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无足鸟

作品:《羔羊之歌

    伊恩决定不理睬那两个邪恶的家伙,做完手头的工作,脱下靴子,搁在屋外的墙根上。赤脚踩在地面上,烫热的沙石硌着脚心,痒痒的,微微有点痛感,但是分外舒服。他伸展手臂,扭动一下身子,发出一个长长地慵懒地呻吟,向后一仰就舒服地躺在搬出来的那把藤椅上。碎魔晶随手放置在一侧。金色的阳光洒在森林边缘的村落里,一缕缕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地上映出一片斑驳。

    天空一碧如洗,辽邈无际,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正从密密的松针的缝隙间射下来,把飘荡着的轻纱般的薄雾的林荫照的通亮。

    伊恩微微眯着眼,毛孔全部张开了,把潮湿的寒气慢慢从体内拔除。一切都是这么美妙,让人倦怠。他抛开一切,尽情享受,肆意挥霍紧迫的时光,享受这属于所有大陆一切生物的温暖。他同样不知道有多少人或生物能如他一般,在雪山崩塌、火山爆发的一刻间几乎忘乎所以地贪婪地享受着闲暇。

    他扭过头看着笼罩着碎魔晶,光线一律偏折分解成原始的七彩的虹光,汩汩注入水晶内。靠近碎魔晶一侧的脸颊凉丝丝的,仿佛光与热都被魔镜夺走了。而另一侧却如酒微熏,面颊红润。一冷一热缠绕一起,钻入心里,他渐渐褪去的阴霾与郁闷复燃,慢慢暖和起来的心情也转凉薄。

    伊恩转头不去看,不去想,重新眯着眼,百无聊赖躺着。他多想,在这里酣甜入睡,过往那些爱恨情仇,都不曾发生过,他依旧是无忧无虑的少年,醒来后,家人、朋友还陪在身边。

    他的双眼半开半闭,对着太阳,眼皮成片红晕,里面有彩色的火星跳跃,阳光散发着钻石般的光芒,七彩的火星在金色的昏晕里跳跃在他的眼皮下。

    森林吹来清凉的风,耳畔变成悠扬的音乐,他已彻底沉醉。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超脱怨憎会,感受到无尽的平和与舒适。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倘、悠长,木头的香气,弥漫在野,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

    忽然,伊恩被惊醒,稍微睁开眼睛,屋檐上来了只小鸟,接着又来了一只,又来一只,飞来的时候山花红紫,百啭千声。是什么鸟像这个样子,作这种叫声?不是麻雀,麻雀他认得。不是云雀,云雀不是这种叫法。

    算了,且不去管它。

    伊恩重新眯起眼,慢慢熟悉的感觉,他仿佛回到了某一段过去的时光,但他记不起来了。

    微风如竖琴声在草尖树梢回旋,光与影相互扭曲拥抱,丰富鲜明的色彩闪烁着、跳动着,形成朦胧隐秘的变化。他似睡非睡,灵魂似乎脱离,在身体三英尺上方漂浮着。

    模糊地景象已经不存在了,万物分解成原始的组成成分,无数黄、绿和白等纯色就像溅起的水珠,生灭、游离、相互交叉重叠构织。

    他试着控制身体,却连一根小拇指都没法微微屈曲,下沉的深坠感伴随着眩晕,仿佛没有尽头。耳边盘旋着歌声,无数高低不一地音符,在光中微妙的进行过渡与融合,无比斑斓和空灵,似有似无,他都分外谙熟。各种的对比和组合使密集的光的小色斑不住颤抖跳跃,就连暗处与投影都似乎透明偏紫,同样散发着微弱的光亮。就在承受到达了极限的时候,一种像触底般的错觉袭来。大脑猛地一痛,知觉回归身体,他猛地挺直上身,双手捏住扶手,手背上青筋暴起,脸颊苍白。

    随着眼睛的光感的恢复,他才想道可以睁眼四处瞧瞧。和煦阳光依旧洒满全身,暖暖的照着有无意识之物。眼前陌生的环境、身下晃动的藤椅、晾晒着的行李,牵动着他的思维。

    直缓了几秒,伊恩才终于收束意志,慢慢回归现实。这是暂时栖身的无人村落,他忙完后躺在藤椅上不知不觉睡着了。他又抓了抓头发,头皮的钝痛驱散了发麻,不再有那种高空坠落的晕眩感。

    伊恩试尝去观察回味刚才的情形:竖琴般的风声,游动的小水珠,跳跃闪动的彩色粒子,模糊的组成一片绿意盎然的山坡,山坡长满三叶草,草地坐着一位姿态优雅地女子,穿着红色衣裙,金黄色的头发遮住了模糊的脸……他一个激灵,浑身恶寒,顿时长满鸡皮疙瘩,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心砰砰直跳,随时都要呕出来。

    “她已经死了,我亲眼看到她被大火淹没,为什么我还会害怕?”他暗暗想道。

    那是一种熟悉的阴寒透骨的惊悸,在那一夜后,在他心中扎根,发芽,永远再无法除去。这个似梦非梦的幻觉彻底把他的闲逸消除的无影无踪,他坐起来,小臂压在膝盖上,上身弯着,眼睛直鳏鳏盯着地面,一眨都不眨。

    虽然仍在太阳底下,阳光依旧,但伊恩再也感觉不到暖意,浑身只感觉阵阵发冷,心不住剧烈的跳动,浓烈的负罪感冲击着他的灵魂。他仿佛受到莫大惊恐,整个人直如暴露在捕食者眼中的野兔。

    这种混杂和罪恶不安和惊惧的感觉,和猎人兄妹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每当被侵扰的时候,无论夜多深,他睡的多沉,总会立即惊醒,睡意全无。无论心情变得多轻松,他的脸立马阴沉,寡欢沉默。这种感觉折磨着他,不分昼夜和场合,倏忽而来,经久不散。他厌恶憎恨这感觉,但没办法缓解,他不想一辈子都活在这感觉下,所以他必须离开猎人兄妹,踏上自己的道路。

    他和西尔维娅辞别,匆匆上路,他在赶往和离开冰湖镇的路上,在重伤濒死时,这种感觉却神秘消失了,他的心宽慰了,因为那是他在做该做的事,无论好坏,正在尽力而为。但就在他略微松懈,快忘记这感觉的时候,这种罪恶和惊惧的感觉在他片时的松懈中突然入侵,把他唤回真实的世界。

    伊恩似乎明白了,只要别停下,一直在路上,这感觉就不会来纠缠他,它在催促驱赶着他来完成他的复仇。他匆匆跳起来,胡乱地收拾好行李,逃跑似的匆忙上路了。

    伊恩沿着乡间路前进,无心看周围的景象,只顾着用脚步丈量着大地。当穿过农田,额头上开始冒出星星汗水绕过大沼泽,肩上的压迫逐渐增加走进森林时,脚下熟悉的胀痛抵消了心中的罪恶不安和惊惧感,他恢复到往昔的状态。

    僻静的森林小道,长风徐徐刮过茂密的树冠,摇动着粗壮挺拔的树干,发出沙沙的声响。此起彼伏的树浪,汇聚成一阵阵波涛,拍打着无形的礁石,所发巨大的声响。

    这条漫长的串连着整个北地的城市与农村的道路,在岁月无情的侵蚀之下,变得破败不堪。一路行来早已经找不到整块的青条石了,那些碎成几块半埋进土里的已经算是完整的了,更多的是杂散的碎石块混合在一片泥土之中。

    在茂密的森林深处,断续的道路时隐时现,却望不见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