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9章 近在咫尺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王云杉宛尔一笑“听你说话的这意思,我还要感谢你?”说着,很大胆地抚摸着张清扬的脸。

    张清扬感觉脸上被她抚摸过的地方光滑一片,身体有一种奇妙的痒痒的舒爽感觉,作为情场杀手来说,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感觉。他按住王云杉的手,明白她又动情了,这个孤单一人的少妇,在表面的端庄背后,她在床上肯定还有另一面不为人之的疯狂。张清扬太了解女人了!

    “云杉,我骂你……其实你很生气,但是也很高兴,对吧?”

    “哼,你到是会说话!”王云杉白了他一眼,缩回手坐好,说“现在的局面你想怎么办?”

    “你应该知道我的测略,是吧?”

    “利用组织部调整干部?把那些有关系的干部调离现有岗位?对省委省政府的机关部门进行一次清洗?可是最关键的是……这个省政府的秘书长……谁来当?”

    “你想吗?”张清扬认真地问道。

    “这就是你叫我出来谈话的用意?”王云杉甩了甩头发,

    “回答我的问题。”张清扬盯着王云杉的眼睛。

    王云杉现在的仪态很不雅观,咧着胸口歪在椅子里,双腿还分开,很像一个风月场合放荡的女人。

    王云杉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拉了拉衣领,把双腿合拢,低下头说“那个,我……我知道您想让我干这个秘书长,我……我也有勇气承担这一切,但是就怕胡省长不愿意。我还太年轻,现在升职,怕对您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呵呵……”张清扬摇摇头,望着美丽的王云杉,心情十分的舒畅。“云杉啊,你误会了,我不想你来干这个秘书长,按道理而言,林子健一倒,你是应该补上去的。可是我觉得你还太年轻,现在就升为副部有点早。我的意思是想劝你,放弃这次的机会。”

    “啊……”王云杉心里十分的难受,原以为他想让自己顶上去,可没想到是这个结果,真是自作多情了。她越想越气,起身怒气冲冲地说“其实……我对秘书长的职位没兴趣,您这么想那我就放心了。天不早了,我先走了啊!”

    张清扬看出来她生气了,伸手一拉,说“瞧瞧你,我有话还没说完呢!”

    “呀!”王云杉大叫一声,,她原本看到张清扬身体就发软,双腿无力,现在又喝了点酒,被他这么一拉,整个人便以一种十分风骚的姿势倒在他的怀中,坐在了张清扬腿上。

    “小心!”张清扬贴胸把她抱住,心脏砰砰乱跳,搂着这个迷人的少妇,一般男人是无法控制欲望的。

    情况已经变成了这样,王云杉也就放开了,索性双手紧紧勾住张清扬的脖子,向他吹着热气说“我以为你会支持我当省政府秘书长,可你……太伤人自尊了,难道我不够好?”

    “不是,”张清扬整理着她脸上的秀发,说“你很优秀,完全能够胜认秘书长一职,可是大家都知道你和我的关系,如果我支持你当秘书长,胡省长……会有压力的!”

    “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张清扬摇摇头。

    “不知道?”

    “总之我们两人之间……非常的好。”

    “好?”

    “对,好。”

    王云杉的笑容很古怪,叹息道“好……”

    张清扬接着说道“云杉,我不想你现在升职,其实是在保护你,我不想你过早承受沉重的压力。只要你跟在我身边,两年之内就会升为副部级,那时候你仍然年轻,所以不着急。”

    “你真的这样想?”

    “是的,我今天找你就是为了谈这些。其实……现在林子健倒了,你应该会有些想法的……”

    王云杉心虚地扭开头,说“我才不稀罕这个位置呢!你不想让我当更好,我也想图个轻闲。”

    “你啊……没说实话!”张清扬扳过她的脸,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哼,反正我无所谓!”

    “呵呵,那就好。”张清扬点点头,扭了扭腰,颇为尴尬地说“那个……我这腿啊有点麻……”

    “呃……”王云杉讪讪地扶着他的肩膀站起来,可是腿一软又倒在了他的怀中,这次是醉了。

    张清扬把她扶住,笑道“怎么……酒醉了?”

    “不是酒醉,是人醉了。”王云杉的脸贴着张清扬的脸,然后疯狂地吻着他的脸颊,“你不敢……那我来!反正我也不要脸了,在你心中……我已经是那个随随便便的女人了!”

