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策划招商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想好之后,洪书记就发言了,当然是对张清扬一顿大力的表扬,最后他说支持组织部的提名,他相信张清扬这个人。省里的一二把手全表态支持,那么其它人就没必要争论了,也纷纷表示支持。钱卫国以兵不血刃的办法又一次为自己取得了胜利。

    钱卫国深知要与洪长江在双林省抗衡,只有先向辽河市他发家的地方伸手才有可能抓住机会,而这个人非张清扬莫属,这对他来说也是一次绝好的历练机会。更何况辽河市地理位置重要,在省里很有政治地位,去那里对张清扬来说也有利可图,如果他真能打开辽河市的局面,这对他将来也是一笔难得的保贵财富。所以他才把自己的秘书李小林也放到了辽河市,希望他们能够成为自己将来打开辽河市乃至双林省局面的两枚定时炸弹。

    常委会结束以后,省委组织部部长邓紫光就与张清扬简单地通了电话,当他听到这个结果时一点也没感觉意外,只是脑中想着辽河市的情况。去年自己曾经带人去那里调查过三通集团的问题,所以他对那个地方也了解一些。辽河市也属于边境城市,而且大于延春市,整座城市就座落在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界河辽河边上,城市名也因辽河而得名。辽河市是一个以工业、商贸、物流、旅游为主体的沿江沿海沿边城市,是一个国家级边境经济合作区,是我国最大最美的边境城市。辖4个市辖区、1个自治县,3个县级市,

    辽河市地处东北亚的中心地带,是东北亚经济圈、环渤海经济圈重要交汇点,地理位置与经济发展都要胜过延春市,因为多年来辽河市的开发比较成功,不像延春那个半山区,喊开发喊了将近二十年,却仍然发展缓慢。并且辽河市正在修建双林省内的第二座民用机场,从政治的发展角度去想,它有着很大的潜力。这对自己而言是次机会,同时也是挑战,因为那是洪家班的地牌儿,外人只怕很难立足,这里的挑战性要比延春强数倍!

    邓紫光在电话中告诉张清扬尽快完成工作交接,并且又问他对于监察室主任一职,是否有合适的人选等等。张清扬想了想,放弃了自己推荐的权利。他对几位副手都不是很满意,索性就让组织上去任命吧。

    结束通话之后,张清扬就忙着整理手头的工作,刚才邓紫光说他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如果早早完成工作交接,他就可以休息几天。却没想到快要下班的时候,自己要去辽河出任副书记一事就传遍了整个监察厅,其它各室的主任们都来道喜,手下的副主任、科长们也来道喜,张清扬忙着招呼大家,心里好笑这些人的信息灵通,好像无论自己去哪都会产生躁动,这真是没办法的事情,好像总有人盯着自己似的。

    见人太多,张清扬就说现在有工作要忙,晚上请大家吃饭再好好聊聊吧,他现在要忙着工作交接。当几位副主任暗示张清扬下一位主任会是谁时,张清扬笑笑说那是组织上考虑的事情,监察室的工作暂时有焦铁军厅长亲自负责。

    几位副主任一听这话就有些失望,但随后又高兴起来,因为这个人选只要还没有定下来,他们就还有争取的机会。送走了大家,张清扬把整理好的文件夹就送到了焦铁军的办公室,最近案子不是很多,所以交接工作很顺利。焦铁军见到张清扬,免不了又是一阵鼓励,可心里又有些酸酸的,想想人家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地级市的副书记,看来很快他就要与自己平起平坐了。

    下班之前,张清扬接到了贺楚涵的电话。

    “清扬,我恭喜你,你现在又有新的起点了!”贺楚涵慢悠悠地说,再也不是三年前那个愣头青了。

    “嗯,我现在和你一样,面对的全是新的起点。”

    “清扬,听说你今年要结婚?”贺楚涵可怜巴巴地问道。

    “也许吧,家里定下的的,据体日期我也不知道。”听到这话以后,张清扬就摇摇头,没想到贺楚涵从侧面听说了自己要结婚的消息,不是自己告诉她的,她的心情一定不会好。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就结束了电话,好像都不知道说什么似的。

    晚上,张清扬在梦想之旅酒店请大家吃饭,酒喝在兴头上,有人敲响了包间的门,原来是沈慧茹端着酒杯进来说要祝贺张清扬高升,她来敬酒。张清扬与她喝了一杯,心想他一定是从李小林那里听到自己调职的事情。

    喝完了酒,沈慧茹笑道:“张主任哦不,现在应该叫你张书记了,能否出来说两句话。”

    张清扬便和她一起走出了包厢,出了门,沈慧茹就有些嗔怪地对张清扬说:“你怎么来吃饭也不和我打声招呼,升职是好事情,这桌菜我请你!”

