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1章 无往不胜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不过……”

    “不过什么?”吴德荣的脸色不太好看,其它人的目光也被天算子吸引了,听他这么一解释,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天算子见大家终于信了他的话,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刚才说过了,佳节本该多歌舞,却与友人话昔游!在你顺畅高兴之时,多想想身边的朋友,友情是你的唯一出路!”

    “哦……”吴德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想他说得还真挺对的,这些年如果不是融入了张清扬的圈子,自己的发展能这么迅速平稳吗?

    胡金宝拍手道:“好,说得太好了,怎么样……我就说大师厉害吧?我告诉你们,大师见过的大首长有好几位,你们几个今天就是运气好!吴胖子,我今天介绍大师认识你,你们今后就是朋友了,这不就像刚才的那句诗吗?以后你还要靠着大师这位朋友帮忙啊!”

    “呵呵,多谢大师,改日自当重谢!”吴德荣真诚地说道。

    苏伟低头不语,还真没有什么反驳的话可说了。

    天算子笑眯眯地说道:“今日有缘相见,就拍张照留念吧,怎么样?”

    “好好,那是必须的!”胡金宝连忙附和,在他看来能和大师合照,那是他们的福气。

    苏伟想说什么,但终于没反对。几人就靠在一起,天算子掏出手机照了几张相。

    伊凡听到他刚才的测字,兴奋地说道:“大师,您……您能帮我看看吗?”

    “这个,”天算子为难地看向胡金宝说:“胡大少,您是知道我规矩的,一天只算一次。”

    “大师,您今天就帮帮忙,看我面上……怎么样?改天有空,我带您去见见家里的老爷子。”

    “那……那好吧。”天算子点点头,仔细地打量着伊凡的脸若有所思,突然皱起了眉头,“咦”了一声。

    “大师,怎么样?”伊凡看到他的表情,一下子紧张起来。

    “看伊总的面相似乎……算了,算了,不说了。”天算子摆摆手。

    “大师,您就告诉我吧,我能挺得住。”伊凡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伊总最近恐怕不太顺啊,面有大凶之相,非常不吉啊!”天算子叹息着,连连摇头。

    “大胸之相?”天算子说话的同时,包厢门被推开了,张清扬诧异地问道:“你们在干什么?”等他发现坐在正中间的天算子林森时,皱起了眉头。

    “哥,”伊凡站了起来。

    胡金宝大笑道:“老大,你来啦,来……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这位是天算子林森大师,也有人叫他五木大师。大师,这位是张……张先生。”

    “呃……这个……”张清扬扭头看向八字胡的天算子林森,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愣什么啊,这位可是能请仙的大人物,多少人想见他都见不到呢!”胡金宝对张清扬的态度大为不满。

    天算子上下打量着张清扬,语气淡淡地说道:“这位朋友高官之相,定从西方而来吧?”

    “扑哧”一声,苏伟没忍住笑了出来。

    张清扬也笑了,点头道:“林大师说得真没错,我就是从西方来的。”

    天算子上下打量着张清扬,还是用淡淡的语气说道:“张先生天庭饱满,身材魁梧,此乃英武之相。张字加三点为水就是涨字,我想明年您定会更上一层楼!今年或有权利之争,胜者一定是您,张弓搭箭,无往不胜嘛!”

    张清扬这次终于明白眼前的大师是做什么的了,单凭这几句话,换成旁人一定会欣喜若狂的。可他这些年什么人没见过,很明显此人早就认识他,故意挑官场中人爱听的话来说。他微微点头,笑道:“多谢大师吉言了!”

    胡金宝搓着双手说:“大师,我还没向您介绍他,您怎么知道他是仕途中人,又是一位高官?”

    “在下这些年见过的高官有无数,他们身上的味道都是一样的,此乃天机!”

    “哦,林大师见过很多仕途中人?”张清扬好奇地问道。

    “当然,除掉官场中人,就连……”林森接下来报了一连串的名子,有很多名人竟然都是他的徒弟,有一些高官还和他学习过“功法”。

    胡金宝看到几人有些惊讶,得意地说道:“这些可都是真的,大师这几年闭关,已经归隐好几年了,一般人可找不到他的行踪!”

    张清扬微微一笑,看向伊凡说:“你刚才测了什么,什么大胸?”

    “是大凶之相……”或许是听出了张清扬的戏谑之意,伊凡连忙解释道。

    林森看了看伊凡漂亮的脸,点头道:“是的,从伊总的面相来看,她要有血光之灾啊,最近还是要小心点。”

    胡金宝连忙说道:“大师,有没有破解之法。”

    “这个嘛……也不是没有,不过……这种事情是要折寿的啊,我一般轻易不做的,不然老天会惩罚我的!”

