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强势内助4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街的对面又出现一位独身男子,他口中叼着香烟,眼神更加的神秘。张清扬第一眼就觉得这个男人面熟,随后就想起来他是谁了,拍着腿大叫一声:“怎么会是他!”

    “你小点声,别打草惊蛇!”李金锁拉了一把张清扬,“什么事?”

    “那个男的我认识,他是北朝鲜偷渡过来的人,应该被关在公安局里啊,他怎么会会出来了呢”张清扬一脸的狐疑,那个男子正是他的“狱友”。当初刚到辽河市,就是和那名朝鲜男子共同被抓进了公安局。记得当初张清扬对他还很有好感,帮助他打了一个电话,要不是因为那个电话,辽河市公安局的人也不会把自己当成他的同伙。

    被陈雅从公安局救出来以后,张清扬自是不好去过问那个人的情况,不过他以为肯定是被关起来的,然后遣送回国,哪成想到他现在安然无恙不说,看情况混得还不错,穿的还是铭牌服装。

    “这帮偷渡客往往被境内的走私、贩毒集团所利用,这也不足为怪。这帮人在国内穷怕了,在我国只要给口饭吃,他们什么都敢干!”李金锁又向那位朝鲜男子扫了一眼,对张清扬说道。

    这时候,他们发现那位朝鲜男子从马路的对面突然走了过来,并且慢慢靠近之前发现的那名中国男子,两人没有说什么,不过却是站住脚,中国男子抽出一根烟向朝鲜男子借火,两人说什么到是听不清楚。一见这情景,李金锁大喊一声:“给我上!”

    前方不远处的两名便衣马上冲了过去,不过前方的男子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把朝鲜男子推开,撒腿就跑,朝鲜男子反应不够快,站在原地傻愣了一会儿,趁着这会儿的时间,李金锁已经冲在他的面前,二话不说来了一招漂亮的锁喉擒拿法,就在两人专注朝鲜男子的时候,突听得一声枪声,还没等张清扬反应过来呢,李金锁痛叫一声松开手握住了左胳膊,中弹了!

    李金锁在中弹后还不忘提醒张清扬:“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张清扬顾不得李金锁,就向朝鲜男子扑过去,两人全扑倒在了地上,张清扬死死把他压在身下,担心他跑掉。与此同时,又是一声枪响,又是一声惨叫。这次是那位逃跑的男子发出来的,他中枪后倒在了路上,两位便衣冲上去就把他扣上了,刚才打的是他的腿,没伤到要害。原来刚才他在逃跑中,情急之下回手就是一枪,虽然两名便衣躲了过去,可却不幸打到了李金锁,还好不幸中的万幸,也没有伤到李金锁的要害。

    两名便衣架着那位男子走过来,当看到领导受伤时,两人的目光都喷了火,他们先把张清扬身下的朝鲜男子也扣上。这时候李金锁的身上已经有很多血了,可是他却命令道:“马上搜身,不要浪费时间!”

    两位专业的便衣警察,从那位中国男子的身上搜出一包香烟,结果发现香烟盒里只有几根是香烟,其它的全是白粉!

    这个时候张清扬也打电话叫救护车,并且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他可是知道如果不报出自己的身份,救护车没准什么时候能到。果不其然,一听说市委张书记打来的电话,急救中心的领导都要疯了,马上亲自坐救护车赶到出事地点。

    与此同时,周围刚才被吓傻了的好心群众也报了警,张清扬一边扶着李金锁,一边给市委书记陆家政打电话汇报情况。

    陆家政在电话里还算冷静,但是挂上电话以后,他就拍起了桌子,愤怒地大骂道:“高达,你小子他妈的真混蛋!”

    周围的老百姓今天第一次感受到公安局的出警速度如此之快,也是第一次看到了白衣天使救护车的神速。当他们看到李金锁被前呼后拥地扶上救护车上的时候,有一个老大爷十分不满地道出了心里话:

    “妈了个b的,这也就是干部,要是我们老百姓,死在大街上可能人家都不爱管!”

    公安部督察组组长在辽河市受到枪击,并且还从犯罪份子身上发现了毒品,这对整个辽河市来说都是一次灾难。搞政治最怕这种意外,轻责受处分,重责就要丢掉官帽子。而眼下首当期冲的自然要数辽河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高达。

    李金锁刚进医院的急救室不久,辽河市在家没事的常委们就在陆家政的带领下赶到了医院,众人把张清扬围在中间,听他介绍情况。刚才在电话里,张清扬并没有告诉陆家政在犯罪分子的身上搜到了白粉,所以当下提到这一点的时候,陆家政面如死灰,失态地砸着墙喊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张清扬也心口不一地说:“谁说不是呢,我陪李局长走在路上,他一眼就发现那两个人有问题!这事也巧了,他们竟然还带着枪,其中一个还是逃北者!”

