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5章 七上八下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张清扬笑道:“这招引蛇出洞不错啊,看来我也该回去喽!”

    “张書記,您这次也发现了不少问题吧?”

    “是啊,但是真正的大问题还在后面呢,我们都要做好准备!”张清扬说道。

    白世杰思索着领导的用意,难道巡视组在凉城发现问题,市长扎吉去找省长,这些都在张書記的意料之中?

    “老白啊,凉城的事不急,慢慢查……”张清扬又吩咐道。

    白世杰默默点头,还真猜不透这其中的玄机。凉城的问题好像只是一步棋子,难道是给省长的某种暗示或者说提醒?

    西北省哈木市,省政府办公大楼。

    早就过了下班时间,吾艾肖贝还没有离开,他的办公室里弥漫着烟雾,房间里的司马阿木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吸烟,吾艾肖贝面对着窗口向外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办公桌前面站着一位中年安族男子,正是凉城市市长扎吉。

    扎吉偷偷地看着两位领导,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巡视组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到凉城市后马上调查了财政局的账目,一查就发现了问题,直接把财政局的副局长,以及同那个项目资金相关的几位处级干部控制了起来。现在案件调查到什么情况外界都不清楚,整个凉城市闹得人心惶惶。

    扎吉一看事情不妙,立即赶往省城哈木拜见司马阿木,这笔钱的使用情况司马省长再清楚不过了。司马阿木也感觉问题重大,带着他来见省长。

    “这笔钱的具体使用情况,财政局的干部知道多少?”吾艾肖贝回转过身体问道。

    扎吉精神一振,说:“他们也不太清楚,只知道用在了别的项目上。”

    吾艾肖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问道:“既然用在了别的项目上,那么账目还清楚吧?”

    扎吉一时不明白领导的意思,心说那笔钱怎么用的您不是清楚吗,怎么还问我?他不禁看了眼司马阿木。

    “又不是我用的,你看我干什么?”司马阿木横了他一眼。

    扎吉这才明白过来,说:“账目是很清楚的,每一笔小的用项写得很明白。”

    “那你还怕什么?”吾艾肖贝看了他一眼,“虽然说这笔钱是挪用,但都用在了正地方,又不是你自己花了,对吧?再说这笔钱暂时也用不上,为何不补在其它项目上?等要用到这笔钱时,资金不就回来了吗?”

    扎吉点点头,他当然明白是这个道理,可是现在看巡视组的意思,似乎是想调查个水落石出。他说:“省长,我怕的是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胡乱查一通,闹得满城风雨,影响我们的发展。”

    “你能见到被控制的那几位干部吗?”司马阿木问道。

    “这个……人被他们控制着,有点难度。”扎吉说道。

    司马阿木说:“只要他们不乱说,就不会有问题。再说他们现在还没有确定有问题,只是协助调查而已,如果迟迟没有证据,他们有什么权利扣人?家属能不去闹吗?”

    扎吉明白了司马阿森木的意思,说:“司省省长说得对,这事他们也只是怀疑,把那几位干部带走也是协助调查,现在还不能说明他们犯了罪。如果就这么扣着人不放,那就是违法行为,必竟还没有正式将他们双规。”

    吾艾肖贝琢磨了一下,说道:“有没有确实的证据,有什么好双规的?你先回去吧。”

    “什么?”扎吉愣住了,他此行是来求助的,难道就这么回去了?

    吾艾肖贝接着说道:“回去后你主动找巡视组的领导交待情况,把那笔钱的使用情况老老实实汇报一下,免得人家查上门来。”

    “啊……”扎吉吓得双腿发软,省长这是什么意思,如果老实交待问题,别说自己,那么连司马省长不也……

    “还犯什么傻!”见他没听明白,司马阿木提醒道:“你回去就把这笔钱挪用到哪个项目上了都详细汇报,不是有账单吗?把那些账单交上去,主动承认错误,至于那个窟窿……今后再想办法!”

    扎吉这才听明白,只要省里能帮忙堵上那个窟窿,他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他点头道:“那两位领导,我就先回去了。”

    “嗯,一定要对巡视组的干部客气些,有一说一,明白吗?”吾艾肖贝叮嘱道。

    “我明白。”

    “去吧。”吾艾肖贝挥挥手。

    扎吉又对司马阿木笑了一下,这才推门离开。

    吾艾肖贝坐下了,看向司马阿木说:“金翔能抽出钱来吗?”