    “大师,求您了!”伊凡诚恳地说道。

    “大师,你就帮帮忙吧。”胡金宝劝道。

    “这样吧,我看伊总也是一个好人,改天有缘去我府上,我单独替你破解。”天算子林森歪着头说道。

    “多谢大师了!”伊凡感动地说道。

    张清扬皱了下眉头,以他的见多识广,自然能猜测天算子林森请伊凡去家中的用意。他微微一笑,看了眼苏伟,说道:“林大师,您是不是替很多人做过破解之法?”

    “这个……没办法啊,都是受人之托,商界、娱乐圈的不少人都找过我,比如……”林森又报了一些娱乐圈内的女名人。

    听到这里,苏伟明白张清扬问这个问题的原因了,忍住怒火笑道:“林大师,我也想给您测测,怎么样?”

    “这个……”天算子林森的脸立即拉了下来,冷笑道:“苏先生,您这是何意?在下闯荡江湖多年,难道你把我当骗子不成?”

    “是啊,苏伟,你他妈的什么意思啊?”胡金宝不高兴地骂道,大师可是他请来的。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给大师测测,感觉大师也是大凶之相啊,特别是这两撇胡须,仿佛两把尖刀插在嘴上,对您今后的发展大大不利啊!”

    “哼,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我想这些年林大师把大明星小戏子玩过不少吧?是不是也看我们伊凡漂亮,准备把她骗过去?”

    “那叫开光懂不懂?你什么也不懂,不和你说了!”林森气得拍起了桌子,起身欲走,他行骗多年,没想到今天碰到两位不识骗的。

    “开光?哈哈……我看是在床上剥光吧?”苏伟大笑道。

    “你……信不信可以由你,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这是要遭天谴的,你知不知道?家有家法,行有行归,老子不奉陪了!”天算子林森甩袖就要走。

    “开个玩笑而已嘛,大师何必当真,您要真是世外高人,还在乎我这几句话?”苏伟挖苦道。

    “哼,我敢断言你五年之后不会再升了!”天算子林森口中念念有辞,对着苏伟摆出了几个奇怪的姿势。

    “这算什么?诅咒?哟,吓死我了!”苏伟装腔做势地拍着胸口。

    “苏伟,还不向大师道歉!他说话很准的,难道你真想五年内不升了?”胡金宝拉住苏伟:“很多官员都信了,你为什么不信?”

    张清扬拍掉胡金宝的手,望向天算子林森微笑道:“林大师,今天您出门之前,就没好好算算会碰到什么人吗?您就不怕出个意外什么的?”

    “你……张书记,比你大的官我都见过,你这是想要挟我吗?告诉你,高层首长我见得多了,一个区区的省委书记还不能拿我怎么样!”

    “您认识我?”

    “哼,张书记谁不认识啊,红色子弟,刘老的……”

    “怪不得你知道我是仕途中人,还是从西方而来,搞了半天不是算命,而是你提前搞了情报工作啊!”张清扬大笑道。

    天算子林森没想到中了张清扬的计策,一下子被点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对胡金宝拱手道:“胡先生,后会有期吧,我劝您还是离这几位朋友远点……免得灾星附体!”

    “大师,大……”胡金宝被张清扬说得也有些将信将疑,但是大师成名多年,容不得他不相信。正如大师所说,他见过的权贵太多了,那些人凭什么相信他呢?胡金宝现在有些拿捏不定。

    天算子林森拿起自己的大黑包就要离开,却被张清扬按住了。

    “你还想怎么样?”林森急了。

    “大师就没算一算,我会让你留下一些东西?”张清扬微笑道,说完他走出包厢把彭翔、林辉叫了进来,指着林森说:“搜,看看他都带了什么!”

    “你们要干什么,凭什么搜我!”林森想跑,可他又怎么能挣脱彭翔和林辉的控制?

    很快,彭翔就从他的身上搜出一支录音笔,黑色的公文包里还有一个小型的摄像机。天算子林森没料到会被张清扬识破,一时间无话可说,求助似地看向胡金宝。

    胡金宝现在才有些明白了,打开摄像机一瞧,里面不但有他们在一起的画面,还有林森和其它权贵人氏在一起的影像。同时,他还发现了让人血脉贲张的情节,天算子、五木大师搂着一位女人在床上“开光”,那女人还是一位名气不小的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