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亡灵笔记

作品:《羔羊之歌

    亚丽莎和伊恩回到木屋,甫一进门便感觉气氛不对,精灵塔瑞尔侧着身坐在木椅中,紧绷着一张脸,腰挺得笔直,双手搭在膝盖上,而下面是一本黑色封皮中间一只苍白枯手托着凸出的黑色宝珠的浮雕。而矮人坐在一旁,趴在桌面上,一只手横放着,另一只手支着歪斜的大脑袋,难得没有喝酒。他看到两人进屋,毛茸茸的脑袋一动,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伊恩看到精灵膝盖上的书心登时一惊,因为那是阿雷纳斯的魔法笔记,里面记载了他毕生的研究和心得,各种实验数据,步骤和心得,可以说得上是无价之宝。

    但唯独有一点不妥,那就是阿雷纳斯是一个死灵大魔法师,他的笔记中的内容绝大部分是关于死灵学派的知识,诸如腐囊、瘟疫、活人解剖、亚人类研究、制作僵尸厉鬼等。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伊恩对精灵已经有所了解,他们对死灵魔法充满憎恨,认为这种法术是对生死的亵渎,认为那是绝对不容许的邪恶禁忌之力。

    以前的日子,伊恩非常注意和小心,竭力避免在亚丽莎和她的家人及精灵们面前暴露。但是昨天发生的事对他刺激很深,他迫不及待地要学习变强,所以他趁着大家都睡熟了的时候,偷偷取出笔记研读。可能太晚了,也可能笔记中晦涩难懂的内容弄地他头昏脑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而笔记就忘记收起来。一大早醒来,亚丽莎催促着他一起去采蘑菇,他来不及收起笔记,只好把笔记塞在了枕头下面。当他们满载而归时,路过神殿又被许愿泉边的那些妖精缠住,亚丽莎和她们一起唱歌和跳舞,并要求他讲故事……想必就是在这个空档,塔瑞尔在收拾屋子时发现了他藏匿的魔法笔记。

    “伊恩,”塔瑞尔的声音听起来与平常一样,但很冷淡,她把魔法笔记拿起来问,“这是你的吗?”

    “是的。”

    “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塔瑞尔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你跟我去见大长老,一切由大长老决定。”

    “亲爱的,这又何必呢?伊恩他甚至连魔法师都算不上,他顶多算个学徒。他的身上完全没有死灵魔法师那种熏死人的尸臭味,那日见大长老见到他,大长老同样没有发觉他身存在邪恶气息。我们经过这么多天的朝夕相处,我们都已经相互了解,他虽然偏激了些,自卑了些,阴郁了些,但他绝对不是个坏孩子。难道你不明白外面的那些木头疙瘩做的脑袋的想法,你就不想他解释一下吗?”

    矮人在一旁劝解,不过他的话换来了妻子狠狠的一瞪,这位惧内的丈夫立刻噤若寒蝉,双手捂住嘴巴趴到桌面,不敢再多说一句。

    “我只是希望村子不要因为我们而遭受意外,记得我们当年带着幼小的亚丽莎在外面流浪,村子里的人是如何好心收留我们一家。这么多年,大家风风雨雨,一起走过,从来没有发生过不愉快。他和恩尼亚里斯打架,杀气腾腾的表情表明他是认真的,他真的想杀了他。虽然因为亚丽莎而起,但小孩子间的打闹从没有闹到这种地步,也从没惊动过大长老。从那天起,我的内心就隐隐不安,生怕发生更糟糕的事情,果然,我的预料是准确的,他竟随身携带着如此邪恶的东西。”塔瑞尔看着手中的魔法笔记,容貌之上便增添了一丝失望和忧虑。

    “好了,好了,不要伤心,这小子是随身带着个了不得的玩意,唔,还有魔杖,都是些危险的东西,正常的人的话一定不会去作那些冒险的事情的。但一切都会变好的,我保证,绝对处理妥当,不再让你继续担心。”矮人站起来不停得安慰着自己的妻子并且他一个劲得朝伊恩使眼色。

    “亲爱的塔瑞尔婶婶,请把笔记还给我吧,我可以保证,这些都是属于我的财产,绝对不是盗窃或抢夺他人之物。我有证人,那个人名叫诺蜜特丽妮星光,她也是个精灵,是一位强大的魔法师,居住在白银溪。我让你为我伤心了,非常抱歉,如果我的存在让你感到不快,我可以现在离开,永远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伊恩,”矮人不悦的看向他,“你怎么说话,知不知道为了让你住在村子里,塔瑞尔担受了多大压力?她为你操碎了心,就换来如今你的这种无情无义的说辞……”

    “你是执迷不悟!”塔瑞尔气愤的说道。

    伊恩低下头沉默,“我没有办法,”他抬起头,“我的仇人就在森林外面,居住着我家祖传的城堡,他们杀害了我父母,杀光了所有忠贞的骑士,残害干净了领地的居民,我做为唯一的幸存者,又以为为所有无辜的死难者复仇,而他们也都在天国注视着我……我需要力量,但我却没有更多的选择,我不像你们,有着漫长的时间等待机会报复,我只有我短暂的一生和尽可能抓住的东西。求求你们,还给我,我不能失去它!”

    他上前一步,张开手,苦苦乞求。

    “我拒绝,”塔瑞尔的失望溢于言表,“伊恩,原谅我,我这么都是为了你好。这本笔记记载的都是些亵渎自然、亵渎生命的邪恶力量,拥有它的人注定厄运缠身。”

    “伊恩……”亚丽莎担忧地看看他,又看看母亲,嘴巴嗫嚅,想说话而又吞吞吐吐不敢说出来。

    “塔瑞尔的决定是正确的,”矮人扶着精灵的肩膀,“伊恩,你现在需要冷静,当你冷静下来,会发现我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我不要你们对我好,我只要复仇!”伊恩大叫道,“难道你就让我带着悔恨不敢碌碌无为度过一生吗?!”伊恩激动地大喊道,“这太残忍了,我不能接受!”

    说着,他推开门,冲了出去,一把推开因为他的吵闹而好奇凑近的精灵,转眼消失在村外的树林中。

    “伊恩!”亚丽莎紧跟着冲出木屋,在他后面焦急地喊叫,刚欲去追,猛听身后塔瑞尔说道,“站住,亚丽莎,不许去!”

    “可是……伊恩……”

    “让他走好了,这里本来就不属于他。”

    亚丽莎又急又气看着母亲,转过头,茂密的森林,长风徐徐刮过,摇动着粗壮挺拔的树干,发出沙沙的声响。森林内伊恩已踪影杳杳,不知去向。她忽然一软,无力地靠向门框,泫然欲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