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9章 南北分化严重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张清扬微微一笑,他早就想到吾艾肖贝会这么说的,一点也不感觉意外。他点头道:“省长说得没错,经济的发展来源于合作,这是好事,其它的你就不用考虑了,这样的活动很好,应该参加。”

    “呵呵,是啊,我就知道您会同意的!”吾艾肖贝如释重负的模样,笑道:“我相信今后在张书记的领导下,西北的经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张清扬淡淡地回应道:“其实西北的经济最近几年发展一直不错,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贫富差距问题。你比我还清楚,西北贫困地区到底有多么严重,有些农牧地区,人均每年的收入还不到两千元,基本生活都难以保障,是吧?”

    “是啊,西北各地的收入差太大了,南北分化严重,这是一个严重问题!”

    张清扬的脸色很沉重,叹息着说:“那些贫穷的地区往往是少数民族聚集地,西北除掉安族人,还有十多个少数民族,总共生活了有四十多个民族,如果不解决好发展的均衡问题,西北的稳定就无法保障。一般而言,越穷的地方越容易出问题。”

    吾艾肖贝附和道:“那就要看张书记高瞻远瞩了,大家都拭目以待!”

    “哎呀,你也不用给我戴高帽,西北的问题复杂啊,一手搞发展,一手搞稳定,最重要的是民族问题,难啊!”张清扬一脸苦笑。

    吾艾肖贝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他知道张清扬想引导自己表述看法,他才不想上当。现在人人都知道张清扬要在西北搞改革,具体怎么个改法还不清楚,他这是想试探自己,甚至逼自己主动提到改革的事。

    张清扬见他不接话,接着说道:“省长,你去西海之后同张书记好好谈谈,把上次的事件说清楚,表明我们的立场和态度,别因为上次的事影响了两省的关系。”

    吾艾肖贝刚要说话,突然意识到这是个陷阱,立即说道:“我会和西北省长说明您的意见,至于西海的张书记……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人,这次活动是西海省政府发起的。”

    “嗯,希望能见到吧。”张清扬看了吾艾肖贝一眼。

    “张书记,这两天省政府的工作您就多盯着点,辛苦您了。”

    张清扬轻轻挥手,笑道:“和我不用客气,你安心去谈工作。”

    “那我就先回去了,还有些事需要交待一下。”

    “好好,我就不强留你了。”张清扬起身送客。

    吾艾肖贝忙说:“张书记请留步。”

    “无妨,无妨,我送送你吧。”张清扬把吾艾肖贝送到了门口。

    “张书记再见!”

    “再见!”

    吾艾肖贝的秘书听到声音,赶紧从一旁的秘书室走出来,陪着领导离开了。不远处,白世杰也走了过来,他和省长打了下招呼,径直走进了张清扬的办公室。

    “老白,有事吧?”

    “张书记,全国两会工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请您过目。”白世杰把文件交到张清扬面前。

    张清扬接过来看了一眼,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白世杰问道:“刚才省长来……”

    “汇报一下去西海的事情。”张清扬解释道。

    “哦……”白世杰的眼睛眯了一下,说:“省长还是很守规矩的。”

    “呵呵……”张清扬只是笑了笑,问道:“两会期间,家里的工作都准备好了吧?”

    “您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那就好,有你这句话我当然放心。”张清扬满意地笑了,“老白啊,你最近辛苦了!”

    “张书记说得哪里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跟着您干,我最近精神头很好!”

    “嗯,这是我最喜欢听到的话!”张清扬说完又想到了江小米,问道:“今天怎么没看到小米同志?”

    “啊,她还在和对方谈判,下午应该会有消息了。”

    “行,我知道了。”

    “张书记,我先下去了。”

    “好好……”

    白世杰离开后,秘书钱承亮走了进来。张清扬抬头看了眼他的神态,就知道有事,问道:“小钱,怎么了?”

    “张书记,我……我刚才接到了马金山的电话。”

    “马金山?”张清扬愣了一下,随后问道:“他说了什么?”马金山就是金翔收购前原冶金厂的厂长,张清扬同他见过几次面之后,就把秘书的电话留给了他。

    钱承亮回答道:“他让我问问您金翔的事是不是……就这样了?”钱承亮说完小心地看了下领导的脸色,马金山的原话可是比这难听多了。

    “呵呵……他又沉不住气了?”张清扬笑道。

    钱承亮说:“嗯,他对金翔的现状很不满,虽然大部分工人得到补偿后都不闹了,但是他一直都怀疑金翔有问题,他……”

    “他骂我了吧?”张清扬可以想到马金山都说了什么,这位正直的知识分子原以为自己会揭一揭金翔的盖子,却没想到这么久了还没有动静,他自然对自己失望了。

    “那到没有……”钱承亮脸色一红,吱唔道:“他确实有些情绪,我安抚了一下。”

    “小钱啊,你怎么看金翔的事?”

