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卖剑

作品:《羔羊之歌

    您的看书管家已上线,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领取

    往别墅区里面走了几百米后,陈楠在这一幢别墅前停下了脚步。

    秦依萱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到底有什么鬼主意?咱们来这里有什么用啊,难道你想让方庆海主动承认?这怎么可能!”

    “你哪这么多废话,闭嘴。”

    陈楠抓着她的手,直接拉着她便往别墅大门走去。

    他双手按在门上,运起内力用力往里一推,只听“嘣”的一声,锁头被内力震断,大门轻松被推开。

    “开门这么利索,你以前当过小偷啊?”秦依萱小声说道。

    陈楠点点头:“没错。”

    “你真是小偷啊?”秦依萱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陈楠咧嘴一笑,道:“专偷女人心的小偷。”随即拉着她走进了别墅。

    别墅大厅里面亮着灯,但却一个人也没有。

    陈楠放轻脚步,拉着秦依萱上了二楼,站在第一间房的门口,陈楠说道:“资料上说,方庆海和他那个情妇,晚上就睡在这个房间里。”

    “我知道啊,可问题是咱们来找他有什么用啊,他又不会承认。”秦依萱小声道。

    “头发长见识短,你知道什么。”

    陈楠伸手便准备推门,可这时耳朵一竖,却听到房间里有动静传出。

    “嗯啊啊,用力,痒啊,快用力。”

    “你轻点,我受不了啦……”

    看陈楠认真的听着,秦依萱也不由竖起了耳朵,结果愣了几秒后,便面红耳赤,只要是成年人,基本都知道里面的人是在干什么,当然,如果像柳甜甜那种二货,估计可以除外……

    “他们在干什么?”陈楠明知故问。

    秦依萱红着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挥了挥拳头,似乎在告诉陈楠,别调戏老娘,否则要你好看。

    陈楠郁闷道:“你挥什么拳头,我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快跟我说说。”

    “说你妹……”

    “我没妹,再说了,你说我妹有什么用,我让你说他们。”陈楠满脸无辜的看着她。

    秦依萱死死的盯着他,咬牙道:“混蛋,你再乱说话我撕烂你的嘴。”

    陈楠叹了口气,道:“你撕烂我嘴也没用啊,我是真不知道。那个女人一会儿说要用力,一会儿又说轻点,你说她到底是要用力还是轻点呢?”

    “老娘怎么知道。”秦依萱没好气的说道。

    陈楠笑道:“可你也是女人啊,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秦依萱握紧了粉拳,彻底的忍无可忍了,直接一拳朝陈楠鼻子上砸去。

    “哎呀妈呀,吓死朕了。”

    陈楠一声怪叫,躲开的同时一脚狠狠的踹在门上,顿时只听“砰”的一声,锁头断裂,房门撞在墙上又反弹回来,把床上那对狗男女给吓得差点滚落床下,急忙拿衣服遮挡身子。

    秦依萱也懵了,这家伙怎么直接踹门了?

    然而没等她想明白,陈楠已经走进了房间,朝床边上走去。

    床上一片狼藉,方庆海和那个女人都用衣服遮着身子,刚才还在享受快乐的巅峰,可下一刻却是无尽的惊吓。

    “你……你是什么人?”

    方庆海指着陈楠,神色有些惊慌。

    陈楠面带微笑的一步步走过去,平静的说道:“宁江市的市长方庆海,三个多月前谋杀前任情妇欧璐菲,这么快又有了新的情人,方大市长真是好雅兴啊,这天还刚黑就玩的这么起劲了。”

    “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杀人!”方庆海脸色一冷,道:“知道我是市长你还敢这么跟我说话,赶紧给我滚出去。”

    “就因为你是市长,我才来找你的,你要不是市长我还懒得找你呢!”陈楠摸出一把刀来,指着方庆海说道:“赶紧穿上衣服,滚下来。”

    方庆海也知道,自己的市长身份吓不住对方。

    他虽然不明白陈楠是怎么进来的,可看到对方手里的刀子,他来不及想那么多,只能乖乖听话,穿上衣服下了床:“你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

    陈楠抓住她衣领一拖,直接将他摔在了地上。

    这时秦依萱也走了进来,看到被摔在地上的方庆海,她似乎明白了陈楠的目的,心里不由佩服陈楠的胆量,居然敢闯进方庆海家里来严刑逼供。

    估计也只有他这等身手的人,才敢做这种疯狂的事。

    “秦依萱!你快给我把他抓起来!”方庆海一眼便认出了秦依萱,可随即他感觉有些不对,秦依萱和眼前这个家伙,似乎是一伙的,急忙道:“你是警察,你怎么能跟这种人一伙,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陈楠咧嘴一笑:“她是我的女人,为什么不能跟我一伙?”

    “你放屁!”

    秦依萱直接一脚踹了过来。

    陈楠揪住方庆海头发一扯,将他拉过来挡在面前,秦依萱一脚下去,正好踹在他胸口上,蹬的方庆海肋骨都快断了。

    床上那个女人蜷缩在角落里,偷偷拿起手机想要打电话叫人,可陈楠直接一指点出,一道劲气破指而出,瞬间将她手机击的破碎,警告道:“不想死的话,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呆着。”

    隔空将手机击碎,那女人都彻底吓傻了。

    反应过来后,她一个劲的点头,缩在角落里再也不敢说半句话。

    “守着她,别让她耍什么花招。”陈楠指了指床上的女人,对秦依萱说道。

    秦依萱点头走了过去。

    陈楠面带微笑的蹲下,看着地上的方庆海,双手抓着他手臂一扭,顿时方庆海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嚎,痛的浑身颤抖起来。

    陈楠淡淡的笑道:“这是分筋错骨手的第一式,感觉怎么样?”

    “痛……痛啊!”

    方庆海不停的惨叫着,泪水汹涌而出。

    陈楠冷冷一笑,捏着他脸说道:“这分筋错骨手一共四十九式,我不知道你能挨住几式,但是你儿子方健,当初挨到了第六式后,就忍不住什么都招了,可惜现在他死了,那些证据也没用了。”

    方庆海惨叫个不停,拼命的点头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我说,我什么都说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