    “情况太复杂了,高达,你过来!”陆家政向躲在远处的高达喊了一嗓子。别看同是市委常委,但是眼下的高达在陆家政面前像个孙子一般低着头。

    “你马上对犯罪分子连夜审问,争取以最快的速度破案!我告诉你高达,这是你立功赎罪的表现!”

    “我马上去办!”高达说完就跑步离开,他知道陆家政所说不假,自己的位子这次真的有些危险了。

    “张书记,李局长这方面”陆家政看着一旁一语不发的张清扬,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张清扬能够理解他的感受,所以安慰地说道:“陆书记放心,我了解李局长的为人,他不会公报私仇,等他手术完之后,我会向他解释的!”

    “嗯,这就要靠你了!”陆家政握了下张清扬的手,一脸的郑重。

    急救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医生刚一走出来,马上就被众人围了起来。陆家政以一把手的身份站在了最前面,问道:“情况怎么样?”

    “还好,枪伤不重,穿透小臂,已经稳定住了,没有大碍,不过要在医院里观察几天。现在可以和李局长说话,他很清醒”

    不等医生说完,陆家政已经冲了进去,随后其它几名常委跟在后面,到是张清扬和李淑贞排在了最后。金淑贞拉了一下张清扬问道:“你怎么看这件事?”

    张清扬叹息道:“辽河市的治安存在很大隐患,现在满城都是投资者,如果不改变治安情况,就会阻碍发展”

    “是啊,可是公安局那头有些哎!”金淑贞望着张清扬摇头,言下之意她无法控制公安局。

    “我们进去吧,”张清扬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由于失血的缘故,李金锁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精神状态还可以。陆家政站在床边嘘寒问暖,李金锁却是不冷不热地笑道:“哎,今天的事让我看清了辽河市的治安现状,这比在会议室里听你们汇报可强啊,了解得更直接,真可谓是亲身感受”

    陆家政的脸涨得通红,满脸是汗地说:“李局长,让你受苦了,这是我们的工作失职啊!你放心,我已经让高达亲自去审案了,他如果查不出来,我我就辙他的职!”

    “真高啊”站在最后面的张清扬听到这话以后,对一旁的金淑贞说了一句,金淑贞也点点头。

    陆家政此举明着是要追究高达的责任,其实是在保护他。因为任何人都猜出来,高达最终肯定会破案。

    “行了,陆书记,你们还有工作,都先去忙吧。我老李命大,还死不了,你们全在这呆着也没什么用处。”李金锁挥了挥手,意思大家离开。

    陆家政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就又说了下讨好的话,然后带着众人从病房内走出来。为了显示对李金锁的重视,还一边对医院的院长说:“一定要用最好的药,派最好的医生和护士二十四小时保证李局长的安全!”

    李金锁闭上了眼睛,一脸的不耐烦。谁都知道张清扬和李金锁是故交,所以他此刻就不方便单独留在这里,也跟着退了出来。可是刚走出病房就被陆家政拦下了,他语重心长地说:“张书记,你就辛苦一下,这些天就来医院上班吧”

    “那好吧,我就陪李局长说会儿话”张清扬转身又走进病房,心里暗骂陆家政的阴险,明摆着他是想利用自己与李金锁的关系来缓和辽河市眼下的麻烦。假如李金锁真想利用这件事打击一下辽河市的官场,那么有自己陪在病房里,李金锁就不好再为难辽河市当局了。如果真要那样,就会给人一种是自己唆使的感觉。在这种危急时刻,陆家政还有如此智慧,可见此人的不简单。

    “李哥,伤口不疼吧?”张鹏回到病房后坐下问道,发现李金锁闭着眼睛,就笑道:“别装了,他们都走了!”

    李金锁这才笑着睁开眼睛说:“我一看到陆家政的眼睛就反胃,这个人太精明了,恶心!”

    张清扬笑道:“我看你是爱屋及乌,伤势怎么样?”

    “哎,没事,就是皮肉伤,子弹刮到点皮而已,躺两天就好了。只是我有点担心辽河市公安局如何处理这个案子,我对他们不放心。高达呵呵,这个人和延春市的市长同名啊,不过他可没有高市长的水平高,只是有点小聪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