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2章 一针见血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张清扬笑道:“要论,除掉西北首府哈木,沙园是很喜人的。但是沙园的贫困人口也不少吧?沙园在矿业、石油、天然气等资源的储备上很多,国企对资源的开发令增值很快,但是沙园百姓并没有得到实惠。综合来算,不见得巴干多吉的能力有多么出众,而是他选择了一个好地方!”

    “没错,您分析得很对。这几年沙园的经济增涨完全靠资源税收,其本土的实体经济并没有多么发达,贫苦地区一大片,您的分析真是一针见血啊!”

    “这是一个聪明人,不然就不会那么霸道。”张清扬给出了结论,“我虽然和他深入的接触只有一次,但也看出来了,想要调查他应该很难!”

    白世杰皱起了眉头,说道:“这有点像伊力巴巴,他在西北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可最后还不是?所以我觉得只要他有问题,早晚都会暴露出来的!”

    张清扬笑道:“相比于伊力巴巴,巴干多吉比较懂得收敛,伊力巴巴是有点狂得没边了!”

    “嗯,是这样。”白世杰深深地看了一眼领导,小心问道:“张书记,您觉得这件事……应该怎么办?”

    “呵呵,你觉得呢?”

    “我觉得现在不是时候,马上就进京召开两会了,我们都不能分心。这个时候要动难免打草惊蛇,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而且巴干多吉是省长十分欣赏的干部,要查他……难度不小啊!一但查不出什么,那么他要跳起来……”

    张清扬笑了笑,白世杰说得没错,如果是他主张调查巴干多吉,结果有没有证据,那么省长肯定要反击,对他将会产生十分不利的影响。他又问道:“老白,这里没有外人,你和我说一句实话,你觉得巴干多吉有没有问题?”

    白世杰颇为尴尬地笑了笑,不暇思索地说道:“我只相信一句话,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呵呵,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说到这里,张清扬的脑海里努力回忆着几个月前去沙园时发生的一切。突然,记忆中浮现出一个风情女人的画面,那是一位妩媚的成熟女人,她很懂得利用女人的优势和领导搞好关系,正是沙园的市长拜黑拉。

    想到那个女人,张清扬问道:“老白,你怎么看沙园的市长拜黑拉?”

    “这个……”白世杰的脸有些红,拜黑拉在西北的名声可不是很好,和不少省委的领导都有些关系。

    “怎么了?”

    “下面对她的传言不是很好,虽然我认可她当市长的能力。”

    “什么传言?”

    “就是那方面的……”

    “呵呵,树大招风,女人漂亮了……绯闻就多啊!”张清扬笑道。其实他心里明白,像拜黑拉这种没背景的女干部能在这个年纪出任市长,多多少少和省委的大领导有关。或许这也是官场的现实吧,到不能说她是谁谁的情人,只能说她利用自己的身体优势做过一些不齿的交易,是对还是错还真不好说。

    白世杰心中也奇怪领导为何谈到拜黑拉,他相信领导应该听说过有关拜黑拉的传闻。想到这里,他心里也就没什么负担了,接着说道:“一些干部都说她是公共汽车。”

    “公共汽车?”张清扬一下子没听明白。

    “谁都可以上……”

    “啊……”张清扬无奈地拍了下脑门:“有些人的嘴巴太缺德啊!”

    “是啊,虽然她风评不好,但也不至于谁都可以上。”

    “好了,这件事先压一压,两会后再说,你去忙吧。”

    白世杰站了起来,临走前又说道:“拜黑拉自从去沙园之后被巴干多吉压得死死的,应该不会太痛快。”

    张清扬愣了一下,白世杰这个时候说这话绝对不是偶然,应该是想表达什么。张清扬捏着举报信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手机的铃声打扰了他的思路,是他的私人手机。张清扬拿起手机一看,微笑着接听:“我是张清扬。”

    “呵呵,知道你是张清扬,猜猜我是谁啊?”电话里传出一个温柔的女声。

    “雁寒,有事吧?”张清扬笑道。

    “晚上有空吗?”冷雁寒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怎么,又想请我偿偿你的手艺?”

    “呵呵,赏脸不?”

    “可以,下班后我过去?”

    “那我等你啊!”

    “好的!”