    沈慧茹虽然现在身为梦想之旅酒店的总经理,但是并不知道张清扬与柳叶的关系,要不然他就不会说这话了。更何况她自从出任经理一职以来,还没有见到过真正的大老板,所以不可能猜到张清扬与梦想之旅酒店的关系。

    张清扬摆摆手说:“平调而已,谈不上升职”

    沈慧茹就痴痴地笑,说:“反正我知道这是好事,对了,你知道小林也要下放了吗?”

    张清扬点点头:“他早先对我说过,只是不知道他这次要去哪,我还没有问过他呢。”

    “呵呵”沈慧茹得意地笑起来,说:“让我告诉你吧,你们是去一个地方,不过他没有你强大,只是一个副市长。”

    “原来是这样!”张清扬感慨一句,心里十分的佩服钱卫国,看来这次换届,他捞到了不少好处。

    “我明天请你吃饭怎么样,带上小玉一个,算是共同祝贺你们!”沈慧茹媚笑道。

    张清扬摇头说:“算了,你还是请小林哥吃饭吧,要不然他可就要怪你喽!”他知道李小林与她是情人关系,所以才如此打趣。

    沈慧茹羞红了满脸,抬头敲了他一下,骂道:“你小子好坏!”

    这样一来,两人间的距离好像又拉近了,这也正是沈慧茹想要的结果。她知道李小林下辽河市,一定势单力薄,今后免不了要得到张清扬的帮助,是以才要拉近与他的关系。

    李金锁、郝楠楠也从京城打来了电话,他们在党校的学习也快结束了,暗暗地都憋了一股劲儿,这次听说张清扬要支辽河,别提有多激动了。李金锁在电话中笑道:“清扬啊,老哥我真想陪着你去辽河市混混啊,呵呵”

    而郝楠楠的心就比他细多了,在电话里小心地说道:“清扬,我过去也听说过一些辽河市的情况,你去那里后一切要小心,慢慢应对,那里的情况要比当年你来珲水县时恶劣很多倍!”

    张清扬点点头,心说无论前方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自己也只能勇往直前了。

    接下来的几天,张清扬很忙,身边电话不停,总有人要找他吃饭,他能推的就推了,不能推的就都约在一起。珲水那边的老干部也都打来电话表示祝贺,就连延春市委书记孙常青也打来了电话。大家无不都是祝贺张清扬,虽然他级别没变,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在地方上更有发展的空间。自己去辽河市出任市委常委、副书记,可比现在的职位光鲜得多。不过自己还太年轻,不到三十岁的地级市副书记,难免让人说三道四的,想来也只能通过工作能力慢慢改变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了。

    “老公,你这次是不是困难重重?”刘梦婷依偎在张清扬的身边,小手指抚摸着他的胸口问道。

    好不容易结束了各种应酬,张清扬今天晚上偷偷赶到了西山别墅,却只有见到刘梦婷一个人,梅子婷去外地考察工作了,这也让刘梦婷在床上更放肆起来。虽然她与梅子婷一起住在这里,但却各住各的房间,想来这也是为了方便情郎吧。

    张清扬捏着她光滑的皮肤,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爸出来了,比过去老了很多。”刘梦婷伤感地说道。

    “出来就好,你也别担心,如果他缺钱花,你就对我说。”想到刘梦婷的父亲被自己送进了大牢,他就有些愧疚。

    “爸爸变了很多,他说要回延春过安静的日子。”

    “这样也好。”张清扬搂紧了刘梦婷。

    “老公,我我陪你去辽河好不好?你你一个人去,我我不放心”说到这里,刘梦婷羞红了脸颊。

    张清扬盯着她的眼睛,突然好像看透了她的用心,捏着她的小鼻子问道:“婷婷,你是担心我去了辽河再招惹别的女人吧?”

    被张清扬道中了心事,刘梦婷羞涩地缩在他的怀里,轻轻敲打着他的胸脯说:“是又怎么样,我就是担心嘛!”

    “你放心,我不会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我了”张清扬一想起贺楚涵当初离开江平时的眼神,心里就是一阵疼痛。

    “楚涵真可怜”不料两人还真是心有灵犀,同时想到了另外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