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悲惨世界2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哎,这次太他妈的丢人了!”一想到在局领导面前的丑态,刘志发便狠狠地手捏拳,仿佛要把张清扬捏碎。

    “发哥,你还有我呢”女人赤裸的身体又往他的怀里缩了缩,那丰满的胸紧紧压在他的身上。

    “玉瑶,最近公司还好吧?”刘志发不由得又伸向她的胸口揉捏把玩。

    “一切顺利,股票都升值了,呵呵!”金玉瑶夸张地笑道。

    “这都是你的功劳!”刘志发捏着她的小脸,“说,要什么奖励?”

    “人家只要你一辈子陪着我,就足够了!”金玉瑶轻轻咬着刘志发的肩膀。

    “哈哈,这一生认识你足矣!”刘志发搂紧她,然后叹息道:“看到你,心情好多了,玉瑶,我正在做家里的工作,你放心,我一定娶你!”

    “发哥,我不在乎名份,只要能拥有你就行了!”金玉瑶眼中含泪。

    “这次多住两天吧,陪陪我”刘志发突然就把金玉瑶压在了身下,张嘴含住了她的胸口。

    “哎呀,你坏死了!”金玉瑶幸福地笑着。

    同一时间,刘志强把小蛇叫进自己的办公室。望着醒得迷迷糊糊的刘志强,小蛇预感到不妙。刘志强满脸通红,示意小蛇坐在他的旁边。小蛇知道刘志强喝完酒会变一个人,不敢反抗他,听话地缩在他的身边。

    刘志强有些得意,把小蛇搂进怀中大喊道:“张清扬,你让我们刘家不顺,我今天就搂着你的女人,看谁能玩过谁!”

    小蛇吓得全身颤抖,她知道刘志强醉得不轻,要不然他就不会说出这翻话。小蛇打起精神,微微一笑说:“强哥,你在说什么啊,我没听懂,谁是张清扬啊?”

    “你他妈的还在装傻?啊!”刘志强一脸的奸笑,大手用力捏着小蛇的胸部,然后又笑道:“小婊子,今天没有人来救你了,他上次能救你,但这次是不能了!”

    小蛇仍然在装,好像才明白过来似的,笑道:“强哥,你是说上次那个客人啊?他都好久不来了!”

    “你他妈的少装蒜,你们不是有一腿吗?我告诉你,今天我就要上他的女人!”刘志发说完,干脆把小蛇抱在了怀里,大手欺犯着她的全身。

    “强哥,你误会了,他没点我的钟我们没发生关系”小蛇惊恐地摇着头,眼里写满了悲痛。

    小蛇是坐台的小姐不假,可是她没有真正出来卖,她也是有人格和尊严的,被老板这样酒后欺犯,她感觉很痛苦。

    “少他妈废话,不都说你的口活好嘛,今天就给我舔一舔,妈的!”刘志强说完,抓着头发就把小蛇的脸按在自己的裆部。

    “啊”小蛇痛叫一声,然后求道:“强哥,您轻点,弄疼我了,我疼”

    “妈的,给张清扬做时就不疼是吧?臭婊子,过去我给你面子,你自讨没趣,今天我就让你明白谁才是大爷!”刘志强真的喝醉了,站起身,拉着小蛇的手就向内室走去。

    “不,不要”小蛇疯狂地挣扎着,“强哥,你喝醉了,不要这样对我”

    “妈的,对你就应该这样,我操,你敢不听我的吗?我是你老板,今天你必须陪我上床!”刘志强抱着小蛇就走。

    “放开我”小蛇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踩向刘志强的脚面。

    刘志强大叫一声,松开了手。小蛇向一旁逃离,可是前面的路被刘志强封住了,她只能靠在窗边,然后爬到了窗户上,指着刘志强说:“强哥,你别逼我,闹起来大家都不好过”

    “妈的,你敢踩我!我要你不得好死”刘志强忍着疼痛扑过去

    “啊”小蛇受到惊吓,一个没站稳,整个人摔了下去!

    刘志强就听“砰”的一声,随后看到小蛇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他口中喃喃道:“妈的,你还真敢跳啊”说完之后,好像才醒悟过来出了人命,的酒立刻吓醒了,第一时间想到了堂哥刘志发。

    “发哥,出出事了”刘志强没经历过大事,双腿软得动不了,倒在地上给刘志发打电话。

    刘志发正在和金玉瑶亲热,没好气地问道:“又他妈的怎么了?我和你说了这几天消停点,别给我惹事!”

