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边倒

作品:《羔羊之歌

    伊恩谨慎地躲在灌木丛后,目光缓缓移动,越过这群冒险者还有谷底,遥望着贝鲁斯兰山脉。

    贝鲁斯兰山脉自普尔塔起始,从北向南将贝尔特伦领和埃尔特内隔开,群山延绵环绕,直到远方。

    埃尔伦江河在山谷穿行,带着粼粼波光,经过大大小小无数个领地。

    半山坡的密林寂寥而荒凉,在森林的外围隐隐露出一角灰色的猎人小屋。

    林外是翠绿的草地,地表起起伏伏,宛如波浪,草地间密布着星星点点的细碎小花。

    目光继续向下移,一座早已废弃的伐木场萧索而突兀的卧在草地中间。

    “就是他们了,”伊恩看着在树底下横七竖八的脏兮兮的手下中显得异常锃光瓦亮的冒险者首领说道,“我原以为找他们需要花费些工夫,没想到这么巧,刚出森林就碰到了。不过他们没人警戒吗,我在他们心中就如此弱小,这般被小觑……”

    他边说边左右张望,确实没有放哨或执行警戒的人。

    “看那边,上风向处,”碎魔晶克林辛尼朋提示道。

    伊恩闻言,扭头看到那边,在远处,靠水边的地方扎着一片破破烂烂的帐篷。

    “他们可能是临时拉到这里的,”克林辛尼朋说道,伊恩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表示赞同。

    “估计这些冒险者们在这里也不会呆太久,所以首领没发话,而他们也乐得偷懒。”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伊恩有点想不透原因。

    “管它呢,也许就是来乘凉的,”克林辛尼朋毫不在意这些,“你怎么对付他们?”然后它问道。

    “就跟对付野猪皮一样,直接推过去,对付他们何必费脑子。”

    伊恩刚要出去,但随即又停住了,他伸手从次元袋掏出一张卷轴说道,“先用火球跟他们打个招呼把。”

    “你比凯梭更不守规矩,每次都抢先动手,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凯梭在开战之前都会告诉对手战争的理由,何时开战,及何地开战。这既显示自己的名声和必胜信心,又体现己方的大度和战争的公正性。”

    “结果他葬身在凯恩巨锥的雪崩之下,反派大多死于废话太多,教我如何不吸取教训。而且规矩,嘿嘿……”

    伊恩冷笑不止,“他们偷袭我的时候考虑过规矩吗?每个人都喜欢遵守对自己有利的规矩,而要求别人遵守全部的规矩,不然就拿道德的大棒攻击别人,凭什么他们能这样做,我就不能?”

    “胜利者不受谴责,这是一般的公理。”

    “但是失败者受到嘲笑和百般诋毁,同样也是事实。我也不是那位宣扬不要抵抗,让坏人随便杀,杀了一代还有下一代,坏人最后杀的手软了,自然就会成为好人的奴隶的蠢猪的拥趸。”

    说完,伊恩抖开卷轴。

    一颗火球拖着蛤喇喇的风声,从墨绿色的丛林阴影中激射出来,扑向冒险者们。

    火球灰黑缠绕的浓烟如响尾蛇的尾巴般剧烈抖动着,居高临下,划过一道浅的弧线,坠落在冒险者最密集的菩提树下,立刻将那些丝毫没有防备的冒险者彻底吞没。

    轰

    凄厉悲惨的哀嚎刹那间嬴荡满原本平静的山谷。

    剧烈的爆炸将周围幸存的毫无防备的冒险者掀飞,残缺的身体和断落的四肢像雨点般兜头砸到他们脸上和身体上。

    他们顾不得许多,闭着眼、抱着头,迅速从这阵冰雹中滚开。

    火焰盘旋直窜,把菩提树的躯干燎地黝黑。

    气浪拍打着低垂的树叶,叶尖枯萎,整叶卷曲成管,发出惊恐的低语声和簌簌声,散发出阵阵刺鼻的草木独特的腥味。

    殷红的血却没在地面流淌,不但因为地面松散吸水,也因为鲜血喷溅出的一刹那就被饥渴的火焰舔舐掉大半。

    倒地的冒险者立刻蹦了起来,惊慌地打量四周,从燃烧的火焰溯回伊恩藏身之处。

    经过短暂的骚动和暂停,也不捡起地上的武器,也不知从谁开始,有无商量,不约而同的,呼啦一下,向其它三个方向跑,开始逃命。

    他们不是贵族,不是骑士,也不是神殿战士,没有荣耀和信念,只是身手比普通农夫市民强点的亡命之徒。在没有甲胄弓弩,没结成队形的情况下遭遇蓄谋偷袭的魔法师,根本没那怕一丁点获胜的可能,所以只能逃。

    冒险者的身后,火球一个接着一个,疯狂的争先恐后追逐着他们,仿佛要把溃逃的人全部彻底吞没。

    爆炸声在他们身后接连不断,成片的新鲜的草皮翻起。

    扬起的犹带着湿气的泥土和泥土中隐藏的鸡蛋大的石头就像夏季的暴雨追赶来不及归家的路人,从背后扬来,砸的头破血流。

    遽然而至的灾祸让冒险者们由极度的松弛转向极度的紧张,跳跃跑动竟比平时更加耗费气力。

    不大一会工夫,剧烈的超负荷的运动就让尚幸存的冒险者特别疲惫。心跳剧烈,仿佛心脏要从口中呕出来肺叶过烈空气转换,气管抽搐,然后全身发冷起鸡皮疙瘩。

    但是他们不敢放慢速度,只恨两条腿的迈动跟不上大脑下达的指挥频率,惊惧的看着不时超过自己的同伴,细细密密的汗珠霎时布满的额头,然后放任汗水流过冰凉一片的后背。

    这时他们纷纷胡乱猜测后面的同伴还有几个,是否自己就是最后那一个?!脑中更加拼命下达加快双腿挪换的频率,加快速度的命令。

    可是他们却绝望地发现他们和前边的人仍旧保持和刚才相同的距离,甚至还更落下了些。

    火球的速度却堪比离弦的箭矢,不断有奔逃的冒险者残联着化为火人。

    飘散在空气中的火星子溅到周围的同伴,焦糊味钻进鼻孔,后面的火焰似乎灼痛了脖颈……这些不断刺激着他们的神经,让他们忍不住惊惧的尖叫起来。

    山谷中的嫩绿的草变成了焦土,坑内犹自冒着破布条似的火焰,淡灰色的烟柱不断袅袅上升,似乎在发威之后还要让人对它顶礼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