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温饱问题

作品:《手腕:步步为赢

    苏伟气愤道:“我操,你小子是不是瞧不起人啊?”

    张清扬直接把他的话无视,低头吃东西。吴德荣正色说道:“你放心吧,我现在和市委副秘书长夏志联络上了,我听南海商会的朋友提起过,这个人贪小便宜,给点好处就能摆平,就连李总也这么说。”

    张清扬点点头,说:“这种事还是小心为妙,不要把自己沾上。”

    “这个你放心,有你老兄提醒,我现在比较会和你们这种人打交道。”

    张清扬苦笑道:“我们这种人?”说完又摇摇头,有些失落。

    苏伟望着张清扬瞪眼,对吴德荣说:“你瞧见,这小子又玩深沉了!”

    吴德荣就笑,把身边的缅南女人搂进怀里,两人闹作一团,又在她的耳边说了声什么,便对张清扬说:“你老婆回京了吧?今天带走一个缅南妹子?”

    张清扬白了他一眼,说:“少扯蛋!”

    话虽这么说,不过扫了一眼身边丰胸细腰,身材娇小可人的缅南小妹,还真有些蠢蠢欲动,忙喝了口冰凉的啤酒把火压住。

    怀中的手机响了,张清扬看也没看就接听,只听刘梦婷在电话里柔声说道:“清扬,我在江洲呢。”

    张清扬吃了一惊,忙站起来,心说她来得可真是时候,说:“你在酒店吧?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我我和爸妈在一起,”刘梦婷好似有些为难地说:“清扬,我妈她问我能不能能不能见见你”

    “啊”张清扬惊呼一声,大脑倾刻清醒下来,一时有些茫然。

    温暖的客厅里亮着温欣的灯,落地窗外便是夜幕下的江洲市中心,三十八层的高层住宅,站在阳台上可以俯视江洲全景。

    刘梦婷娇气地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妩媚,红色的小毛裙将她的胸部显得很高耸,腰肢纤细,腿上穿着黑色的诱人丝袜,两条美腿看起来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张清扬坐在她的旁边略微有些拘束,必竟在这种场合下见到她的父母,感觉上怪怪的。刘梦婷父母亲就坐在他们的对面,这次是被她带过来旅游的。刘母过去知道刘梦婷和张清扬谈恋爱,后来又隐隐听到张清扬结了婚,女儿也说和张清扬分了手,她的心思也就淡了。

    刘梦婷对母亲也坦城了“曾经”与张清扬谈恋爱的经历,不过最后说她感觉性格不合,主动提出了分手。刘母并不知道他们真正的关系,一直都替刘梦婷惋惜。渐渐的看到张清扬越升越高,就更加后悔了,碰到女儿就问问张清扬,并且埋怨她几句没有把握住机会,这么好的男人都不懂得珍惜。

    这次来到江洲,知道张清扬在这里当市长,就向刘梦婷问了一些他的近况。刘梦婷被母亲问得有些烦,便堵气说道:“你要是真想了解他,我把他约出来好了!”

    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刘母就当了真。而刘梦婷不知出何目的,也想试试张清扬的态度,没想到在电话里他短暂的沉默以后就同意了。今天下班后就赶了过来,还带了不少礼品。看到张清扬有勇气见自己的父母,刘梦婷别提有多高兴了。缩在他的身边,像一位听话的淑女,心里美美的。

    “清扬啊,真没想到你进步这么快,当初都是梦婷没眼光!”望着仪表堂堂的张清扬,刘母感叹道。

    张清扬笑道:“王姨,我与梦婷还是非常好的异性朋友”

    刘梦婷偷偷地白了他一眼,心说瞧你说得意正言辞,有把异性好朋友压在身下欺负的么?

    刘梦婷的父亲刘义自从当年延春的案子进去了几年,出来以后性格的变化很大,很少说话,看起来精神上受到了一点刺激。必竟从政的人,如果当年不出那样的事,也许他现在还会在延春身居要职。大起大落之后,难以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对于这点,张清扬特别自责,必竟当年的案子和他也有些关系。

    “清扬啊,从东北到南海,你的工作干得真不错,真没想到年纪轻轻就副部了,我干了一辈子还是个副厅!”刘父无奈地摇摇头,闷头吸烟。

    “好了,别谈工作了,清扬天天日理万机的,到咱家来就放松一下,我们吃饭吧。”王姨说完便站起了身体,去厨房忙活去了。

    刘父好像不太喜欢生人,也跟着老伴去了厨房。见长辈们都走了,张清扬就松了一口气,把刘梦婷的手握在手心,小声道:“你高兴吧?”

    刘梦婷羞涩地点点头,说:“最高兴的还是我妈!”

    “那告诉她你是我的女人,她是不是更高兴?”

