松的身体立即散发出一圈圈光芒,随着阵阵强烈的魔法波动,逐渐开始虚化。

    伊恩鲜血狂喷,样子看起来比曼松更加凄惨,但是他看曼松开始逃跑,顿时说不出话来,只大吼一声,佩戴的首饰只剩一个闪烁着魔法的灵光,他想也不想,立刻激活储备其中的法术。

    他一手撑地,后腿猛蹬,不管不顾,再次凶猛的和身扑去,矫健大若猎豹!

    他右拳紧握,臂弯曲度成锐角,身体的重心转移,由下向上,对准曼松就是一记重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