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白色靓影4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都坐下一起吃吧,这么多东西我也吃不完。”张清扬对赵金阳以及赵铃挥挥手。

    二人明显有些不情愿,可是一看张清扬那认真的表情,只好硬着头皮一左一右坐在了张清扬的旁边。谈了一上午工作,张清扬还真有些饿了,刚坐下便狼吞虎咽起来,私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惹得赵铃一脸笑意。等张清扬吃完了饭,赵铃才掩着嘴笑道:“县长,看您吃饭真香,连我也跟着多吃了半碗饭呢!”

    “呵呵,”张清扬憨厚地笑道:“我这人就是这个样子,饿起来就不管不顾了,刚才让赵总见笑了!”

    “哪里呢,这说明县长您不拘小节,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赵铃顺嘴送上一顶高帽子。

    张清扬点头也不说什么,回到书房继续看林业集团公司送上来的材料。林业集团公司总经理李铁军刚刚上任,就在公司内部进行了种种改革,使得珲水的林业系统焕然一新。并且已经与梅子婷名下的那家公司签订了一系列合作协议,由双方共同投资加大苹果梨树的种植以及林地猪等林副产品的开发,以“珲林山”为品牌成立了珲水“珲林山”食品有限公司。

    这个项目,梅子婷早就与张清扬商量过,并且得到了他的同意。随着这个项目的上马,接下来还会有黑木耳、野山菌、人参鹿茸等项目的相继大量开发,张清扬对珲水的林业发展寄予了厚望。虽然珲水将来发展的定位是“工业强市”,但张清扬却觉得眼下工业基础薄弱、没有大量外来资金投入之时,不如先大力发展农林副业,从而牵动地方经济发展,扩大品牌知名度,慢慢加大力度招商引资。

    桌上的这份报告是林业集团公司向上级“要钱”的报告,这次先期投入资金需要五百万元,可林业公司一分钱也没有,之前郝楠楠曾经把这个难题交给了马奔,可马奔却好像忘了此事。所以林业公司不得不再次把这个难题交给了张清扬和郝楠楠,希望他们能拉来上级财政的支持。其实张清扬心里清楚,马奔绝非忘记此事,而是他明知能力不足,凭他的关系是要不来钱的,所以才闭口不提此事。官场上的规矩,领导不提的事情下面的人就不要再提,所以马奔想冷处理此事。

    林业集团是张清扬一手策化成立的,所以他责无旁贷,当郝楠楠与他商量此事时,张清扬就答应了由他亲自出马去延春要钱批条子去。相信靠着孙常青的面子,再有这些项目的支持,要来钱不算难事。他的想法是从延春要一部分,之后再去省里要一部分。所以才认真看着手头的这份“要钱”报告,生怕上级从中挑毛病。

    他亲自提笔修改了一些东西,然后交给了外间的赵金阳说:“按我修改的重新整理一份,我争取明天去延春,这件事不能等啊!”

    “县长,您放心,我马上就去办。”赵金阳接过张清扬修改后的文件,关上了书房门。

    手头的工作终于结束,张清扬放松地伸了个懒腰,信步来到阳台前望着珲水县的风光。珲水县容曾经大力整治过,除了绿树成行,草坪成片外,街道上一尘不染,没有一片纸屑。唯不一足的就是现在的水泥马路是十年前大开发时修建的,当年修建这些马路的官员们偷工减料,现在路面破败不堪坑坑洼洼。十年前的珲水公路一案震动了双林省政坛,以一位副省长为首的几十人的贪污集团被挖了出来。一条省级公路竟然在宽度上少修了六米,可见这帮人如何胆大妄为。

    看着破败的路面,张清扬叹息一声,现在珲水财政吃紧,如果有钱,他一定要把珲水县内的公路以及珲水境内的省级公路全部翻修一遍,全都变成柏油路。可眼下也只能想想了,张清扬现在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他知道只要想做,就有做不完的工作,年纪轻轻的他终于明白想成为一个好官是多么的难。

    他感觉头有些疼,无奈地靠在躺椅上休息,这时候手机响了,他有些不耐烦地拿起来,心想没准又是哪位想走后门的开发商。可是当他看到号码以后,脸上便露出了微笑。这个电话是远在江平的贺楚涵打来的。她已经离开一个星期了,这个星期对待两人来说都很难熬,两人几乎每天夜里都在煲电话粥,直聊天深夜才肯入睡。

    “楚涵,是我。”张清扬紧张的心情为之放松下来。

    “小气鬼,你忙吗?”贺楚涵声音甜甜的,透过电话听起来更加悦耳。因为临走前张清扬在给她买衣服时显示出来的小气,从那以后贺楚涵就这样叫他。

    “忙,快累死了,楚涵,我好想休个长假啊”张清扬对着红颜露出了内心当中柔软的一面,再也不是外人面前刚强的一县之长。

    听出了张清扬今天声音的不同,贺楚涵知道他肯定是累了,因为以他的性格轻易不会露出精神不振的一面,所以安慰道:“你也别太累了,珲水县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一个人努力又能怎么样!”

