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招标幕后6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那个,这个林杰是林书记远房的侄子”梅金才仿佛没有任何意义地说。

    “举贤不必亲嘛,无妨无妨。”张清扬听懂了梅金才的意思,只怕这冬梅宾馆复杂得很,可是张清扬并不想趟这混水,就把话岔开了。

    两人这就么干坐着,梅金才很想找些话来说,可是见到张清扬越坐越稳,静静地喝茶,他就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了。正坐立不安呢,有人敲门。只见林杰从门口探进头来,笑嘻嘻地说:“领导还没休息呢?”

    “有事?”张清扬黑着脸问道。

    “那个,我我就是过来汇报一声,我们酒店有无线网,领导闲着无事可以上网”林杰抓着头发说,然后仿佛刚看见梅金才似的,打招呼道:“梅镇长好。”

    “小林,谢谢你。”张清扬对林杰点点头。

    梅金才不好再坐着了,站起身迟略微迟疑地抓起手提包,说:“张县长,今天晚了,等下次再向您汇报工作吧,您早些休息。”

    张清扬与他握了下手,送他到了门口。梅金才拉了一下林杰说:“小林子,我们走吧,县长要休息了。”

    林杰仿佛还有什么话要说,一边回头一边说道:“早就听到了张县长的大名,您在老百姓心中是一个好官,我们都喜欢你”

    梅金才听着他胡说八道,赶紧硬把他往外边推,并回头对张清扬歉意地说:“张县长,小林不会说话,今天有点激动了,您别介意。”

    已经十点了,张清扬隐隐约约觉得有些心内发空,像丢了魂魂的感觉。他在屋内坐立不安,又感觉头有些疼,他便想去洗澡了。临进卫生间前顺手拿着手机,担心别人给他打电话。他不明白为何今夜如此躁动,好久也没有这种体会了。

    张清扬站在莲蓬头下任清水哗哗地流着,眼睛闭着,头发湿了,脑子就清醒了很多。他的双手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摸索,然后就莫明其妙地想到了陈美淇。他不觉得陈美淇有多么美,可是今天陈美淇在他身边的表现却是挥之不去,尽管两人几乎没说什么话,就那么安静地坐在一起,可是张清扬觉得陈美淇有着强大的女性魅力,韵味十足。这样一来,陈美淇在他的脑海里就越来越有风情了。虽然他讨厌过分聪明的女人,可是聪明的女人往往更吸引男人,这种女人在男人的心里是矛盾的。

    他突然发现自己硬了,而且是坚硬如铁。他很奇怪自己会有这种反应,赶紧把思绪转向别处,然后擦了擦身体从卫生间内走出来。他明白自己的精神恍惚与陈美淇有着直接的关系,一共好像也没和她说过十句话,可她就像是一块口香糖,不松不紧地粘着你,让你不舒服也让你挥之不去。

    突然手机响了,张清扬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进洗手间接听电话,他没想到打电话的正是陈美淇。

    “张县长,您休息了吗?”陈美淇柔柔地说。

    “没,刚刚洗完澡。”张清扬发觉有点缺氧,大脑空空的。

    “张县长,我很无聊,想来看看您,不知道方便吗?”陈美淇今夜的嗓音仿佛与窗外的夜色纠缠在一起,十分的空灵。

    “嗯,方便,很欢迎。”张清扬有气无力地说,尽可能地让自己平静下来。

    “您那里是不是还有很多人啊?”陈美淇突然迟疑起来。

    “没,他们都走了,就我自己一个人。”张清扬急切地说,说完后又是一阵后悔,感觉自己像个小孩儿一样幼稚可笑。

    “张县长,我我就在你门外呢”陈美淇显得很谨慎地说道。

    张清扬“啊”了一声后才反应过来,他赶紧走过去拉开门一瞧,果然陈美淇披散着头发站在门外。

    “快请进吧,你”张清扬发现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陈美淇腼腆地一笑,轻轻地走进来,身上刚洗过了澡,散发着淡淡地香气,沐浴后的脸蛋白里透红,有着很迷人的光彩,头发湿湿地披在胸前,发梢处还有晶莹的水滴,把她显得很更媚惑无穷了。

    “您真忙,年纪轻轻的就日夜操劳了,哎!”陈美淇笑着坐下了,语气中满是关心之意,又有些为他鸣不平似的。

    一听这话,张清扬仿佛找到了知心人似的,说道:“是啊,有些事真是没办法。要说忙也不忙,可是你来我往的最费时间,大家都想来看望领导,也不好回绝什么。”

    陈美淇就幽怨地说:“这些人真是不理解领导的辛苦,工作白天谈嘛,大半夜的还来骚扰您。您是领导,要有很多事情去处理呢,哪有闲时间陪他们呢!”

