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两败俱伤

作品:《羔羊之歌

    “伊尔马特,以你的名义!以正义之名!燃烧我的生命!”

    苍老的圣武士面向虚空高声呐喊,殉难之神立刻响应了信徒的呼唤,来自天堂山的纯洁圣光自天穹笔直照射而下,光柱落地,灿如白昼,笼罩着圣武士。

    圣武士的双眼再次充溢着金色的圣光,银甲镌刻的经文也重新点亮,光在他身体缭绕,在后背构成一对华丽的洁白的羽翼。

    魔法师见状,喉咙间发出锐利的尖喊,各种强大的魔法交织纷错,朝圣光中圣武士袭去,造成的剧烈爆炸让整个空间仿佛都在震荡。

    “他能战胜那个人吗?”伊恩盯着场内暗暗想到。

    他的手心早就已经湿透了,冰凉无比,脚下的地面在摇晃颤抖,这让他异常担心那个伊尔马特的圣武士。

    闪烁地魔法降落到圣武士头顶时,圣武士没有任何闪避,仍旧跪在地上,双手拄剑做最虔诚的祈祷。

    “轰隆”

    魔法爆炸过后,尘埃落定,圣武士仍跪在原地,没添加任何损伤。

    他祷祝完毕,缓缓站立起来,完全超脱了俗世和肉体的藩篱,一对光翼伸展,宛如天使降临人间。

    “该死!”魔法师朝他一指,半空、地面,无数魔法呼啸而至。

    圣武士光翼略微挥动,猛地拔地而起,一个漂亮的转折的线,躲过了一切法魔法的攻击。

    他再一振光翼,在空中略略盘旋,升到更高处,尾随身后的各种塑能魔法,火球灼烧,寒霜冰封,酸液腐蚀,穿过一个个残留的虚影,没起一丁点作用。

    圣武士停在高空,俯视着魔法师,轰的一声,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冲击,带着一串残影,俯冲而下,像光一样明亮,像电一样迅捷,直接和闪避不及的魔法师撞在了一起。

    魔法师不是等闲之辈,一瞬间,六堵厚厚火墙石壁接连从地面上拉起,挡在他的面前。然后,下一瞬间,墙壁摧枯拉朽地粉碎。

    圣武士长剑直劈,正中魔法师的额头,剑刃斩入颅骨,越过腭骨,咔一下卡在脊柱上,把魔法师直接压向地面生生折成两段,甚至骨头都直接崩裂了,从皮肤下面刺出,变成一团模糊的血肉。

    “欧欧欧!疼疼疼!!!”

    突然,魔法师的右手中传来一声尖锐痛苦地嚎叫,就像钢针一样刺得伊恩心头一跳。

    原本还在抽搐流血的尸体,片刻间便不再动弹,表层泛起青黑色的物质,黑色之下,皮肉急速萎缩,片刻之间,那个魔法师变成了一滩灰黑色粉末。

    更加诡异的是就算魔法师化成飞灰,他的尖锐的声音仍旧在回响,“欧欧欧,该诅咒的!我讨厌神祗的无耻手段!讨厌他的奴隶!强大的伟大的克林辛尼朋不会屈服与你们!”

    “你已经败了,碎魔晶!”圣武士身上的圣光消褪,渐渐露出原本的容貌。

    “欧呵呵呵,我失败了?我经历过的危机,比现在情况严峻的多多了,但是获得最后胜利的却总是我。”

    “不要花言巧语了,认命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早已把自己奉献给了善良与正义。在我的身后还有无数同伴,他们都会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与邪恶战斗,永不屈服。”

    “我看到过无数个世界的勇士变做巨龙,贤者变为暴君,官僚长出獠牙,亿万军队相互残杀,死亡灾祸席卷大地,吞没一切生灵。在浩浩汤汤的潮流下,无数像你这样的不自量力的人都消逝于滚滚的洪流中,像光湮灭在黑暗中。”

    尽管现在是初夏的季节,尽管周围树木焚烧,大火肆虐,但伊恩听着那尖厉的声音,他的怀内却好像怀揣着三九的寒冰,牙齿忍不住相互敲击剥剥作响。

    “世间充满艰险,野兽和盗贼横行,善良的人经常遭到袭击、抢劫和杀害。世人悲惨的遭遇唤醒了神的怜悯,神教导他的信徒纠正已经偏离的路,引导世人。我在圣象和所罗门大主教面前誓愿守贫、禁欲和服从,全心全意服侍神,帮助世人。神赋予我们惩奸除恶的全力,神保护弱小的职责。”

    圣武士进行了那势不可挡的一击后,重新变得虚弱,但是他的声音中却充满坚毅与坚定。

    “欧呵呵呵呵,你们这群爬虫,生来就具有罪性与恶根,所经过的每处充满败坏、贪婪和邪恶。你们却欺骗自己,说本性是善良的,你们说向善就像水往低处流一样,然后把一切过错推给身外之物,让少数人或一个人或一只羊承担所有人的罪孽。”他忽然高亢而尖锐的说道,“你们谁在乎真理,你的神说的就一定是真理吗?你们没有一人去查证,你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你们根本不在乎真正的真相。”

    “我们不完美,负着傲慢、嫉妒、怠惰、愤怒、贪婪、暴食以及色欲的罪……”

    “你终于肯承认了吗?”

    “我们常常为环境所迫,营造虚幻无边的想象、深深的痛苦、不停地挣扎纠缠,有时感觉迷雾重重不能自拔,没有了方向、缺少了希望,自己的心路越走越窄,苦痛越来越深……凡人的迷惘,我知道,我的神都知道!”

    圣武士低沉地说着,他的圣光已经熄灭,即便是站着也已经很勉强了,但他凭借着强大的精神和意志仍顽强支撑着。

    “但是,就算是黑夜,我们也在漫漫黑夜中寻找光明,一直向往着光明,我们始终都未放弃自己的追求。碎魔晶,巧言是涂抹着糖果的毒药,有信仰的人不会受你蛊惑。”

    “欧呵呵呵呵,信仰不过麻痹你们的毒药,让你们能够短暂而又无常的一生变得驯从安静。让你们寄希望于天堂,可是你们谁知道天堂是什么样子,有从天堂归来的人和你们诉说吗?万一天堂比这个世界还要凄惨呢?!”

    那个控制死魔法师地神秘存在恶毒地说道,“你们不过是神祗的等待收割的麦穗,神祗不过是摇摇欲坠的星星,你们个个罪孽深重,他们又怎能拯救罪孽深重的你们呢?没有人能够拯救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