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姓宫的人2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张清扬脸色一红,略显尴尬地说:“原来老师在套我的话呢!真是什么也瞒不住您老啊,我就说嘛,刚才您怎么能想不通呢!”

    “呵呵”章春华又喝了一口茶,“清扬,你早些做好准备吧,我相信我们的判断。”

    有了章春华的话,张清扬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他可以不相信自己,但不会不相信自己的老师。

    张清扬又为章春华续了一次茶水,表情轻松,略微感慨地说:“老师,难得和您见上一面,我啊真想和您好好聊聊!”

    章春华嘴里冷哼一声,板着脸说:“是不是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内部消息啊?”

    张清扬一脸惭愧,无奈地摊开双手:“老师,您就给学生一个面子,有些话没必要说得这么直接不是?”

    “你啊你”见到张清扬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幅小孩子的无赖表情,章春华心里是极为得意的。搞手术研究之人,脾气向来古怪,以张清扬的身份背景,能对他表现出这种低三下四的姿态,他自然心中受用。

    张清扬见老师明白自己的心,只好笑道:“老师,您是内务院唐先生的高参,有件事不知道您怎么看,听说在建国xx周年之际,国内上头想搞一次以宏扬中华文化、展现炎黄子孙的发展历程,传达新世纪我们社会主义建设成功为主旨的东方红展览会。不知道现在确定没有?”

    章春华没想到张清扬问的是这个问题,眉头一皱,反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问完以后,又自嘲地笑笑,拍着脑门说:“你怎么能不知道呢?我呀还真是老糊涂了!”

    张清扬没接话,继续听着。

    笑过了以后,章春华说道:“对于这个提议,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有人说是大展国威,人有说是烧钱。不过我觉得搞一搞也有好处,必竟我们的政府确实比过去有钱了。”

    听老师表明了态度,张清扬知道说到这个份上,不益深谈,点头道:“我明白了。”

    章春华望了张清扬一眼,暗示道:“清扬,虽然我不太了解江洲,但是我也知道,江洲的城市基础建设与京城、上海相比还差了一大截。”

    张清扬明白老师的用意,深思道:“年后,政府会加大对城市生活、商业区的财政投入,以改善民生为主,为市民创造优秀的宜居环境以及出行便利。”

    “嗯,这是早晚都要搞的事情,早做比晚做要好。”章春华点道为止,也没有多谈什么。

    张清扬起身道:“老师,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房吧。”

    “好吧,明天就不用送我了,你是市长,怎么能为我一个老头子来回奔波,你有大事情要做!”章春华的声音十分有力。

    张清扬默不出声,心里却是暖暖的。把章春华送回房间以后,张清扬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步行到楼下的酒吧坐下,脑子里还在回忆着刚才的谈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刚才的谈话将对他明年在江洲的执政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说刚才章春华的话都可以实现,那么他就需要提前做一些策略。只有这样江洲在将来的竞争中才不会被动。

    今年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市委市政府在江洲市文化中心举行了文艺会演。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出席,各别有事的除外。像人大主任何强自然又以生病为借口在家休假。市委书记崔向前要参加南海省委的活动,也没有出席。

    市委副书记,市长张清扬成为了参加会演的最高领导者,他坐在第一排的红椅子上,一边是方少刚,另一边是陈雅。与方少刚这根阴森的木头坐在一起自然无趣,还好有陈雅相伴,令张清扬开心不已。

    陈雅到江洲以后,张清扬很少有机会陪她,正好借着今天演出节目的机会,就想带她出来散散心。可是出来就后悔了,自己的老婆什么性格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让她参与这种场合呢?

    陈雅的另一边坐着吴丽萍,吴丽萍总是想和陈雅聊聊,可是见到陈雅有一声没有一声的回答,把她气得半死。要知道吴丽萍平时很少主动和外人说话,好不容易见陈雅生得可爱,主动和她聊天,没想到碰到了这种待遇。她自然不知道陈雅天性如此,并非针对她。

    舞台上灯光璀璨,轻歌曼舞。一群市歌舞团的性感的女孩儿们舞姿轻盈,南海妹子名不虚传,娇艳的容颜,柔韧的身段,饱满而坚挺的乳房,这一切女性的柔美都为演出增色不少。

    台上江洲市的女歌星正在演唱最美南海,清丽的嗓音仿佛她的人一样秀气,令人听起来荡气回肠。

    张清扬侧头对方少刚说:“南海的人才不少。”

