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3章 一头雾水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胡常峰低下头思考,这段时间张书记私下里找他谈过两次话,每次谈话都暗有所指,他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想明白。看似雷电计划的内容他们已经知道了。但是胡常峰明白,张书记找自己谈的两次话,肯定与后续动作有关,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不知道有多久了,我听到一些话,有人说宁远是铁板一块,辽河是铁板一声,延春是铁板一块,省委……更是铁板一块,表面上是说我们的和谐,可是我觉得……这是我们更危险,我们一定要有危机意识!”

    “段书记,崔书记,你们两人明天就去吧,我想我们所等待的契机就要出现了!”

    两人点点头,腰不由得又挺了挺,他们都明白这个计划对双林省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

    “张书记,有些事情我还需要叮嘱一下,以免失误。”段秀敏谨慎地说道。

    “你先去吧。”张清扬说道。

    段秀敏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她早就猜到张书记和崔明亮或者与胡常峰,应该还有话要谈。

    “老崔,你们一定要保证你和段书记的安全!狗急跳墙,宁远的干部都不简单啊!”

    “您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

    段秀敏和大家告辞,先行一步。姚秀灵起身又给几位领导的茶杯里续上水。

    “秀灵,你也去休息吧,不用照顾了。”

    “好的。”姚秀灵也退了出去。

    张清扬看向崔明亮,张口就说“老崔,这件事完了之后,你写份报告,把公安厅长的位子辞了吧。”

    “哦……啊?”崔明亮完全傻了,盯盯地看向张书记,这又是什么意思?

    “张书记,您这个……”胡常峰也懵了,他发现自己的脑了有些转不过来了。

    张清扬笑眯眯地看向两人,说“怎么……舍不得?”

    “不是……”崔明亮连连摇头“我……我想不明白。”

    “你早晚会想明白的,难道你想一辈子就干这个公安厅长了?你就这么点能耐?”

    “我……”崔明亮脸色一红不敢再说了,可是仍然一头雾水。

    胡常峰想起这两次张书记和自己的私下谈话,又琢磨了一下他刚才的话,恍然大悟的样子,笑眯眯地说说“老崔,如果我是你……就听张书记的。”

    “我当然要听张书记的,可是……我就是有点糊涂。”

    “呵呵……”张清扬笑了笑,说“赵强……怎么样?”

    “赵强?”崔明亮想了想,点头道“没问题!”

    张清扬又看向胡常峰,说“你觉得呢?”

    “呵呵,您的老同学了,您最了解,我没意外!”胡常峰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是也没办法。

    “好,那就让赵强接任公安厅长一职。”张清扬拍了板,“这是第一步。”

    “第一步?”两人面面相怯,思维无法跟上张书记的节奏。

    “对,第一步!”张清扬看向两人突然叹息一声,很无奈地说“我也不想这样,但这是政治,我不想省委永远都铁板一块。”

    “张书记,难道您……”胡常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哪个省委书记不都盼望着下面铁板一块?可他……怎么就和自己过不去?

    “好了,这几天大家都累了,接下来还要迎接硬仗,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两人不再说话,只好退了出去。

    “胡省长,您说……张书记是啥意思?”

    “呵呵,张书记不会坑你的!”胡常峰拍了拍崔明亮的肩膀“双林省的干部都要庆幸我们有一位好书记!”

    崔明亮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老实说他真舍不得放下公安厅长的位子。

    办公室里,张清扬起身看向窗外深秋的景色,他相信这些人很快就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东小北来到了宁远市金石县,金石县是大草原,这里百分之六十属于游牧民族,原本,农民靠养殖业为生。但是在十年前一切都变了,在金石县发现了双林省最大的钨矿。根据探测,就在草原的地下,分布着丰富的钨矿资源。

    这一发现当年震惊了全国,更令这个小小的县城一夜间转变了发展思路,大片大片的草原消失了,取尔代之的是采矿设备。财富也打破了金石县农民的正常生活,有财富的地方往往存在着黑暗。小矿主们为了争抢土地,常常打得头破血流。

    大矿主为了兼并小矿,也动刀动枪,农民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一方面要和政府对抗,一方面还要躲避黑社会随时都有可能的报复袭击。这里的土地太值钱了,因为土地的下面就是钨矿。正因为如此,违法案件层出不穷,这也是东小北来到此地的原因。

