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9章 从哪儿跌倒,就从哪爬起来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张清扬笑道:“是很诱人,所以我们很感兴趣。”

    “放了我,我告诉你所知道的一切,怎么样?”

    “你觉得这比买卖很公平吗?”张清扬反问道。

    “似乎是不太公平,因为这些秘密就装在我的肚子里,说与不说对我而言都没有什么影响。而你们呢……却要放我离开,呵呵……”

    “对啊,你看你也知道不公平,所以我怎么会答应呢?”

    “谈判嘛,我们需要一个交流的过程。”金凤凰整理了一下金黄的头发,又挺了挺胸脯,突然把话题扯到了别处,“张书记,您说我漂亮吗?”

    “岂止是漂亮呢,应该说很性感。”

    “真的吗?”

    “当然了。”

    “太谢谢了,我很高兴。”金凤凰妩媚一笑:“您刚才还说不公平呢,要不然……把我也当成筹码吧,陪您一夜?两夜也行,怎么样?”

    “你放屁”不等张清扬有所反应,郑一波先跳了起来,指着金凤凰大骂道:“你有病是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

    “好了!”张清扬打断郑一波的话:“这还没你说话的份!”

    “我……”郑一波气呼呼地盯着金凤凰,真想掏枪毙了她。

    “呵呵,张书记,你可以考虑考虑嘛……”金凤凰掩嘴轻笑,在两人面前骚首弄姿。

    “你……”郑一波咬着牙,恶狠狠地瞪着金凤凰,终究没敢再说话。

    “我虽然很有兴趣,但是我可不敢啊!”张清扬苦笑着摇头说:“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有规定,二是……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谢立科!”

    “哈哈,老谢?”金凤凰放声大笑:“张书记,好吧,我不和您开玩笑,您开个价,放我出去需要什么条件?”

    张清扬摇摇头,说:“你可以把你知道的东西告诉我,我会让你更加的自由,更会改善你的生活条件,但是不能放你走……眼下不行,或许以后可以,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决定。当然,还需要向上级汇报,替你求情。”

    “哟,我可真感谢您!”金凤凰冷冷地盯着张清扬:“你觉得不放我走,我会告诉你这些情况吗?”

    “那是你的事,”张清扬站了起来,“美丽的小姐,这些事你不告诉我们,我们也会慢慢调查。在我没有接到任何的消息之前,我不还是把你抓了进来。”

    “哈哈……”金凤凰也站了起来,走到张清扬近前,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点头道:“没错,这确实是一个例子。我知道,您对我有些怀疑。如果我告诉你,最近几天,西北或许有事情发生呢,您信不信?”

    郑一波机警地站在领导身后,怕她对领导不利,这次并没有说话。

    “我相信,”张清扬点点头,“可是我仍然不能放你走。”

    “这么点小事,还无法让您放了我,”金凤凰微微一笑,“我只是想让您认识到我的价值……”

    郑一波看向张清扬,有些不确定金凤凰的话。

    张清扬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你的意思是要帮我抓住这些人?”

    “您想吗?”

    “我到是很怀疑,”张清扬问道:“你整天被关在这里,怎么会了解外面的情况?”

    “您不用怀疑,我是分析出来的。”

    “分析?”

    “您想啊,西北搞灭了雪狼兵团,这让你们声威大震,那些组织肯定要给你们点厉害瞧瞧。另外,以华夏官方的习惯,取得这么大的胜利,肯定要大肆庆祝或者要给一些人颁奖吧?如果你是恐怖组织,会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呢?只要有丁点的活动,就会取得不错的效果,会给您的脸上抹黑……”

    郑一波大惊,这也正是他们担心的情况。

    “不错,分析得不错,可是你知道行动地点吗?”

    “这个嘛……肯定不是在哈木,一定是在金沙!”

    “为什么?”

    “你们还有一句古话,从哪儿跌倒,就从哪爬起来,对不对?”

    “没错,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张清扬暗暗记下。

    “看在您送我一支烟的面子上,我送给您这个消息,希望下次见到您……会有好成果,当然,那个时候希望您别意外……”金凤凰笑得意味深长,伸手整理了一下张清扬的西装。

    “谢谢,希望吧!”张清扬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单间。

    刚刚来到外面,郑一波就急不可待地问道:“张书记,您怎么看待她说的这些?”

