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摸底辽河2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他知道现在的张耀东面临着绝境,但还是提醒道:“耀东,三思而后行啊,这事我劝你还是考虑一下,最好事先和刘老打声招呼,听听他的意见。你这样背后把张清扬的推上去,有点悬!”

    张耀东注意到这次江山没有叫自己书记,而是叫“耀东”,他不是以下属而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在劝阻,这是他的好意。两人搭班子十多年了,又是中央党校的同学,可以说交情很深,江山是不想让张耀东犯错误。

    “老江,现在的形势刻不容缓,我被逼得没有办法了,辽河是我最后的机会,如果这次查不出什么,政府那边必定抓住把柄,对我的威信将影响很大!”张耀东深深陷在沙发里,他这一次所面临的困境,比三年前与副书记刘为民斗法时难多了。别看外表上省长洪长江有些软弱,但是洪长江却有着很深的斗争经验,而且智慧并不比他差。

    “安排别人任这个组长,就真的查不出什么来吗?你要相信自己的干部嘛!”江山又说道。

    张耀东摇了摇头,苦笑道:“老江,你现在还没有看透辽河市有多危险,实话和你说了吧,那里就是个地雷阵,三通集团的背景是你无法想象的,一般人去查案,如果真要认真去查,没准把自己的命弄丢了!所以没有人敢深查!只要张清扬才天不怕地不怕,那小子天生就有一股狠劲儿,很有刘老遗风啊,是块大材料!”

    “三通的背景真的那么强大?”江山眉头紧锁。

    “呵呵,这么说吧,就凭你和我想拔掉三通集团,估计我们两个也要陪上官帽子!三通集团与辽河市的案子其实很清楚,我早有耳闻,可是迟迟没有动,还不是因为没有那个力量!”

    张耀东这么一说,江山感觉到后果的严重性了,他只感觉后背出汗了,又再问了一句:“派张清扬过去,他自己会不会有抵触情绪?”

    张耀东露出自信的微笑,摆摆手说:“我了解那孩子,那孩子是一个好干部,我相信他会喜欢为民除害的,我不会看错的。”

    江山深知张耀东的性格,这是一个有绝对自信的人,他定下来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可是为了不出现意外,他提议道:“我看把那孩子叫过来吧,我们两个说说厉害关系,让他对案子有个大至的了解,这对他查案有帮助。”

    “嗯,应该这样,你马上给焦铁军挂电话,让他安排张清扬来我办公室,我们两个与他面谈!”

    江山拨通了电话,可是没说几句,脸就沉了下来,匆匆把电话挂上了。

    “怎么了?”张耀东心焦地问道。

    江山摇了摇头,然后叹气道:“十分不巧,张清扬请假三天!”

    “什么这种时候他怎么会请假,真是荒唐!”张耀东气得拍起了桌子:“是焦铁军批准他请假的吗?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江山笑了,心说张耀东真是急糊涂了,你这个书记官在大也没必要管人家请假的事情吧。他知道张耀东会想明白的,他刚才是太着急了,所以望着他也不说话。

    其实张耀东说完就想通了,他望着江山笑了笑,算是道歉,然后问道:“他说没说请假的原因?”

    “他说是家里有事,要请假三天处理一下。最近厅里也没什么案子,焦铁军想他这段时间太忙了,就批准了这个假期。”

    张耀东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妙,昨天晚上刚刚开完常委会,这小子今天就请假了,难道这里面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吗?他对江山挥手说:“你先去忙吧,张清扬的事情我来处来,你回去以后先挑选好工作组的成员,急也没用,我估计我们要查三通集团的消息,早就有人通知下去了。”

    江山点点头,就退出去了。别看他没有说话,其实他也觉得张清扬的请假不简单。张清扬自从到省监察室上班以后,还一直没有请过假,所以在这关键时刻请假,难免不引起其它想法。

    “小玉,最近和清扬有联系吗?”江山走后,张耀东就给女儿张素玉打去电话寻问,他知道女儿和张清扬关系好。

    “啊”张素玉吓了一跳,本来在办公室里坐着呢,被老爸的电话吓得站了起来,惊呼一声,他还以为老爸发现了什么特殊情况。

    “干什么一惊一乍的,我是问你最近和清扬联系没有,他请假没有上班,我想找他有事。”张耀东不满地说,他自是想不到宝贝女儿已经被张清扬给“收入宫中”了。

    “哦,我我好久也没和他联系了啊,听说他挺忙的,我也没打扰他”张素玉拍了拍胸脯,解释道。

    “嗯,我知道了。你一会儿和他联系一下,让他今天晚上去咱家吧,你也回家来,我有重要事情和他讲。”

    “爸,你有事你就直接找他呗,我”

    “少废话,这个电话我打不好,只能由你出面,你别忘了你爸我是省委书记!”

