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2章 临时起意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李钰彤傻归傻,可是在关键时刻总能按照张清扬心里的想法做事。他们之前没有商量,张清扬也是临时起意,准备在白世杰面前上演这么一出戏。没想到她还真上道,配合得天衣无缝。对于白世杰这种聪明人来说,通过刚才那场“逼真”的戏,一定能从中看出很多东西。张清扬利用了李钰彤的性格,更利用了白世杰的聪明,如果没有这两人的本色出演,这出戏就不会成功。白世杰做梦也想不到张清扬刚才是“假戏”,而李钰彤却是“真演”。

    张清扬正在为自己的智慧而得意,同时也感觉有些愧疚李钰彤。大约十几分钟后,李钰彤就跑了回来。外面的风很大,她穿得又单薄,看样子冻坏了,整个人瑟瑟发抖。

    “快……暖和一下!”张清扬心疼地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将她拉入怀中。她整具身体都是冰冷的,缩在他怀中发抖。

    “好冷……”李钰彤的牙齿碰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声音。

    张清扬将她抱起来走进房间,用被子把她包裹在床上。李钰彤幸福地看着张清扬,喃喃道“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在别人面前骂我了!”

    “嗯,我答应你!”张清扬点点头,隔着被子抱紧她说“还冷吗?”

    “好……好点了……”李钰彤的身体还在打冷颤。

    “情况怎么样?”张清扬问道。

    “您猜得没错……”李钰彤喜滋滋地说道“我远远跟在他的车后面,看到他的车出了常委院就停下了,他从车里下来又往回走!差点看到我呢!”李钰彤拍了拍胸口。

    “看到你了?”张清扬也吓了一跳。

    “还好我聪明,飞快地躲进了绿化树后面!”

    张清扬气得瞪了她一眼,说“说重点!”

    “他一个人溜了回来,果然去了省长家!是省长夫人开的门,就是那个漂亮的安族女人,那女人就穿着睡衣,笑起来……”

    “好了,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张清扬打断李钰彤的话,免得她继续深化加工下去。张清扬早就知道白世杰不是省油的灯。他先跑到自己这里表忠心、献殷勤,随后又把从这里得到的情报拿给省长吾艾肖贝讨好关系。这只老狐狸,自己还真小看他了!

    李钰彤被张清扬打断自己的“文学创作”十分不满意,皱着眉头说“我我……我还没说完呢!”

    张清扬白了她一眼,想起刚才的事,解释道“我希望你明白,我刚才那么对你,就是不想别人误会我和你……”

    “误会什么?”李钰彤像个白痴似地问道。

    “你说呢?”张清扬郁闷地说道,她是真傻还是装傻?

    “哦……你是说怕他们当我是你的情人?”

    “嗯。”张清扬板着脸点点头。

    “可是……你说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李钰彤一脸天真地问道“我们整天生活在一起,而且还有了肌肤之亲……”

    “等等……”张清扬立即打断她的话“谁和你有肌肤之亲了?”

    “难道不是吗?”李钰彤鄙夷地看着他,玩完了就想不承认,还省委书记呢!

    “你不就是给我做个推油,然后……难道这就想赖上我了?好像我没对你怎么样吧?是你自己……”

    “你……你真无耻!”李钰彤张牙舞爪地恨不得把他撕碎。

    “怎么着?”

    “我们明明做了那种事,那天你都喷到我嘴里了!”

    “那……根本不算,你再胡说别说我骂你……甚至赶你走!”张清扬心虚地喊道。

    “你刚才说什么了,你再骂一次?”李钰彤逼视着他的眼睛。

    “白秘书长,大晚上的过来……是看我还是看省长啊?”乌云请白世杰坐下,一支雪白的胳膊搭在他的肩上,态度暧昧。

    乌云的头发还没有干,身上只穿着睡衣,李钰彤说得没错,因为她刚刚洗完澡。在白世杰还没来之前,她身上只披了件雪白的浴巾,听到有人敲门,这才急匆匆地扯了一件睡衣穿上。

    白秘书长了解乌云的性格,听她如此和自己说话并不觉得意外,嘿嘿笑道“我是想来看你,不过又不好意思来,所以就假借找省长的机会来看看漂亮的省长夫人!”

    “哈哈……”乌云笑得花枝乱颤,一对没有任何束缚的猛烈地跳动着,身上散发着沐浴花香的味道。“秘书长,您可真会说话啊,人家听了好激动!”

    “呵呵……省长不在家吗?”白世杰扫了一眼,房间里没有吾艾肖贝的半点影子。房间里孤男寡女,乌云又穿得如此性感,白世杰必须注意一下影响。他已经清楚地看到了乌云的两粒凸点,身上难免有些燥热热。

    “呦,刚才还说是来看我的,怎么进门就找我男人啊?”乌云妩媚地瞪了白世杰一眼“他不在家不是更好吗?”

