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遇袭

作品:《羔羊之歌

    森林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连虫鸣都消失了。

    伊恩几乎可以肯定,一定有个非常危险的存在潜伏在他的周围,暗中窥视着他,欲对他不利。

    他抽出一根爆裂魔杖,小心翼翼地背靠树干,仔细侧耳倾听周遭的动静。森林在月夜形成层次不同的剪影,空气中的杂质过滤的非常干净,稍微一点点动静都会在耳中无限放大。

    他不住环顾黑洞洞的森林,目不转睛,他似乎隐约看到一团黑影在林间飞快穿梭,依稀听见身体摩擦低矮灌木和和脚踩着地面的窸窣声。

    但再仔细辨听,那些都是他的疑心疑鬼的心在作祟而已。

    那些细微琐碎的声响俱是草木柔嫩的枝叶在空气细微的流动下发出的沙沙作响,此时听起来却如此恐怖,好像是一条大蛇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虚空留下的爬行声。

    伊恩的心悬着,暗自一阵阵揪紧,周围无形的压力迫地他分外难受。

    他忍不住想张开大口呼吸着,喉咙到胸口冰凉透底,咕咚咕咚地心跳声在寂静的夜里非常清晰。

    “克林辛尼朋,”伊恩悄悄在心灵间询问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不,我不能,”碎魔晶用同样的方式回答,“我的能量已经耗完了,不能感知那东西的位置。”

    “那东西?”伊恩听出了异常,“你说他不是人类,难道是只猛兽?”

    “我不确定,我只察觉到危险而已。”

    “该死的!”

    “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在抱怨吧。”

    “闭嘴!”

    “这是你做的决定,你应早预料到我能量耗尽的后果,现在只能靠你了!”

    “现在只能靠我了!”伊恩小声重复着。

    时间就在这种静默中一分一秒过去,缓慢的人抓狂,伊恩恨不得挥起鞭子,驱赶着时间前进。

    伊恩体内孕育出骚动的种子,慢慢滋长,最终汹涌而澎湃。他几乎忍不住要高声呐喊,手舞足蹈,但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这样做,那会使他处在更加危险的境遇下。

    微弱的风息忽从侧面来,吹过伊恩的脸颊,拂过他的面部,他额上一缧缧浸透的发梢瑟瑟颤颤。

    伊恩眼不眨,耳不闭,鼻翼忍不住快速连续翕合,隐隐约约一种微妙而不好闻的味道,似散非散,若有若无,如一缕细线飘荡在他鼻子下面,让他鼻孔一阵阵发痒。

    他不敢确定,使劲猛吸气,忽然,一股无法言语的异样地感觉爬上心头。

    “不好!”突然,伊恩猛地惊醒,暗叫一声,毫无预兆使尽全力往前一扑。

    他的头顶,一只强壮有力的胳膊擦着他后脖颈横扫过去。“蓬”背后一声巨响,木屑纷飞。

    “闪光尘!”伊恩来不及回头,猛伸出手大喊道。

    一团金色的微尘笼罩他十英尺范围内的所有生物和所有生物,一团巨大黑影忽然从黑暗中浮出,黑影立即发出一声让惊天动地的怒吼。

    那声吼叫充满野性,绝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

    那只黑影带着光尘,紧闭着绿油油的眼睛,不待他反击,纵身窜进灌木丛,穿过层层枝桠,如一溜火星,稍纵即逝。

    伊恩与那道黑影几乎贴着身擦过,他倒吸一口冷气,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闪光尘可以使范围内所有东西都会蒙上一层微尘,无法主动移除,并且这些微尘会一直闪光,直到法术结束。

    除了能破除隐形,闪光尘也可以使得生物短暂的目盲,不能豁免,他正是靠着突然致盲吓退了那个怪物。

    “那是什么东西?”黑影忽然而来,忽然而去,伊恩没看清楚它的真容。

    那团黑影张着四肢,似乎是猿猴,但绝对比猿猴大。站立像棕熊,但绝对比棕熊灵活。长着一双可以夜视的绿油油野兽的眼睛,却有着卑鄙狡诈的人类的思维。

    “那是一个兽人!”克林辛尼朋回答道。

    “什么?兽人!”伊恩惊道,“这里怎么会有兽人?!”

    这个世界,除了人类,还有许许多多亚人种,兽人就是其中一类。没人说得清楚兽人的来历,传说兽人是跨越传送门由另一个世界而来,如今游荡在遥远广阔的大冰原上。

    兽人个个下颚突出,一对锋利的獠牙从中间伸出来,接触到扁平向上翻的鼻子。一双耳朵尖尖的,前额倾斜,头发是粗糙的黑褐色,浓密而杂乱。

    他们天生是邪恶混沌的物种,肌肉健壮,嗜血狂暴,宁愿行动不愿思考,宁愿战斗不愿争辩。一千多年前,不可计数的兽人成部落潮水般涌出,他们突破寒冰山脉要塞,一路向西横扫,庞大的精灵与矮人帝国在那次灾难中支离破碎。

    “呵呵,世界就是这么超出常理,这里不但有兽人,而且那个兽人还是我们的熟人。”

    “我怎么可能认识兽人!”伊恩立刻摇头。

    “你忘记了……”

    “难道,”伊恩忽然怔住了,他迟疑了一下试探着问,“你说的冰湖镇的法师塔……”

    “不错。”

    “这怎么可能,我亲眼看到诺蜜特丽妮杀死了它!”伊恩惊讶地叫起来。

    “眼睛有时候会骗人的,”克林辛尼朋说道,“我不会认错的,我清楚的看到了它脸上的那道伤疤,从眉弓直到嘴角,两只眼瞳是黄蓝的异色瞳。”

    “它为什么追杀我,它应该去找精灵的麻烦!”伊恩信了它的话,顿时大感冤枉。

    “在兽人眼里,你和她是一伙的,这个理由还不足够吗?”

    “我分明记得兽人中了诺蜜特丽妮风刃,劈开了它的胸膛,难道兽人的恢复能力这么恐怖?”伊恩猛地一怔,随即明了,“一定是有人放出了它!一定是班恩!”他大叫道。

    “谁放走的它并不重要,谁救得它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麻烦了。现在受伤的是你,在明处的是你,被当做猎物的也是你,你怎么办?”

    “呵,还有别的更好得办法吗,当然是走为上!”

    “你要用卷轴吗?”

    “你没有能量了,我的能力不足以使用卷轴。”

    “那你怎么办?”

    “先跑吧!”

    伊恩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和兽人搏杀,他想了想,朝兽人相反的方向逃去。

    在夜幕中他咬着牙一直跑,穿梭在森林中的他相对于森林中生长了数百年的树木来说显得那样不起眼。如果灾厄女士不从中作梗,莽莽森林中寻找一个人不啻是大海捞针。

    伊恩已不去思考兽人怎么找到他的,只想尽力远离兽人,只要拖住,坚持到天亮,坚持到碎魔晶获得能量,他就有信心干掉那个兽人。

    “该死的,诺蜜特丽妮为什么不检查一下再离开,留这么个大麻烦给我,精灵就是这么粗心的种族吗?以后遇到她,一定要她好好赔偿我!她现在在那里,回到她的家乡了吗,呵呵,那可真不是一次容易的重逢呀……”

    伊恩跌跌撞撞的小跑着,一边漫无边际的乱想,多想能让他忽略身体的疲惫和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