    “您知道的,有些事我也不太了解,所以不好判断。但是我想现在大部分职工已经不闹了,马金山仍然坚称有问题,或许金翔真有问题。当然了,这种国企改革引进外商投资的项目,多多少少都存在问题。”

    “是啊,所以有些事不能轻易动,除非有十足的把握,另外还要找准时机,你说是吧?”

    钱承亮心中一亮,明白了领导的暗示,点头道:“您说得对,我明白了。”

    “你替我好好安抚他,告诉他邪不压正,最近不要闹,该管的事我一定要管的,但我更要从全省出发!”

    “您放心吧,他的事我来解决。”钱承亮心中已经有数了。

    “嗯,让他把心放宽,船到桥头自然直!”

    钱承亮微笑点头,领命而去。

    张清扬拿起签字笔继续签署文件,却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心思都放到了金翔上面。金翔的事他不是不想管,而是还没到一个时机,另外他也替冷雁寒担心。可以很认真地说,他对这个女人有好感,虽然不见得一定要发生什么,但这种暧昧的感觉是很难得的,他也知道冷雁对他也有同样的感觉。张清扬曾经多次暗示冷雁寒能主动交待金翔的问题,可她或许考虑的东西更多,也不想麻烦张清扬,两人在交谈中,她一直在刻意回避金翔所面临的窘境。

    张清扬叹息一声,他感觉冷雁寒不是坏女人,她应该是被形势所逼。他很想帮帮冷雁寒,又怕一发不可收拾触犯了他本不该碰到的东西。当然,他迟迟不向金翔开刀,并不是因为他和冷雁寒私人间的关系,而是有着更深更远的考虑。他在西北正在下一盘大棋,金翔的问题很有可能成为他的棋子,这步重要的棋子还没有到落下的时候。

    下午,张清扬收到了两个好消息。第一个好消息,江小米同文化投资公司的谈判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对方做出了让步,虽然离江小米心中的想法还有一定的距离。但看情形这个口子一开,接下来的谈判会更加容易。

    听着江小米的汇报,张清扬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看着她那张明媚而美丽的脸,真是一种享受。江小米穿了一身紫红色的职业套装,把整个人显得很高雅而成熟,有一股女强人的气势。而在这女强人的背景之下,却隐藏了一具妙曼性感的身姿,高耸的酥胸,圆润的臀部,细长而笔直的腿,总会让人短时间内出现幻觉。张清扬相信,同这样漂亮的少妇谈判,对方一定大饱眼福,做出让步也是情理之中的。

    张清扬猜得没错,虽然江小米在谈判桌上的表现很强势,但是她的性感和优雅很好地调节了僵硬的气氛,特别是那对在白色衬衣掩盖下的美胸,总让人忍不住口舌生津。江小米的胸不算大,只能算中等,但是胸形好,高而挺拔,使之看上去十分诱人,单那高耸的外形,便能让男人想像得出双手握上去的美妙手感。

    张清扬美美地欣赏着,不由看得呆住了……

    “张书记,情况就是这个样子,或许他们也知道以前的条件过于苛刻,所以这次让步很明显,我觉得还有再压一压的可能性!”江小米低着头,看着谈判备忘录兴奋地说道,说完不见张清扬回应,抬头一瞧,羞得满面通红。

    此时张大书记的目光正直勾勾地盯着江小米同志的胸脯,没有任何的反应,整个人都看得呆住了。

    “张……张书记……”江小米又叫了一声。

    “啊,你说得对!”张清扬好不尴尬,发现被人家看破了,马上收回目光,老脸一红,尽量掩饰着窘态。

    江小米瞧见老领导的模样,不禁有些好笑,同时对自己反而更有自信了。女人往往如此,谁不喜欢被自己欣赏的男人盯着看?

    “张书记,您……您听到我说什么了吗?”江小米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胆子,尽然敢问出这种话。

    “呵呵……听到了,听到了……”张清扬抓了抓头皮,讪讪地说道:“小米,你越来越漂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