    “应该是事实,”张清扬点点头,随后又说道:“面对这种人千万不能激动,明白吗?”

    郑一波老脸一红,点头道:“对不起,刚才我……”

    “好了,你注意到她最后说的话没有?她说希望我别意外……这是什么意思?”

    郑一波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张清扬沉思道:“我总感觉她好像在表达什么……”

    “或许故弄玄虚吧!”

    “担愿不要出事,金沙那边一定要加强戒备,争取提前发现他们的行动!”

    “我明白!”郑一波紧张地握紧了拳头。

    房间里,金凤凰微微一笑,自言自语地说道:“张书记,你送我一支烟,我送你一个消息……”

    省长办公室,吾艾肖贝正在同司马阿木聊天,两人谈到了解东方要来的事情。

    司马阿木不屑地说:“和我们又没关系,我们干嘛要去迎接?看着他给张清扬庆功?”

    吾艾肖贝无奈地说:“你要敢不去,我不拦着!”

    司马阿木讪讪地笑,说道:“我是不愿意去,可是不敢啊!他解东方是什么人,人家可是首长!”

    “你知道就好,这次的事……一定要接待好!无论反恐总队的事和我们有没有关系,这都是西北的工作,明白吗?”

    司马阿木点点头,说:“最近来的那批人您了解过没有?那个叫什么……江小米的,才多大啊,就成了省委办主任,这不是儿戏嘛!”

    “这个女人可不简单,你没看她的履历吗?当年张清扬搞农业改革,她就是挑大旗的人!是国内最先搞农业改革的干部,在这方面可以说是专家,曾经被多个省份请去讲课。后来去了双林省,到工业大市当了市委书记,这个女人有能耐啊!”

    “哼,还不是有张清扬罩着!”

    “张清扬用人虽然都是自己人,但是他的眼光很独到,如果没有真才识学,是不会受到重用的!”

    “省长,按您这说法,张清扬把这么个人安排在省委办,不是有点大才小用吗?”

    “呵呵,你只看到了表面,张书记应该有更大的目的!”

    “什么目的?”

    “再过几年老白就要退二线了,如果我没有猜错……”

    “您是说张清扬想让这个女人接班?”

    “应该是……”

    “他想得也太美了吧?”

    吾艾肖贝笑道:“即使不接班,将来在西北也会有不错的发展前景。看来,张清扬是想在西北长住了!”

    司马阿木皱了下眉头,冷笑道:“他别得意的太早,我从京城那边得到消息,乔家老二被放出来了,你说这事不是明摆着让张清扬难堪吗?”

    “嗯,我也听说了。看来你真的成熟了,知道了解京城那边的消息了!”吾艾肖贝感觉很欣慰。

    “省长,我们的机会来了,什么时候动手?”

    “急什么?”吾艾肖贝摇摇头:“先等等看,看他下面的工作想怎么做再说吧。”

    “好吧。”司马阿木已经有些等不急了,坏笑道:“我不动张清扬,但是不代表不动别人!”

    “你想干什么?”

    “省长,最近没什么动静,我想安排个朋友到办公厅上班,怎么样?”

    “就是那个女的?”

    “嗯。”司马阿木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吾艾肖贝犹豫了一下,说:“我本不想多问的,但是你这么急着安排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司马阿木微笑道:“她手里有一些东西……对我很重要,有了这些材料,咱们胜算更大!”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

    “司马啊,金翔的事不能乱搞,明白吗?”

    “省长,金翔的事早晚是个麻烦,我们不搞,别人也会搞!我知道您担心什么,但是如果把问题转嫁到别人身上呢?”

    “你是说……”

    “这件事交给我吧,怎么样?”

    吾艾肖贝琢磨了半天,最终点头道:“好吧,你小心点。”

    司马阿木兴奋地点点头,这一天他等得太久了!

    司马阿木离开后,吾艾肖贝久久未能平静。身为当初引进金翔这个大项目的直接负责人,他很清楚现在金翔存在的问题。司马阿木的话不是没有道理,金翔现在已经成了火药桶,没准哪一天就要爆炸,那样对他十分的不利。

    但如果之前自己人将它引爆,而巧妙地把问题引到别人身上去,那么吾艾肖贝就安全了。必竟从金翔的项目引进开始,这三年来负责的领导可不止吾艾肖贝,因此不是没有操作的可能性。

    吾艾肖贝叹息着站起来,希望司马阿木能成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