    第一篇文章发表之后,她就来到了金石县。她想实地采访当地的矿工和农民,最好能够混入矿山,她要掌握第一手的资料。

    然而情况比想象中还要困难,她没有想到当那些人听说她是记者之后,躲得远远的,那些小矿主更是拒绝了她采访的要求,连门都不让进,那些看起来很野蛮的保安还对她动手动脚。

    东小北走在乡村的荒漠之中,四周可以看到采矿井,可是她却没有目标。这里人烟稀少,突然出现一个外人,当地人很快就能分得清。当她试图上前问话时,大家都躲得远远的。

    东小北正生气呢,却发现身后停下了一辆越野车,从中跳下几位男子向她跑来。她预感的不妙,撒腿就跑。这时候从侧面又开过来一辆很普通的大众汽车,车子拦住了她的去路,司机打开车门,大喊道“快上车!”

    什么叫雪中送炭?此时的东小北就有这种感觉。她向后扫了一眼,看到后面的人马上就要追上来了,东小北来不及细想,赶紧钻进了车里。

    她坐在车拍了拍胸口,通过后视镜看到那几位追过来的男子骂骂咧咧,又跑回了越野车。大众车里算上司机,一共有两位男子。两人很普通的衣装打扮,看不出是干什么的。

    东小北想不出他们为何帮自己,担心逃出狼窝又进虎穴,警惕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笑眯眯地说“你不要害怕,我们是张书记派来暗中保护你的,下面请按我们的计划行事……”

    “啊?”东小北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个色狼书记还想干什么?

    “你不相信?”

    “我相信,”东小北向后看了一眼,发现那辆越野车已经追了上来,拍着胸口说“张书记怎么知道会有人抓我?”

    男子笑眯眯地说“张书记是什么人,自然把一切可能都算到了。我说妹子,你到宁远暗中采访了这么多地方,还写了篇文章,现在动静闹得这么大,宁远市能不做出反应吗?”

    东小北点点头,突然一愣,皱眉道“这些天……你们一直跟踪我?”

    “美女,跟踪这个词多难听啊,哥俩是在暗中保护你。”开车男子笑道。

    开车的男子向后扫了一眼,冷笑道“这帮小子还在追呢,哥哥先带他们兜兜圈子!”

    东小北有些疑惑,问道“他们真是宁远政府派来的?怎么看着像黑社会啊!”

    “那是便衣警察,应该是宣传部安排的公安,我想一会儿金石县方面也会得到通知,我们要腹背受敌了!”

    “啊……那怎么办?两位……大哥,我们往哪儿跑?”

    开车的男子说“这是金石县的辖区,一但他们发动起来,我们是没处跑的!”

    东小北的脸上流出了冷汗,如果现在被政府的人控制住,那她人身自由没了不说,手上的材料也会被收回去。最重要的,像宁远这样霸道的地方,如果官方对她做出什么事来,今后又是一桩冤案。几年前,也是一位女记者调查一起事故,结果被宣传部的人给偷偷关了起来,看守看女记者姿色不错,又把她给强暴了,最后导致女记者精神失常。

    一想到那位同行的遭遇,东小北的心就提了起来。

    “妹子,不要怕,他要抓就抓吧,等和他们玩腻了,咱就等着让他们抓!”

    “你什么意思啊?这帮王八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艺,姑奶奶我还没结婚呢,万一他们……”东小北气呼呼地说“张书记不是让你们来保护我吗,你们就是这么保护我啊?”

    两位男子笑了,说“只要能保护你,即使被他们抓了又能如何,你只要和我们在一起,就没有人能伤害你!”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喂,那个色狼书记到底是什么意思?”东小北对张清扬充满了怨气,用上了李钰彤对张书记的称呼。

    两人哈哈大笑,没想到他们眼中的首长被这个丫头称为色狼书记,这丫头还真是不简单啊!难道说她和首长之间……早就听说首长是情场浪子,不会这丫头也是他后宫中的一员吧?想到这里,两人的目光就有些暧昧。

    东小北是何等人精,身为一名职业作家,自然能猜出他们在想什么,气道“瞧你们那猥琐的目光!”说完回头看了一眼,那辆越野车越来越近了,就快要顶在大众车的屁股后面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想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