    司马阿木摇头道:“我问过了,金翔资金一直都这么紧张,不可能拿出钱来。这事有点悬啊,那个巡视组只是无心还是早就得到了消息?”

    “这事不好说,但不管怎么样,当初的账目应该做得很清楚吧?”

    “账目上应该没问题,就是怕……”

    “你还是要和金翔联系,让冷雁寒想办法给挤出一部分钱,能堵上多少就堵多少!当初我们帮了她,这次……让她先把别的事放一放!”

    “好吧,我再联系金翔,这个女人……傲气得很啊!”司马阿木一时间想到了别的事情上面。

    “你不要对她动歪脑子,知道吗?她不是水性扬花的女人,还是少招惹的好!”吾艾肖贝严肃地说道,仿佛知道司马阿木在想什么。

    司马阿木老脸一红,嘿嘿笑道:“我明白。”

    “这次的事情是意外还是别的什么呢?”吾艾肖贝百思不得其解。

    “省长,会不会是张……”

    吾艾肖贝摆摆手,说道:“走吧,我们先回去,这件事短时间内乱不了,听说调研组已经回来了,只是不知道张書記去了哪里。”

    “好吧。”司马阿木站了起来,他的心有些虚,这个案子如果深挖下去,他可难逃干系。

    司马阿木并没有同省长一起离开,他先回办公室拿了些东西。等他走下楼时,正巧碰到了一位刚下班的小姑娘,看样子她加班了。

    “司马省长,再见!”小姑娘乖巧地打招呼,模样十分羞涩。

    “是你?”司马阿木愣了一下,忽地记起这就是上次撞她的那个丫头。

    “呵呵……”小姑娘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个……小米?”司马阿木只记得她姓米。

    “嗯,是我,我叫米乐。”小姑娘点点头,又痴痴地笑,看到大领导还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显得很紧张拘束。

    司马阿木的心中升腾起一股滑腻的感觉,一时间看得呆了。

    小姑娘挥挥手,说道:“省长,我……先走啦!”

    “米乐!”司马阿木突然伸手抓住她,“你……你回家是吗?”

    “嗯,是的。”

    “坐我车吧,我送你回去。”司马阿木心潮澎湃。

    “不……不用啦,我……我自己走可以的。”

    “天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跟我走吧。要不然……我可生气了!”

    “哦……”米乐点点头,红脸道:“那就谢谢司马省长了。”

    “客气什么,上车吧。”

    专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司马阿木拉着她挤进了后座。

    车子发动了,司马阿木还拉着她的手说:“我很早就想有一个女儿,看到你啊……我就感觉像有了自己的女儿似的!”

    “呵呵,那……那是我的荣幸!”小丫头嘿嘿笑道,小脸一红:“要不……您当我干爹?”

    车身猛地一晃,司马连忙握住方向盘,心里有一种古怪而暧昧的想法。

    “嗡”的一声响,司马阿木感觉整具身体都燃烧起来了,美妙不可言。

    “干爹?”小丫头羞涩地叫了一声。

    “呵呵,好啊……乖……”司马阿木伸手抚摸着她乌黑的头发,脸上笑开了花。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司马阿木就觉得看到这个丫头自己仿佛都年轻了十岁,她的脸上洋溢着青春、可爱,越看越喜欢。

    司马阿木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抓起来一看显示的名子是“宋亚男”,便直接按掉了,此时他的心思全在身边的小丫头身上了。

    第二天,张清扬悄无所息地回到了哈木,没有片刻休息,直接和江小米去拜见考古所的唐老。

    张清扬把在斯图村拍到的图片交给了唐老,希望能帮助他解开羊皮地图上的谜团。现在已经可以证明那件衣服和地图同斯图村相关,迷底就在眼前。

    唐老默不出声地研究着图片,上面有花纹图饰以及斯图村小木屋的建筑风格,这些都是重要线索。对于一位考古专家来说,一个细小的图案都十分重要。张清扬和江小米坐在一旁屏住了呼吸,担心影响唐老的思路。

    唐老一边看着图片,一边看着那件衣服上的刺绣,时而摇头,时而点头,忽地脸上又有了笑容,也不知道他都发现了什么。

    大约过去了半个小时,唐老才摘下眼镜,放下高倍放大镜,说道:“确实,从花纹的风格来看,这件衣服同斯图村有着一些联系。你们看木屋中的图案应该是从衣服上的图案演变而来,至于木屋的风格确实是远古少数民族的建筑,但是有一些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