    “哎,如果下面的人都像你一样关心我就好了啊”张清扬叹息道,说完后他就听到了心脏急促跳动的声音,怦怦响个不停。

    陈美淇感觉到了张清扬的不同,可却视而不见,只顾微微低着头自说自话:“其实,自从上次在联欢会上看见你,就很想过来看看你,和您谈谈心,很想请你吃饭,可又怕你不同意。”说到最后,陈美淇又抬起头望着张清扬笑,温柔万分。

    张清扬恢复了正常,笑道:“很好嘛,你不说请客,我怎么会知道呢!”

    陈美淇立刻笑道:“呵呵,那我们就说定了,等回去以后,您哪天有时间,我就请您吃饭。”

    两个人彼经间聊着,越说越投机,张清扬发现陈美淇单独与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仿佛是另外一个人了,给人感觉天真可爱,总喜欢问一些傻傻的问题,仿佛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张清扬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他不觉得陈美淇如何聪明了,有一种想摸着她头说声“你这个傻丫头”的冲动。

    “我就住在你的房间隔壁”陈美淇突然随意地说道,然后又低下头,双手夹在双腿间。

    “哦”这话突然把张清扬拉近了现实,他什么也不敢想了,尴尬地坐着不知道再说什么。

    陈美淇突然站起身,伸出手来说:“张县长,谢谢您这么忙还陪我聊天,您是一个好人。”

    张清扬也生硬地伸出手来,紧紧地握着她光滑的手,不知道说什么,脸上的表情也很僵硬,他发现陈美淇的眼圈有点红了,不禁问道:“小淇,你怎么了?”

    “张县长,做女人真苦”陈美淇突然投入了张清扬的怀抱,紧紧抓着他的后背,不停地哭着。

    张清扬慌了,手足无措起来,想安慰她又不知道说什么,就那么任由她抱着,又过了一会儿,哭声渐微,张清扬的手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后背,最后就变成了缓缓地抚摸,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张清扬清晰地感受到了前胸的柔软与弹力。

    他现在什么也不想了,只觉得怀中的女人的身体越来越软,他就搂得更紧了。陈美淇不哭了,抬起头露出了红肿的双眼,然后推开张清扬说:“张县长,对不起,对不起,我”

    “小淇,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张清扬的手还搂着她的后背。

    “我没什么”陈美淇哭着跑开了。

    房间内只剩下张清扬一个人,他闻了闻自己的手,好香!这一夜他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总是在梦中惊醒。好像陈美淇总在他的面前哭似的,那双迷人的泪眼让他欲罢不能。

    从双山镇回来一个星期了,这段时间张清扬都过得昏昏沉沉。过完了元旦就是春节,各种形式上的活动也就越来越多,看似早出晚归,其实每一天都是吃吃喝喝地度过,没有任何意义。

    珲水新闻也播放了张清扬去双山镇慰问群众的画面,电视上的张县长帅气而认真,紧紧拉着小朋友的手询问,并且做出了很多重要指示。

    现在,张清扬与陈美淇的谣言传得越来越多了,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都传说去双山的时候,陈美淇就睡在张清扬的房间里。对于双山镇领导把陈美淇安排在自己的隔避房间,张清扬很清楚他们的用意,可是也不能拿这件事去批评他们,那岂不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陈美淇隔三差五的就给张清扬打来电话,看似毫无意义的聊着,可是却又不舍得挂掉电话。她总说那天晚上很对不起,可一但张清扬问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不开心的时候,她就欲言又止地挂掉了电话。她成了一个迷样的人物,越来越让张清扬好奇,同时张清扬也知道,谣言从来都不是空穴来风。

    这天,张清扬参加了公安局关于春节期间布置安保工作的会议,认真听取了公安局的工作汇报,他表示很满意。政法委书记朱旭日陪着他,满脸堆着笑。珲水县公安局局长郑一波详细讲解了春节期间针对一些犯罪活动的应对措施,最后他请张县长、朱书记做出指示。

    张清扬望向朱旭日,朱旭日就摊开双手笑道:“张县长,你例来都十分关心公安局工作,公安局在你的指示下,与过去相比大有改观啊,我也正想向您学习呢!”

    张清扬知道非讲话不可了,就清了清嗓子说:“同志们,春节是我国几千年的大节日,是亲朋好友团聚在一起的喜庆节日。可是每年春节都会有一些不法分子搞破坏,这大大影响了群众们的节日心情,希望在坐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