    “那好吧,我”

    还没等女儿说完话,张耀东就挂断了电话。现在张清扬是他的全部希望,张清扬身上所凝聚起来的力量,足以把大半个中国搞得翻天覆地。

    挂掉老爸的电话以后,张素玉擦了擦脸上的汗,刚才被老头子吓得脸红心跳的,还以为他知道女儿被那个了呢。稍微缓和了一下,她就把电话打给了张清扬。

    “清扬啊,你在哪呢,听我爸说你没上班,他找你有事。”

    “啊,我在外面处理点事情,张书记有事?”张清扬问道。

    “我爸说让你晚上去我家,还说也让我回家,说有重要事情和你讲,也没说什么事,你说他是不是知道了我和你的事情啊?”张素玉说话的同时,眼前却是回忆着那天被他按在床上破处时的情景。

    “他不会知道的,他找我完全是为了工作,之所以让你也回去,是想拉近他和我的关系方便讲话。不过,你告诉张书记,我今天没空,等我过几天有空了就去找他。”

    “喂,省委书记请你去,你都敢不给面子,想死啊!”张素玉一听他说不去,便摆出了母老虎的架子。

    张清扬笑道:“我不是不去,是今天有事情,你和张书记解释一下,他会明白的。并且请你转告他,我明白他找我什么事情,我请假因是因为他要找我说的这件事,他一听就明白了。”

    张清扬也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挂断了电话,伸手搂住了身边的女人,对她歉意地笑笑。

    “喂!”任凭张素玉再怎么喊叫也没有用了,他气哄哄地挂了电话,心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这些人说话都怪怪的。

    张清扬不去,张素玉也没有办法,只好又把电话打给了老爸,并且把张清扬让自己转告的话,原封不动地说出来。

    听完张清扬的原话以后,张耀东半天没反应,良久后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问道:“他真是这么说的?”

    “对,我也不懂什么意思,反正他说你明白。”

    “我明白!”

    “爸,你们”张素玉发现老爸又把电话挂上了,她无奈地摇摇头,气愤地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心说你们玩神秘,把我扯进去干嘛!

    张耀东无力地靠在椅背上,他知道自己太小看张清扬了,这小子的道行比自己想象中高深了不知道多少倍,他可不是个愣头青!他听懂了张清扬的意思,看来这小子对双林省的政局了解得很透,要不然他就不会做出如此决定,也许他需要认真考虑,才能决定参与这个案子对整个派系来说到底值不值

    他并不知道昨天在常委会上的决定,刚刚散会没多久,钱副书记的秘书就把会议内容与结果告诉给了张清扬,通过一个晚上的深思,张清扬渐渐看清了张耀东要利用自己的本质与真实目的,所以他才选择了今天请假。这件事情很大,他的确需要好好考虑得失,不能向往常一样轻易做出决定。张耀东把他当成了是那种遇事不计后果的莽夫,简真是大错特错了。

    此刻的张清扬正搂着梅子婷坐在江平市中央公园散步呢,难得轻闲下来,前些日子忙着照料张素玉,也没有理她,所以张清扬今天一大早就把梅子婷叫出来了。情郎叫自己,无论有多么大的事情都需要放下,梅子婷认真打扮一翻就出来了。

    她依在张清扬的身边,知道刚才给她打电话的是一个女人,而且看样子关系不浅。虽然心中好奇是谁打来的电话,但是见到情郎一脸的沉重,所以也不好开口发问。自从接完张素玉的电话以后,张清扬一直低着头行走在万花从中,他在思考应该如何应对。

    “喂,你怎么啦,是谁把你的魂勾去了?”时间等的太久了,梅子婷实在无法忍耐他的安静,不满地推了一下。

    “也许我应该去京城!”张清扬醒后的第一个念头,信心满满地说,然后才反应过来梅子婷在问自己话呢,反问道:“你刚才说啥?”

    梅子婷有些哭笑不得了,拍了一下他的小脸说:“你在想什么啊!”

    “双林省出了点事情,我下午就飞京城!”张清扬下了最后的决心。他觉得现在是时候与爷爷勾通了一下了,他要向爷爷讲出自己的想法。这么重要的事情必须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