    “不,”张清扬用手指堵住她的嘴,很认真地说“云杉,在我心中你是那么的高贵美丽、纯白无暇……”

    王云杉开心地笑了,说“我相信你说的是真心话。”

    张清扬把她抱起来,走到床边,轻轻把她放在上面。王云杉紧紧勾住他的脖子说“上来搂着我。”

    张清扬无奈,只好上床搂着她。王云杉闭上眼睛缩进他的怀中,一脸的幸福。张清扬感觉胸口两点有些热,一对柔软的“炮弹”结结实实压着他。他努力控制自己,只是审试着她的脸,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希望……希望我明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不是一个人……”王云杉迷迷糊糊地说完这句话就发出了平缓地鼾声。酒精度数太高,她已经睡着了。

    张清扬轻轻推开她的手臂,让她在床上躺好。刚要离开,看她穿着衣服和裤子,便细心地替她脱去了t恤和外裤。她的里面穿着一套紫色的,因为是夏天,所以是薄纱蕾丝透明的才质,看得出来很高档,好像就是几根绳连接着一块透明的纱布,暴露位置也很多。

    张清扬盯着她看,他不禁吞咽着口水,中间部位明显已经湿了,这是女人不受控制的体现。他赶紧盖上被子离开,在她面前多呆一秒,他的控制力就会倒退一分。

    随着林子健被抓,张清扬面向全省的清扫活动也缓缓展开,经过此役,张系干部又恢复了动力,比之前更卖力的工作,这也让张清扬更加的放心和轻松了。他身边的得力助手有很多,各个部门都有,只要他做好了统一的布署和指令,那么基本就没他的事了。

    从现在开始,张清扬已经完完全全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省委书记了。真正从亲自办事转变成掌握主导思想,控制别人办事。虽然他一直以来都在培养干部,一直都在用思想办事,但过去还是需要自己办事的。可现在,他已经什么事情也不用做了,完全命令别人就可以,他手下的干部都已经成熟起来了。

    趁着这次行动,张清扬也得到了假期,正好陈雅调回京城,完成工作交接之后也得到了长假。张书记决定带着全家人出去转转,散散心。这次从延春归来,可是惹了一肚子气,他现在还没有顺过气来呢。这也难怪,谁让出事的项目是新农业改革,这是他最看重的项目。

    周末,张清扬带

    带着家人来到辽河,坐上游艇顺流而下,飘到了海上。海风徐徐,远方是海天一色,天空中时而飞过成群的海鸥,不远处还有渔船在作业,彭翔坐在床尾,带着涵涵海钓。李钰彤坐在两人身边聊天,她可不想当电灯泡。在船头还坐着一身便装的女孩子,她正在玩弄手里的匕首,她是小雅的警卫和助手,代号叫玲珑,这次跟着小雅一起来到了双林省。

    陈雅就躺在张清扬身边,身上放了一本,看得津津有味。

    突然涵涵大叫一声,赶紧拉鱼线,彭翔伸手帮忙,两人很费力地拽上来一条又大又肥的鱼,李钰彤兴奋地跳起来。彭翔把鱼扔在甲板上的水盆里,笑道“这条鱼能有七八斤啊!”

    张清扬看到儿子钓到了大鱼,硬把小雅拉起来走过去观看。这条鱼长得很漂亮,在水盆里还在挣扎,弄得大家脚上都湿了。

    “这叫什么鱼?”张清扬笑着问道。

    彭翔摇摇头,说“我上次吃过,还很贵呢,什么名忘了!”

    陈雅盯着还在挣扎跳跃的大鱼,淡淡地说道“它也挺可怜的。”

    张清扬惊讶地看向老婆,没有想到这个“杀手老婆”还有心软的一面。

    涵涵拉着妈妈说“每个生物都有其使命,这条鱼长了这么大,注定要登上人类的餐桌,就像人类的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

    “你说得很对。”陈雅点点头,回身对张清扬说“我看书去了,你们玩。”

    张清扬拍着儿子的头说“看到没有,你妈妈现在开始学习喽!”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涵涵郁闷地说“妈妈除了看军事杂志,就是看言情,真没意思!”

    “哈哈……”张清扬心里高兴,小雅爱上言情这个“兴趣,”还是他给培养起来的呢。

    李钰彤蹲在水盆边,用手调逗着大鱼,衣服上溅了水也不在意。张清扬伸了个懒腰,看向彭翔说“难得出来一次,我们就要好好的放松,今后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彭翔点头道“是啊,这样的景色好久没看到了!”

    就在这时候,小雅的警卫接着电话跑到小雅身边低声说了几句。小雅马上坐起来,对彭翔喊道“彭上校,马上命令船长返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