    “那就晚上见吧!”冷雁寒开心地挂上了电话。

    能够接到冷雁寒的电话,张清扬很高兴,他最近总能想到这个充满忧郁眼神的女人。即使冷雁寒不主动约她,他也想打个电话问问她的近况。说来也怪,接到她的电话之后,张清扬的心思也平稳下来,不像之前那么浮躁了。

    张清扬喝了口浓茶,心思又飘到了西海。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晚上张泉应该会和吾艾肖贝会晤。

    张清扬想把举报信的事压一压,暂时不通知纪委书记田小英。然而,他没有想到田小英却主动上门了。

    下午,张清扬看到田小英不请自来,马上就想到了举报信的事情。双方先是客套了一翻,随后张清扬问道:“田书记,有事吧?”

    “张书记,我收到一封奇怪的信,这个……”田小英一脸的疑惑,从包中掏出了一张纸。

    张清扬微笑着把纸接过来,展开一看不由得笑了。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盘门县的案子没有结束,详情请问省委书记。

    署名是“知情人”。

    “知情人?”张清扬摇摇头,他相信这和那位退休职工应该是同一个人。

    “张书记,我很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好手段啊!”张清扬把上午接到的那封信找出来递给田小英。

    田小英好奇地接到手里,展开开了一会儿,笑道:“我明白了,这个人还真是狡猾!”

    “估计他是怕我把这件事压下来,所以让你来逼我……”

    田小英满脸尴尬,不好意思地说:“张书记,真是对不起,我……我没想干扰您的思路,就是……反而被人利用了!”

    “这事不怪你,有没有这封信,我早晚都要告诉你的,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的。”张清扬摆摆手:“田书记,我到是很好奇他的手段,如果是一般人接到这样的信件,我相信他是不会找我的。但是他发给你就相信你会来找你,你说这代表着什么?”

    “这……”田小英一点就透,笑道:“此人对省委的局势很了解啊,她知道我一定会找你问个明白!”

    “是啊,这事有点意思,可不像简单的举报!”

    “那怎么办?”

    “无论怎么办,现在也不是时候,马上就要进京了。”

    “是啊,沙园的事不好查,曾经成立了多少个专案组,都没有什么结果!”田小英无奈地说道。

    “田书记,这封信你先拿着,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或许对你们的办案有帮助。”

    田小英迟疑道:“这……这不好吧?”

    “我说过了,这件事我早晚都要找你,不是因为你来找我我才提起。”

    田小英笑了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回去研究一下。”说完,把举报信装进了包里。

    张清扬说:“田书记,此事先不要声张,等我们最终确立了再说。”

    “嗯,不能打草惊蛇。”田小英明白张清扬担心什么。

    “这个举报人有点小聪明啊,呵呵……”

    田小英皱了下眉头,附和道:“他也不是什么好心。”说完起身道:“我就不打扰了,您忙着。”

    张清扬将她送到门口,回身就发现手机上多了条短信:

    晚上等你,不许忘了!

    下班后,张清扬如约来到了冷雁寒的家中。整个下午他都如坐针毡,老盼着天快些黑下来。可是等天真的黑了,他又有些心虚,就好像初恋的男人,有些茫然无措。

    张清扬到的时候冷雁寒已经把饭菜做好了,房间里响着肖邦的小夜曲,夜灯昏暗,她坐在张清扬面前显得有些不真实,仿佛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子。张清扬的眼皮有些重,似乎不敢正眼看她,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迷人的光芒,害得他不敢睁眼。

    冷雁寒没有化妆,头发随意地绑了个马尾吊在脑后,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米黄色长款睡衣,下面光着两条长腿,总会让人误以为下面什么也没穿。张清扬知道她穿了底裤,因为刚才冷雁寒端菜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内裤的印痕。

    “你怎么了?”冷雁寒替他倒上红酒,很奇怪地问道。

    “没……没什么,”张清扬大窘,还以为她发现了什么,忙说:“这音乐真好听。”

    “呵呵,我喜欢,有时候一个人无聊就在家里听听,或许这是排解寂寞的方式吧。”冷雁寒微微一笑,目光说不出的迷人,两道弯眉如画,红润的嘴唇好像水蜜桃的尖。

    张清扬环顾四周,问道:“你最近还好吧?”

    “挺好的,我们这种人,生活很少属于自己,就那么回事吧。”

    张清扬抬头看她,发现她的眼神又变得犹豫了,笑道:“雁寒,你不适合当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