    “发哥,小小蛇她她跳楼了,她”

    “什么!”刘志发也从床上爬起来,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马上问道:“是不是你”

    “我我也没想这样,就是心情不好,想找她玩玩,谁知道她”

    “你在那里别动,我马上打电话找人,记住了,这件事和你无关,你不知道!”

    “我我懂”

    睡梦中,张清扬接到苏伟的电话。

    “老哥,出事了!”苏伟的声音异常低沉。

    “什么事?”张清扬不耐烦地说。

    “是是小蛇,她她出事了!”

    “小蛇啊,她怎么了!”张清扬来了精神,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圆圆说她跳楼自杀了在荣华夜宴!”

    “什么!”张清扬惊呆了,他没想到一个好好的女人怎么会自杀,来不及多想,马上说:“你马上来接我,我们去荣华夜宴!”

    “明白!”

    一个小时以后,苏伟拉着张清扬来到荣华夜宴的门前。苏伟刚要下车,张清扬拦下他说:“别下去。”

    苏伟一时间明白了,便把车开到人群周围,这才发现,尸体已经被拉走了,只有几位警察在做现场调查,地上有一摊血,触目惊心。

    “给圆圆打电话,让她偷偷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苏伟点头,没多久圆圆就偷偷跑了出来,拉着苏伟哭:“伟哥,她不是自杀,肯定不是自杀”

    望着还在恐惧中的圆圆,张清扬也没有多问,只是说:“你知道什么?”

    “我我和小蛇一起来上班,之后她就被刘总叫了去,然后我就再也没见到她,听说她是从厕所跳下去的,可我不信,我不信”

    张清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安慰圆圆道:“你别害怕,这里你是呆不下去了,”他看向苏伟““小伟,马上安排圆圆离开这里。”

    “我懂!”苏伟也是满脸的怒火,事情的原因已经不需要调查。

    张清扬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然后望向苏伟,双眼喷出愤怒的火焰。他说:“小伟,这件事没完,我们要端了它!”

    “马局,案子的事情让你费心了!以后带弟兄们没事就来玩玩。咱们这是正当愉乐场所,没有黄赌毒,喝酒唱歌不违法吧?”

    走廊里,刘志发握着一位中年警官的手寒暄着。此人是京城市朝南区公安分局的局长,是他亲手督办的小蛇案件。

    “刘司长,您放心,只要志强这里不做违法的事情,出了事情我照着!”

    “呵呵,有您这就句话啊,我放心了。其实我是不喜欢让志强做生意的,可这小子闲不住,没想到刚接手就出了这种事,麻烦啊!”刘志发说着,向刘志强使着眼色。

    刘志强会意,马上从怀中掏出一个厚厚的大信箱,笑道:“马局,这几天兄弟们都受累了,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这意思意思,我就不出面了,您请弟兄们吃点饭,当是我的心意。”刘志强说着,就把大信封塞进了马局的怀里。

    “这怎么行啊,绝对不行,我们也是正当执法嘛,你这么说就太客气了。这个我是不能要的”马局长虽然是这么说,可是信封却已经落在了他的怀里。

    刘志发上前一步,拿下他怀中的信封,然后又拉开他的公文包轻轻把信封放进去。这才笑道:“马局,客气的是你,这是给兄弟们喝酒的,也没多少,你要是不收可就不给兄弟面子喽!”

    “你看看这话说的,那我就代兄弟们收下吧,哎!”马局勉为其难的样子,一脸的笑容。

    “马局,您看这案子是不是可以结了?”

    “嗯,有证人,有物证,在志强的帮助下,我们已经充分取得了一条证剧链,如果没有意外,这几天就可以结案。”马局点点头。

    刘志强放了心,客气地说:“马局啊,给您添麻烦了,以后我一定好好的管管下属,争取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那我就先走了!”马局挥挥手,走进了电梯。

    刘志强终于松了一口气,扶着墙壁大喘气。刘志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怒道:“瞧你这点出息,没胆子就少作错事!志强啊志强,你知道这件事有多么难办嘛!”

    刘志强一脸的愧色,低头道:“发哥,对不起,我我总惹事”

    “以后小心点吧。不过你要记住,以后无论谁问起,小蛇都是自杀”

    “我懂”刘志强点点头,至今回想起那晚的情景,仍然心里发寒。突然间,他又想到一件事,马上说:“发哥,还有件事,事发以后,圆圆就失踪了,我已经找了她一个星期,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