    方少刚点点头,面无表情什么也没说。张清扬捏了捏鼻子,心中苦笑,这块木头可是真难接触,从那张麻木的脸上永远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张清扬的身后第二排坐着的是市政府的秘书长胡秀林,他旁边就是江洲市有名的女企业家李明秀。李明秀正坐在陈雅的身后,她很想找个话题与陈雅聊聊,可是见到这位仿佛画中仙女一般清丽脱俗的少女,她就不知道说什么。陈雅早为人母,可是看起来却仍然像位二十出头的少女一般。

    张清扬扭头,寻找着宣传部长陈政道的身影,当陈政道的目光望过来时,他便点头说:“节目安排得不错。”

    陈政道马上伏过来,笑着点头:“这都是汉生的功劳,由他一手抓,我没怎么管。”

    陈政道嘴上的汉生便是宣传部副部长孙汉生,听说是市委那边有意培养的陈政道的接班人,也许等陈政道退居政协以后,便会推荐孙汉生接他的班。张清扬笑笑了,也没有吱声。

    看了会儿节目,张清扬发现陈雅好像挺无趣的,便轻声对她说:“我们回家?”

    陈雅马上露出欢喜的笑容,轻微点了下头。

    张清扬扭身的方少刚说:“我先走了。”

    不料方少刚也起身道:“我也有事,回去了。”

    张清扬怔住,有些不悦。他的想法是希望方少刚在这里继续盯下去,没想到他会不给自己面子。两位领导都走,其余的干部自然也离场相送。

    “老婆我们到外面逛逛?”坐上车,捏着陈雅的小手,张清扬意犹未尽地问道。

    “听你的。”陈雅的目光柔和地望向张清扬。

    张清扬便对开车的彭翔说:“到文化广场转转吧。”

    彭翔依言,马上发动起车子。等张清扬与方少刚的小车都离开以后,其余干部才纷纷上车离开。

    彭翔在停车场把车停下,张清扬便拉着陈雅下车。文化广场上人流熙熙攘攘,这里有闪烁着霓虹的露天酒吧,还有海鲜大排档,是江洲市有名的夜市。另一侧是摆着地摊卖小百的小商小贩。文化广场对面是江洲市娱乐一条街,餐饮、桑拿、酒吧、迪厅应有尽有。霓虹灯的招牌设计都各有特色,有时七彩灯光交替,有时候又像焰火一般突然全部点亮,闪闪发亮永不停息。

    彭翔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保护着领导的安全。张清扬望了一眼身边的陈雅,柔声道:“老婆,和我在一起,真的开心吗?”

    “嗯,开心。”陈雅老实地点头,又疑惑地望向张清扬:“你怎么了?”

    张清扬笑了笑,用力抓着她的手说:“没什么。”

    “你也要开心”陈雅的头依在张清扬的身上,慢悠悠地说道:“清扬,最近很累吧?”

    张清扬点点头,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住她的眼睛。他说:“妮妮,你知道的,这个月”

    “我相信你的,没问题。”陈雅开心地笑着,然后若有所思地说:“你好久没有叫过我妮妮了。”

    这句话,就像一声闷雷敲在张清扬的心房,他突然怔着,呆呆地盯着陈雅,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柔声道:“如果你喜欢,我以后就这么叫你。”

    “你这样叫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心情不好,可能有话要对我说。”陈雅抬头望着夜空,“你看,那颗星星真亮,就像你的眼睛。你知道吗,你的眼睛最漂亮”

    张清扬傻傻地望向夜天,又低头望着身边的娇人,温柔地笑道:“老婆,谁说你不懂谈情说爱?谁说你不懂男人?我觉得你最会安慰我了。”

    陈雅点点头,又补充一句:“清扬,我只懂你一个男人”

    听到这话,张清扬心里竟然产生一丝愧疚,虽然他明白陈雅的意思并不是要挖苦自己,可是却触动了他的心病。他捏紧她的手,说:“妮妮,我不是一个好丈夫。”

    “我说是就是!”陈雅笑嫣如花,语气强硬。

    张清扬不再说什么,抬手捏在她的脸上,轻声道:“元旦假期以后,你就带着涵涵回京城吧。这个月我很忙,怕没时间照顾你们。”

    “嗯,听你的,我懂。”陈雅自然明白张清扬在这新年的一月份将面临着什么。

    “那我们现在回家去?”张清扬一想到与陈雅还要分离,心里不禁想到了别的地方去。

    陈雅又如何不懂他的含意,她今天出奇的乖巧,略微羞涩地说:“嗯,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