    “哈哈……乌云,我要是多来几次,至少要减寿十年啊!”白世杰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向沉稳的吾艾肖贝怎么会选择一位年轻漂亮的交际花。虽然这样的女人可以替他办很多事,但不了解情况的肯定会对乌云产生一些误会。其实乌云只是习惯了同省委的这些领导开玩笑,天性开朗,而不是真的风流成性。不过,她的妩媚却是与生俱来的。

    乌云咯咯笑着,甩了甩湿润的头发,指了指楼上说“洗澡呢,等会吧!”

    “没一块洗?”白世杰含笑打趣道。

    “哼,人家本来正一块洗,谁知道秘书长来了啦,我这不……只好跑出来迎接呀!”

    “哈哈……”白世杰终于明白为何省府两院的干部都愿意到省长家里汇报工作了,有这样骚媚到骨子里的女人陪着聊天,只是说上几句话就觉得神清气爽啊。

    白世杰指了指楼上,玩笑道“真是不好意思啊,打扰了两位的雅兴,要不我先回避一下?”

    “算了,雅兴这东西可不是随时都有的!既然已经被打扰了,那你回避也是没有!我现在到是有了和秘书长聊聊的雅兴,不知道秘书长愿不愿意和我聊啊?”

    “呵呵,只要省长同意,我当然愿意啦!”

    “我没意见,你就是把这个女人带走我也没意外!”楼上传来了吾艾肖贝的大笑声,他慢慢走下来,身上只披着浴袍。

    “老东西,你不穿衣服就下来了!”乌云迎上去替他擦着头发,“你先进去换身衣服,这样会感冒的。”

    “你就不怕感冒?”吾艾肖贝含笑反问道。

    “人家是女人!”乌云推了他一把。

    “哈哈……你这个女人啊,知道的是我老婆,不知道的还以为……”

    “还以为什么?”乌云不客气地问道。

    “老白,你说呢?”吾艾肖贝似笑非笑地看向白世杰。

    “要我说……看到乌云,我都不敢以为了。只敢偷偷地想入非非啊!”

    “哈哈……”吾艾肖贝大笑不止,挥手道“你坐,我去换身衣服,是有点冷了!”

    “省长,我不急,您快去吧。您要是感冒了,,乌云可就要收拾我了!”乌云并不姓乌,乌云只是她的名子,所以大家都叫她乌云。

    乌云回头对白世杰笑了一下,说“我去给他找衣服。”

    望着两人的背影,白世杰确实有点想入非非了。这两人刚才在一起洗澡,准备做什么事不言而喻。看着乌云那风骚性感的身体,白世杰有点蠢蠢欲动了。

    乌云轻轻把房门关上,压低了声音问道“他怎么会现在过来?”

    “肯定有事情,”吾艾肖贝一边解开浴袍一边说道,“我猜和张书记有关。”

    “为什么?”

    乌云琢磨了一下,微笑道“他想通了?”

    “哼,不知道啊!”吾艾肖贝长叹一声,把浴袍扔在床上,顺手接过乌云手里的衬衫。

    乌云低头看了眼他胯间的肮脏之物,媚笑道“这老家伙什么时候来不好,偏生现在过来,耽误人家正事!”

    “呵呵,我最近太忙了!”吾艾肖贝伸手捏了一把她光滑的小脸,满脸疼爱歉意。

    “哼,白陪你泡了半天澡,一点用处也没有!”乌云厥着小嘴,弯下腰吻了吻。

    “什么味道?”吾艾肖贝满脸的笑意。

    “花香的味道,让你泡澡有好处吧,省得骚!”

    “呆会儿让你吹个够!”吾艾肖贝把她拉起来“别让老白久等了,帮我穿衣服。”

    乌云一边替他整理着衬衫,一边说“让他久等一会儿有什么不好!”

    “那让他听听你的叫床?”

    “去你的!”乌云咯咯笑着,又给他提上裤子,说“我累了,先躺一会儿。”

    “嗯,你歇着吧。”吾艾肖贝点点头,亲自把柔弱无骨的她抱到床上。

    “老家伙,不许超过半个小时!”乌云一脸慵懒,依依不舍地伸手勾了下吾艾肖贝的脖子。

    “腻味!”吾艾肖贝苦笑着把她推开,他知道再不离开就没心情和白世杰谈话了。

    白世杰正猜测着这对老夫少妻在干什么的时候,吾艾肖贝满面红光的走了出来,脸上洋溢着幸福而青春的光彩,在白世杰看来这神情多少有些骚气。

    “老白,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吾艾肖贝重新伸出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