    张清扬叹息道:“你不是不知道,今年延春的经博会对珲水来说是一次机会,如果我们在这次经博会上失利,我作为县长将要耽误珲水发展至少五年,这个责任我可承担不起!”

    “好了,好了,我们不谈工作了。”贺楚涵心疼地说:“你看看你,累得像个小老头似的!”

    “啊”贺楚涵这话在张清扬心中起到了作用,他不禁摸着脸说:“楚涵,你说实话,我真的那么老啊?”

    “哈哈,大笨蛋,我还以为你不在乎自己的长相呢,原来你这么在乎啊!”贺楚涵没心没肺地笑着。

    “废话,本帅哥后宫佳丽三千,自然要保持好容颜啊!”张清扬也开起了玩笑,一脸的幸福,此刻的他才像是位年轻人。

    贺楚涵一听这话,突然愣住了,良久后才不高兴地说:“小白脸,你真是没良心!”

    张清扬这才醒悟到触到了贺楚涵的心病,抱歉道:“楚涵,对不起,我我开玩笑呢,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没关系,”贺楚涵幽幽地说,“清扬,你和她见面了吧?”

    “还没有,自从上次打完电话后,她又消失了,我也懒得联系她,不见更好”

    “也许她也不想见你,可是早晚都是要见的”贺楚涵的声音越来越低。

    晚上,难得的轻闲,张清扬坐在家里与田莎莎一边喝茶,一边看着电视。最近田莎莎迷上了偶像剧,张清扬虽然想抢她的摇控器看看军事类的节目,可是田莎莎一脸奸笑地把持着摇控器望着他,害得张清扬没有办法。堂堂的一县之长在家里竟然斗不过一个小姑娘,想来张清扬也挺郁闷的,可是当他看到田莎莎现在能像正常对待亲哥哥一样和自己撒娇,他又感到很满足。随着时间的推移,田莎莎不再觉得张清扬陌生了。

    张清扬抢不下来摇控器,也只好干坐在一旁陪着,看着田莎莎望着电视出神的眼睛,他觉得很好笑,突然就起了调皮的心思。随手拿起靠垫砸向了她。只听田莎莎大叫一声,不满地地瞪他一眼。

    张清扬很是恶趣味地说:“小丫头,别看了,上楼去学习吧!”

    “不,我才不去呢,你姐姐我早就完成今天的任务了,清扬同学,姐姐不理你,你是不是好无聊啊?”田莎莎走过来贴着张清扬身边坐下,一本正经地问道。

    张清扬这个郁闷啊,伸手捏了下她的鼻头,不满地说:“哟,死丫头,别和我没大没小的,我可是你哥哥!”

    “哼!”田莎莎满不在乎地说:“当哥哥的还这么幼稚啊!”

    张清扬一阵无语,扭头不再理她。望着张清扬生闷气地模样,田莎莎哈哈大笑,把摇控器交到他的手上说:“清扬同学,你看电视吧,我才不和你一般见识呢!”

    张清扬好笑地敲了一下她的头,说:“行了,不闹了不闹了,你看吧,我陪着你看!”

    “嘿嘿,哥哥真好!”田莎莎兴奋地跳起来,一下子就搂住了张清扬的脖子,刚要在他的脸上吻一口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儿,张清扬的脸火辣辣地红了。田莎莎仿佛这才想起来两人并非亲兄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松开了手淑女一样地坐在了他旁边。

    张清扬看着她好笑,大方地伸手搂着她的肩笑道:“傻丫头,越来越能疯了,你再这样下去就嫁不出去了!”

    “哼,我嫁不出去了就让哥哥养,反正我有一个有权有钱的哥哥!”田莎莎见张清扬恢复了正常,她自己也就不当刚才过分亲热当回事了。

    “美得你吧,我才不养你这头小猪呢!”因为田莎莎胃口很好,所以张清扬这段时间总叫她“小猪”,用来挖苦她。

    “哼,我发誓,现在开始减肥!”田莎莎愤愤不平地说。

    这时候张清扬的手机响了,田莎莎笑道:“完了,今天晚上又不能安静了,我猜一定是你的下属要来汇报工作了!”原来最近总有人来张清扬这里培养感情,连田莎莎都有些烦了。因为每逢来一位客人,她就要承担起保姆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