    刘梦婷摇摇头,有些失落地说:“其实这些年我妈一直怀疑我是某个大老板的二奶,她打死也不相信我自己赚了这么多钱。”

    “我真的不想再瞒她们了,我们的事他们早晚有一天要知道,与其要知道,那还不如不如早点说了。”

    “我也知道是这个道理,可是怕怕他们接受不了。”刘梦婷的神色黯淡下去。

    张清扬抱着她亲吻安慰,吓得她忙推开他,脸色羞红一脸的嗔怪。张清扬见到她的模样就春心大动,不敢再乱动,只好老老实实地坐着。

    餐桌上,摆了满满的一桌子,望着与张清扬坐在一起的刘梦婷,刘母就感叹多好的一对啊,可惜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有联络,女儿一个电话就能把他叫过来,从中也可以看出来张清扬很念旧情。

    四口人说笑着吃饭,张清扬主动敬酒,听到叔叔阿姨的叫着,刘母更加高兴了。她也是政府干部,自然比较重视礼节性的东西。喝了点小酒,刘父的话也多了起来,但嘴里多半还是谈政府的工作。

    见张清扬很高兴,刘母就笑着问刘梦婷:“丫头,你老实说,现在与清扬分开了,心里后悔不?”

    刘梦婷白了张清扬一眼,桌下的小脚踢着他的腿,阴阳怪气地说:“后悔,可后悔了,后悔得我现在都想给张大市长当情人,就是怕人家不要!”

    张清扬瞧她那委屈的模样,就一阵暗笑,感觉她又多了一丝小女人的风情。

    刘母瞧见女儿不识趣,自然不高兴,瞪着她说:“别胡说八道,清扬这么优秀,你要是给她当情人都不冤枉!清扬为人正派,才不会搞那些不三不四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的啊?你又不了解他!”听见母亲这么夸张清扬,刘梦婷的鼻子都气歪了,心说这小子的女人可不少!

    “好了,别说话了,还说这些干什么!清扬是有家世的,是婷婷配不上他。”刘父笑呵呵地说道,干了一辈子干部,想也知道张清扬背景深厚,要不然能年纪轻轻就位居高位么。又听说他的老家好像在京城,便更加确信他是京里边大官的孩子了。

    张清扬望着二老笑,说“叔叔、阿姨,虽说当年是婷婷提出的分手,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早就想开了,你们就别替我们的事情担心了。”

    张清扬刚说完,大腿一疼,原来是刘梦婷气得狠狠地拧了他一下。二老都感动地笑了,听到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芥蒂,十分的欣慰。可是刘母一想到女儿主动和他分手,望向刘梦婷的目光就有些责怪。

    吃过晚饭,张清扬就告辞了,刘梦婷在父母的“逼迫”下只好送他出门。刚走到楼下,张清扬伸手搂着她柔软的腰,刘梦婷堵气似的挣扎却是无法挣脱,只好靠在他的怀中,不满地说:“多亏我妈刚才还夸你,要是现在看到你这不三不四的样,没准会失望的!”

    张清扬的双手抚摸着她的双胸,笑道:“我只对你不三不四。”

    “哼,你来了可好,瞧我妈看我的脸色就好像你是她儿子,我不是她女儿似的!我真想告诉她你天天欺负我,我就是你的女人!”说着说着,委屈得流下眼泪。想到母亲总在耳边说自己不懂得珍惜,她就想哭。

    张清扬理解她的感受,拉着她说:“那我们现在回去就坦白?今晚我就住在你家,当你家的上门女婿,好不好?”

    刘梦婷美美地笑了,撅着嘴说:“美得你!嘴巴越来越花,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有多少女人!”

    张清扬扳过她的身体,吻着她的脸,也不说话,只用形动表明自己的爱意。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感受着红裙下柔软的腰肢,闻着她淡淡的体香,身体就有些冲动。刘梦婷感觉到腹部被坚硬的物事顶住,气得回手一拍,说:“龌龊!”

    “嘿嘿,什么龌龊了?你感觉到什么了?”

    “讨厌,不许碰我!”

    刘梦婷想推开张清扬,不料被他紧紧搂住,火热地吻上了她的红唇。刘梦婷放弃了反抗,张开樱唇,任由他的舌头伸进来探索,柔滑地小香舌也慢慢迎合

    等张清扬和下楼后,刘母才发现张清扬的手机不知何时掉落在沙发上,赶紧拿着手机追了出来。可是刚走出楼梯口,就发现不远处梧桐树下的两紧紧拥吻在一起,把她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在地上,回头就想跑。可是呆呆地站立了一会儿,还是有些不放心,魂不守舍的想一位是市长,一位是公司老总,这要是被别人发现,说不上被传成什么样呢!