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春色满园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贺楚涵平时伶牙利齿,并且由于背景的原因受到优待惯了,傻了半天愣是没反过劲儿来,等明白过来的时候看到张清扬正在阴险地笑呢。她想了想却仍然不知道如何反驳,吃了个哑巴亏不能报仇,那种滋味就好比闻到臭屁不能说臭一样,甚至还要说很香,郁闷至极。

    张清扬也许料到了自己刚才过于轻浮,所以依旧笑着补充:“开个玩笑,刚才是我姐姐。”

    “呃”贺楚涵心里这个委屈啊,可是动了动嗓子半个字没吐出来,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栽倒在男人身上,平时都是男人受她挤兑。此刻她看旁边年轻人的目光更加了分不满的怨恨和一点点撩拔心弦的好奇。

    双林省的张书记今天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又接到了延春市市委书记孙长青的电话。

    孙长青在电话里说是汇报工作,言顾左右而及它,其实张书记心里清楚,孙长青这是在打听自己什么时候省纪委下去调查呢。

    要说汇报工作,其实省委并非延春市的直接领导。延春市隶属朝鲜族自治州,它的上头其实还有州党委和州政府,不过由于情况特殊,自制州还是被双林省直接领导,所以这个所谓的自治要画上引号。

    张书记手拿着电话就在琢磨着,这个电话让他对孙长青有些失望,心想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就没有点政治头脑呢!所以他有些不高兴地说了八个字就挂断了电话,“不到火候,稍安勿燥。”

    其实他心里比孙长青还急,不过他要先静观其变,等事情闹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纪委再出击就会有事倍功倍的效果了,毕竟省委副书记刘为民也不是省油的灯,没有十足的把握也许治不了他反而受人所治。

    握着电话的孙长青脸有些热,额头冒了汗,暗暗思量着上面的意思,心里苦笑一声,也怪自己太急燥了,看来这市委书记和省委书记相比,城府还是浅了些。细细品味着那“不到火候”四个字,他阴险地笑了笑,难道这是老书记的暗示吗?不到火候,可以人工制造嘛,那还不简单,哼哼

    中午的时候,当打扮青春靓丽的张素玉出现在张清扬办公室的时候,举座皆惊,因为大家是知道她背景的,堂堂的省委书记的女儿来接张清扬吃午饭,这其中的意思可不是一点半点,大家不由得都抬眼看待张清扬。

    张素玉今天的打扮完全就像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紧身的牛仔裤,白色运动鞋,白色印着摇滚图案的紧身t恤,这一身打扮不但青春活力而且还把身材的线条曲线包裹得波澜壮阔。

    其实张素玉有意如此穿着,毕竟自己比张清扬大了七岁,她想努力显示出自己的青春。办公室里响起一片吐咽口水的声音,充斥的荷尔蒙激素似乎要涨破了空间,男人的生理特征所显示出的力量差不多可以挑起地球了。

    而张素玉理都不理那些男人,大大方方来到张清扬面前说:“清扬,下班了,走吧。”

    张清扬的大脑有些热,他知道张素玉这是故意的,是想让同事们看到自己深厚的背景,所以他有些反感,不满地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可这时候贺楚涵就不老实了,从座位上跳起来搂住了张素玉的脖子,嘻嘻哈哈地说:“亲爱的,好久不见啦,想死我了,来亲一下”

    众人雷倒,心说这贺楚涵也太那个了吧。张素玉推开她,伸手擦了擦脸上的唾液,笑骂道:“死丫头,总是占我便宜!”

    张清扬已经站起来,诧异地看着两个漂亮的女人,一个活泼如玉兔,一个静如瑶池仙子,难道她们互相认识?

    见到张清扬起来,张素玉不理贺楚涵,对他说道:“走吧,我下午公司还有会呢,早去早回。”

    张清扬没法说什么,跟在后面就走。

    贺楚涵气得在后面跺脚道:“哼哼,我被无视了,小玉姐,你怎么有了弟弟就不要我这个妹妹了?这小子是你从哪捡来的?”

    “别胡说!”张素玉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白嫩的脸上飞上了两朵彩霞,更有一种美人含羞半遮脸的意境。

    张素玉心说:涵涵啊,你可别怪我重色轻友,姐姐也不想这样啊,奈何这年轻的男孩儿要了我的命,一时一刻不见他,我都觉得难受!

    谁让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对异性心动呢。

    虽然张素玉的出现让调查二科一时间春色满园,不过副科长陈喜却没有见到这一情景。如果他看到张清扬和张素玉亲热的关系,也就没有胆量在卫生间偷偷给损友王斌打电话了。

    王斌的老子就是双林省省会城市江平市的市长,他手下有一家房地产公司,靠的自然就是他老子的能量。

    “喂,王哥,我有事要和你说一下。”陈喜一脸的阴险。

    此时的王斌正躺在家中舒服的大床上,身旁搂着一位裸着的女人。

    王斌一边把手放在她的身上揉捏,一边说道:“我操,你小子有没有时间观念啊,老子正在放炮呢!”

    陈喜神秘地小声说:“王哥,是关于贺楚涵的。”

    “什么!”王斌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情急之下手上没注意轻重,捏得旁边女人大叫一声,不满地看着他。

    “快说说有什么新发现?”王斌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旁边的女人爬起来,不情愿地坐在王斌的腿上,扭动着柔软却不纤细的腰肢,如台湾女人发嗲似的声音说话:“谁的电话啊,打扰我们的好事!”

    “妈了个逼的,滚下去!”王斌二话不说,抬手就把女人推向了一边。女人倒也实趣,乖乖地靠在一边,身体贴着王斌的后背蹭来蹭去,竖起耳朵听王斌手机中的声音。

    陈喜道:“王哥,我们科新来了一个小子,上班第一天就对贺楚涵飞媚眼,两个人打情骂俏的,还说晚上请他吃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